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二卷 妖怪夫妇欢庆学园祭

第六章 暴风雨的夜晚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妈妈,爸爸,我还满挥洒青春的吧?」

线香的冉冉白烟连同沉静香气,遭强风吹散……

身穿黑色丧服打扮,我合掌抬头仰望天空。

刚好是盂兰盆节前这个奇特的时间点。我爸妈在三年前的今天去世了。

每个月一次,多则两次。

我经常来爸妈坟前扫墓,但今天的感觉特别不同。

……非常冷。

「真纪,差不多该走了……今晚有台风要来。」

「我知道,馨。而且小麻糬还托在隔壁的风太那儿呢。」

才站起身,突然就有一阵强风刮来。

气象预报说今晚台风难得会扫过东京。

我并不讨厌暴风雨,但为什么偏偏是今天啦……

才插好的菊花和锦灯笼,可能明天就会被吹跑了。

是因为穿不惯丧服的关系,还是鞋跟卡在碎石缝隙。

是因为暴风雨来临前的风势太强,或者是……

「哇!」

我一个不小心踉跄失去平衡,馨赶紧从旁边稳稳扶住我的肩膀。

「啊,馨,谢谢你。」

「……小心一点啦。」

丧服装扮的馨,今天仍是一如往常地面无表情。

不过,神情似乎比平日更刚毅。

「啊,雨……」

雨滴开始落下,我们不约而同地加快脚步。

雨势立刻增强,伞也发挥不了多少作用。

「请来这边避雨。」

「师父。」

我们接受此处的和尚好意,到祠堂中躲雨。

这间寺庙的和尚和浅草地下街有关连,也晓得我和馨的情况。听说他也是从小就能看见妖怪这类生物。

「我去端茶过来。热的……比较好吧?」

「师父,谢谢你。」

我们在外侧沿廊坐下来,等待雨停。

好冷。现在明明是夏天……

「淋湿了吗?」

「有一点。丧服得送去给人家洗了。」

「给你,手帕。」

馨递过来一条灰色手帕,我接过拭去肩上的水滴。

「好朴素的手帕喔。」

「我话说在前面,这可是你之前送我的生日礼物。」

「咦?是这样吗?」

看我动作慢吞吞地,馨说句「拿来」就把手帕抢了回去,开始擦拭我淋湿的头发和脸颊。

我乖巧地任由他服务,感觉并不坏。

「你今天特别会照顾人耶。」

「……你自己可能没有发现,但你今天很没精神,动作也比平常迟缓很多,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的。」

「有吗?不过你都这样说了,应该就是这样吧……」

我轻轻一笑。不过果然好冷,无力保持微笑。

隔着似乎要碰到彼此又好像没有碰到的距离,我和馨比邻而坐。

隐约能感受到馨身上的热度,同时迷蒙地望着灰色的墓地。

整片灰色。墓碑也是。天空也是。

「在想你爸妈的事吗?」

馨突然发问。

「……是呢,每年的今天总会忍不住想呢。」

「你有什么话忘了跟他们说吗?」

「有好多喔……几乎什么都还没说呀。」

始终隐瞒着前世的事。

同时无可避免地,只能说谎到底。

「我们家感情虽然很好,但就算是这样……爸妈仍旧不晓得我是妖怪转生的事就死了。」

「……」

「这是个相当严重的『谎言』吧?我直到最后都持续欺骗他们。可是,不知道真相就死了,在某种层面上,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

偶尔,我会忍不住想。

如果他们得知我其实是妖怪转世的……是由茨木童子这个人类仇视的大妖怪投胎而成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会惊愣在原地吗?还是会感到满头雾水呢?

会不会无法再将我当成宝贝女儿呢……?

