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二卷 妖怪夫妇欢庆学园祭

第二章 拒绝飞翔的鸟、无法飞翔的鸟

暑假前的某个闷热夜晚。

刚张罗好晚饭,正在三坪的起居室暂时休息时。

「咿喔──咿喔──」

伴随着奇特叫声,名为月鸫的妖怪雏鸟从敞开的窗户飞进来,笨拙地摔落在电视机前的四脚桌上。

白白胖胖的体型,看起来就像是在麻糬表面黏上一个鸟嘴。

啊,又在猛吃雷门米香了。

「喂,我讲过不能把大块的一口吞下去吧,要是卡在喉咙很危险,而且……你最近圆滚滚的喔,真的像团麻糬一样。」

「咿喔~~?」

「少装无辜。给我听好,今天只能吃这些碎掉的了。」

我将视线从电视节目移开,拿起一块他喜欢的雷门米香捏碎。

月鸫雏鸟听话地开始啄食那些碎屑。

「呼──」

我再度将目光拉回原本在看的节目上。

那是固定在傍晚播出,介绍野生动物生态的轻松性质纪录片节目。

今天的主角是南极的帝王企鹅。特征是毛茸茸灰色羽毛的企鹅宝宝,在企鹅爸爸旁边摇摇晃晃地走着。

「哦,他说帝王企鹅孵蛋的过程是全世界最艰辛的。在企鹅妈妈找食物回来的期间,企鹅爸爸是在绝食状态下持续用身体替蛋保暖喔。在那种冰天雪地的冰原里,真是了不起,就是所谓的育儿爸爸吧。」

月鸫雏鸟似乎是对企鹅们的叫声有了反应,停下啄食雷门米香的动作,嘴角还黏着碎屑,呆呆地望着萤幕画面。

「好可爱~企鹅宝宝全身毛茸茸的耶~而且下半身肥嘟嘟的体型让人真想抱紧呀──当抱枕应该会很舒服。」

「咿喔──咿喔──」

「咦?什么?你说我已经有馨这个中意的抱枕了吗?嗯──但是呀,他硬邦邦的。」

「你说谁硬梆梆的?」

脸色难看的馨不知何时到后头来了。

「馨,你回来了──暑假都还没开始,你真的是很爱工作耶。对了……」

馨打工回来时,一定都会买个东西替晚餐加菜。

他手中的袋子散发出极为诱人的香气,我立刻凑近瞧瞧。

「啊啊啊,这个包装纸是关根的烧卖!」

说到浅草的美味烧卖「关根」,离我家很近,是位在新仲见世街口的知名店家。我也很喜欢这家的烧卖和肉包。

我喊得太过欢天喜地,所以馨拿出冰箱固定存货的罐装可乐拉开拉环时,面露些许得意之色说明。

「我回来路上去买的,可不是半价商品喔。」

「对你来说真难得耶。而且居然买非半价的熟食回来……有发生什么好事吗?还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呀?」

「没有啦,只是突然想吃……想说你可能也想吃。哼。」

月鸫雏鸟意义不明地绕行电视机前的四脚桌一圈,接着在馨专用的坐垫上扑通一声坐下来。

「嗯?什么……这只鸟的体型原本就这么胖吗?看起来好像某个由老鼠掌控的游乐园里,吃太多焦糖爆米花肥到全身圆滚滚的麻雀一样……」

馨注意到四脚桌上的月鸫,眯细眼睛观察着他的圆胖身形,用手指测量尺寸,还歪着头思索一番。雏鸟丝毫不为所动,只是专注地盯着电视。

「是说我肚子饿了,今天吃什么?」

「今天呀,有你喜欢的柴鱼片凉拌苦瓜、虾仁韭菜煎蛋和豆芽菜味噌汤喔。再加上关根的烧卖,就是一顿豪华晚餐呢。」

馨「哦~」了一声,看起来还颇满意,同时用双手将雏鸟捧起,拿到窗边放下。

但雏鸟难得地又飞回室内,依然稳稳坐在电视机前的四脚桌上。

「待会桌上要摆菜,像你这样的小东西很危险喔。啊?也没人叫你移到别人肩膀上呀。咦,太重了吧。」

「咿喔~~咿喔~~」

「啊,闭嘴,不要在耳朵旁边叫。你的叫声从以前就有扰乱别人灵力的功效啦。」

虽然也很在意馨和月鸫雏鸟的对话,但我现在得专心做韭菜煎蛋。

里面虽会放小只虾仁,但主菜只有韭菜煎蛋。这就是我们家的晚餐。

烹饪要点是必须留意别将韭菜炒过头,注意煎蛋形状完整与否,并维持蓬松湿润的口感。秘密配方的蚝油香气飘散出来,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把这个装到大盘子上,待会用大调羹挖来吃。嗯,自家人嘛。」

