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二卷 妖怪夫妇欢庆学园祭

第三章 阴阳局东京晴空塔分部

东京晴空塔东塔。

「东京晴空塔」是东京的象征性地标,也是一座无线电视讯号发送塔,东塔则是与其相连的复合型高楼层办公大楼。

听说阴阳局的「东京晴空塔分部」就在里面,不过……

「等一下,这是怎样?」

在二十二楼转搭电梯时,津场木茜在我背后贴上可疑的黑色灵符。

动作粗鲁,啪地用力贴上。

「在这里的期间都要贴着这个。是说啦,没有这个就进不了阴阳局。」

超级诡异的,在写着各楼层办公室和店铺名称的看板上,没有阴阳局分部的名字,它存在于二十八.五楼这个秘密楼层。

津场木茜应该预先持有进入那里的权利,但我要进去就需要记载了许可命令的灵符。

见识到这种高端技术,原本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浅草地下街办公室的保全系统就显得太落伍了……

到了。电梯理所当然在二十八.五楼停了下来。

踏出去,沿着一条直通到底、冷冰冰的空荡走廊直直向前走,就会看见标有晴明桔梗印的大门。

「这个,是密度极高的结界呢。三重?不,五重?」

使用了道家九字箴言的结界,经过数位化处理,展开五重各自稍微错开的结界。

比起古早时代的结界更薄更坚固,又节省能量。现代科技真是了不起耶。

「哼哼,很厉害吧,不管多大牌的妖怪也穿不过去的。」

他得意洋洋地将手摆在门前,大门就像自动门般滑开。

似乎是一感应到阴阳局成员的灵力就会打开的设计。

「欢迎你来。」

在门的另一头等待着我们的是,一位身穿商用西装、外表整洁清爽、戴着眼镜的青年。

我有这个人的名片,记得名字是叫青桐拓海……

他也是隶属于阴阳局的一位退魔师。

或许是留意到我打量般的视线,青桐露出和善亲切的笑容。

「好久不见了,茨木真纪小姐。百鬼夜行时,谢谢你照顾我。」

「……连名字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了呀,当时我应该没有报上名字才对。」

津场木茜刚刚也是直接叫我的名字,要说是理所当然的确也是这样没错……

我语带讽刺,因此青桐苦笑着摸摸后脑勺。

「不好意思,像这样突然找你过来,当然会让人戒备呢。不过请你放心。我们不会加害于你,毕竟东京的阴阳局可是打着亲妖派的招牌。」

「亲妖派?可是,你们明明把镰仓妖怪赶出家园了吧?所以浅草才会发生这么多问题。」

「不……那个,都同样打着阴阳局的名号,我没办法多做辩解。但实际展开那场行动的是京都总本部的成员,总本部里有许多伙伴相当激进。」

「……」

站在肩膀上、化身为小乌鸦的影儿,也一直狠狠瞪着青桐。

关于这件事,影儿绝对无法无视。

「在这里聊不太方便,请跟我来。」

青桐领着我们移往大门的另一侧,又是另一条走廊。

「……有人在看呢。」

我能感觉到不晓得从何而来的无数视线,还有亢奋激化的锋利灵力。虽然没在走廊上遇见任何人,但大家肯定是躲起来偷窥。不过……

「我从刚刚就一直超想问,那只企鹅是怎样?你快点还给墨田水族馆啦。」

走在我斜后方的津场木茜,总算问起小麻糬的事了。

「刚刚这么长一段时间你明明什么都没问。」

「光是要拖你过来就耗尽我吃奶的力气了呀!」

……哦。这家伙一直处于爆炸边缘,原来也是相当拼命呀。

说到底他也还是个孩子呢。也有讨人喜欢的地方吧。

「这只其实是月鸫。对吧?小麻糬。」

「噗咿喔~」

我举起小麻糬的翅膀,上下拍动。你──看,这么惹人怜爱。

「什么!这一只原来是月鸫吗?变身变得很好耶。真棒呢。好可爱喔。」

原本走在前头的青桐蓦地转过身,出乎我预料,相当兴奋地看着小麻糬。

小麻糬朝着青桐伸长脖子,青桐很自然地顺手抱起他,展露温暖笑颜,抚摸毛茸茸的小麻糬。

……这个人,明明是阴阳局的成员,却喜欢妖怪吗?