一直没能坦白这一点,我心里的某处似乎持续因为这个「谎言」而深受折磨。

「馨,你也不喜欢吧?在无止尽的欺骗中装成家人。」

所以什么都无法说出口,什么都没办法做,只能任凭格格不入的感受侵蚀家人感情,终至分道扬镳。

「我……只是太木讷,不灵巧。」

「呵呵,明明你的手这么灵巧呢……究竟为什么呢?」

对于轻易死去的爸妈,我只有在墓前才能完全坦白。

或许有点太迟了,但我将曾经身为妖怪的过去都全盘托出,在这个前提之下,毫无保留地什么都说。

是说,如果情况并非如此,根本一切都无法诉说。

浅草妖怪的事,浅草地下街的大和组长、阿水,还有影儿的事。

更重要的,或许爸妈生前感到最不可思议的,关于我、馨和由理之间的羁绊……

「由理内心肯定也有这种挣扎吧?特别是只有由理现在还跟家人生活在一起……」

明明就在身边,却必须不停伪装。因为生活中净是无法倾诉的事情。

我认为那样非常辛苦。毕竟无法将自己很重要的一部分展露在家人面前。

「……」

片刻,只有沉默流动着。

但沉默完全不会令人尴尬。我们就是这样的关系。

「……啊,是他们。」

我很想什么都不做,就只是两个人这样静静在一起……可是……

为什么偏偏这种时候,那些讨厌鬼就会冒出来呢?

「你是茨木真纪吧……」

「吃掉她,吃掉她……」

从墓碑之间突然出现的,是化成人形的猿面妖怪。

「猩猩?想要攻击真纪的妖怪吗?有三只呀。」

「……看起来就是一副听到风声,特别从山上下来的感觉呢。」

之前在这片墓地,也曾有妖怪指名道姓展开攻击。

盯上我而来到这附近的妖怪,似乎比我预想的更多。

「真是的,今天是爸妈忌日,我刚好没带钉棒来呀。」

「啊,喂,真纪!」

我脱下高跟鞋,从祠堂外侧沿廊跳到墓地上,借用上头写着南无阿弥陀佛的卒塔婆。就是那个插在墓后的细长木板。

「欢迎光临呀,猩猩们。想要我,就得先打倒我再说。希望你们不要先被我痛扁得惨兮兮呀。」

我拨开遭雨淋湿的头发,表情嚣张地出言挑衅,他们立刻对我发动攻势。仍是一身丧服打扮的我,也将单脚用力朝地面一蹬,朝猩猩们使出我的得意绝技。

「场外再见全垒打!」

「啊啊啊~」

是的,毫无意外的结果。

划开天际与大雨的锐利声音,还有愚蠢猩猩的惨叫声同时响起,才挥一棒就将三只一起扫上天了。力气依然大到远远超过一般高中女生呀……

但是,我却没有留意到平常我肯定会发现的其他杀气。

「喂!真纪,危险!」

在灰蒙蒙的视线范围内,一个黑点朝我飞扑而来。

一团黑块挟带强劲风势飞扑过来,张开大口想要吞下我的头,我反应慢了一拍,是馨扯住我的衣领将我一把拉开。

那团黑块猛烈撞上墓地的巨大看板。他哀号了一会儿,蜷缩在地上。

「他、他撞得太惨了,好惨……」

「总比你被妖怪吞掉好吧。」

馨扶住我,拉我站好。

这段时间内,我仍没有将目光从那团黑块身上移开。

「那是什么?长毛黑怪吗?不对……是犬妖吗?」

那个身影让人猜不透是什么。

蓬松杂乱的黑毛团状物,伸出强壮的四只脚。

看起来确实像长毛黑怪,也像毛茸茸的黑狗,不过那家伙缓缓摇晃了下身体,接着──

「!」

朝这个方向猛冲过来,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锐利尖牙,朝我们发动攻势。

我和馨立刻朝左右两边跳开,那团黑块狠狠撞上外侧沿廊的栏杆,损坏了祠堂一角。

「真纪!」

「馨,你去帮师父!」

和尚人刚好在遭到破坏的祠堂前面,惊吓到站不起身,馨赶去帮他。

我手里仍握着卒塔婆,走到那个妖怪前方。

黑狗……吗?

「……你如此憎恨的是什么呢?」

从蓬乱的黑毛缝隙中,露出混浊而锋利的眼神。

口水沿着露在外头的凶恶尖牙滴下,滴入下雨积成的水洼。

「你看起来相当痛苦呢……是为了残留在墓地中的灵力而来的吗?像你这样的野狗待在外头,可怕的阴阳局退魔师们很快就会追上来了吧?」

「唔唔喔……喀噜噜唔喔……唔喀吼啊啊啊!」

但那团巨大黑块完全不听我讲话,只是一个劲儿地咆哮。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