「拜托,青桐,那家伙虽然外表很萌,但还是变过身的妖怪喔!不要随便摸他。你真的是喔,不晓得哪一天会遭到诅咒!」

「哪会,有什么关系啦,茜。我们的职责也不是只有驱除妖怪,应该要多去认识妖怪,和他们交流──你看,好可爱喔!」

「啧!拜托,你不要把妖怪对着我!」

津场木茜和青桐不同,似乎是打从心底讨厌妖怪。

与其说是讨厌,或许该说是不擅长应付吧。即使是像小麻糬这么可爱的小宝宝,只要一靠近他,他就立刻脸色发白。

「啊啊,不好意思,我就是对这种可爱的妖怪没辙。请往这边走,在那张沙发上坐下。」

刚刚全心放在小麻糬身上的青桐,发现我呆站在原地不动,将我指引进一间房间。

那是一间极为普通、整洁的小型接待室。

但空气中飘荡着不相衬的线香气味,四个角落还摆着驱魔用的锥形盐堆……

结界毫无遗漏地包围各处。我怎么可能没发现呢。

「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了。茨木真纪小姐,你……真的是茨木童子的转世吗?」

青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一颗好球带正中间的直球。

「哼,我就已经姓茨木了吧。简单来说,就是这样。」

「不,那或许是偶然或有其他原因……总觉得真是惊人耶。」

「我也对自己的姓氏是茨木这件事,有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我一脸得意地说着无足轻重的内容,同时在胸前叉起双手,盘起腿。而影儿依然待在我的肩上。

顺带一提,小麻糬在我旁边大口舔着他们准备的棒棒糖。

「我反倒想问你……我该怎么说,才能证明我的前世是茨木童子呢?要是我现在说我不是,你们就会放过我吗?」

「……抱歉,我的问法不好。不,那个……你是茨木童子转世的这件事,凭借前家仆八咫乌『深影』的证词,还有我们接收的那把茨木童子的大太刀『泷夜叉姬』的存在,已经得到证实了。」

「啊,对了!泷夜叉姬是我的刀,还来。」

我不抱希望地伸出手,果然遭到津场木茜怒吼:「不可能,白痴!」

「真抱歉,但那把大太刀我们不能还你,这一点,就算证明你是茨木童子的转世也一样。」

「对啦,而且也稍微违反了枪炮弹药刀械管制条例呢……所以咧,结果是要我怎么证明?」

「请让我们测量你的灵力值,再与历史上留存下来的茨木童子的灵力值纪录做对照,就有证据能够证明。」

「用灵力值……当证据证明?」

我转生到现世后虽然没测过灵力值,但阿水提过他定期去做的妖怪健康检查,最近也会量灵力值。

「无论是人类或妖怪,个体所拥有的灵力最大值,基本上一生都不会改变。因此加入工会的妖怪都会测这个数值,身份证明或确认本人时会需要用到。妖怪是能够变身的生物,所以必须借由灵力值是否相符来确定身份。这个数值,也是为了用来保护认真生活的妖怪们。」

「……嗯,原来如此。」

来龙去脉我懂了,但突然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点。

「……嗯?不过仔细想想,你们为什么会晓得茨木童子的灵力值呢?茨木童子生活的那个时代,又没有灵力值这种概念。」

「……」

听到这个问题,青桐和津场木茜对望了一眼。这是什么反应呀?

「那是秘密。」

然后,青桐露出微笑,眼镜反射着异样的光芒。

「那么,测完数值之后,你们要对我做什么?难道是把我关进某间研究设施,从早到晚在我身上做一大堆实验……我昨天才看了这种外国影集喔!」

「啧。你这女人的被害妄想也太严重了吧。量完数值后就没你的事了啦,接下来就要聊聊那只乌鸦今后该怎么处置。你是他的主人吧。」

「津场木茜,你缺钙吗?」

「你说什么?我每天都有喝咖啡牛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