「喂,这可以拿过去了吗?」

「啊,分菜的小盘子也顺便拜托啰。」

肩上坐着月鸫雏鸟的馨,将盛着韭菜煎蛋的大盘子拿到客厅的四脚桌上。

我利用这段时间,将切成薄片、预先浸泡过水的苦瓜装到小碗里,再撒上大量柴鱼片。

这是馨喜欢的菜色,最近经常出现在餐桌上,夏天不可或缺的配菜。用沙拉酱和橙醋拌着吃,口感爽脆又美味。

馨买回来的烧卖,也装进微波炉专用的塑胶蒸盒再热一下,就直接摆上四脚桌的正中央,豆芽菜和海带芽的味噌汤也一起上桌。

「我开动了。」

「开动。」

我的习惯是从最想吃的东西开始下手,立刻夹了一个烧卖,没有沾酱就直接放进嘴里。馨老是先喝味噌汤。

「嗯──肉!这个烧卖满满都是肉,不愧是关根的烧卖。冷冻烧卖价格便宜是不错啦,但这种扎实的绞肉口感和存在感强烈的厚重调味,才是老字号的味道……好吃好吃。」

「你也吃点苦瓜,光是吃肉,等下变得跟这只鸟一样胖。」

「我知道啦……不过最近可能真的有点胖了,胸前变得有点紧呢。」

「……咦?」

对于平常总是喜欢浪费力气装酷的馨来说,这个傻愣反应算是非常失去防备呢。

而且那瞬间,他的视线移到人家的胸前……

「等一下,你在看什么啦!你现在才在意吗?平常就算我在你面前换衣服,你也根本看都不想看。」

「我们从念幼稚园时就一直在一起,换衣服不过是日常生活小事,根本没什么呀……不过,这样呀,终于。」

「终于什么啦!你说什么终于!」

馨不怀好意地偷笑,频频将筷子伸向韭菜煎蛋,我趁这时大口大口吞下烧卖,吃得比他还多。

另一方面,月鸫雏鸟还在馨的肩膀上,视线仍然紧紧盯着电视画面不放。他这么认真到底是在看什么呀……?

隔天,我比平常更早醒来。

有种奇怪的感觉,该说是身旁有股奇妙的压迫感吗……?

「……咦?」

「咿喔~噗咿喔~」

「……」

在隔壁躺着的,没错,是帝王企鹅的雏鸟。

我有这种毛茸茸的灰色布偶吗?

我伸出一只手把它拎起来,暖呼呼又软绵绵的,而且身体居然蓦地缩成一团。

这、这不是布偶。

那东西配合着奇妙的叫声正在呼吸,温热的身躯正不安分地扭动。

我拿近脸前,嗅闻一下灵力气息,再仔细观察。

「难道是,那只……小月鸫?」

灵力的气息和那只雏鸟相同。

昨天我还想说他看那个纪录片节目看得好着迷呀,结果现在就变成专题介绍的帝王企鹅雏鸟的模样。

「难道你开始能够『变形』了吗?」

这只小朋友毕竟是留名青史的妖怪。特别是月鸫这种妖怪,其实隐藏着成为能变形成任何东西的大妖怪「鵺」的可能性,即使化身为他有兴趣的模样也不奇怪。

那只皇帝企鹅宝宝原本是趴睡姿势,但我再次伸手轻抚他柔软的皮毛时,他就醒了,打了个大呵欠。

用尽浑身力气站起身,东倒西歪地在旁边走来走去。

他一注意到我,就朝这个方向靠近,不停上下拍动像手一般的小小翅膀。

「好、好可爱……」

像绒毛布偶一样大小的帝王企鹅宝宝,实在太可爱了!

「啊、危险!」

他的小脚差点就要勾到电线,我赶紧伸手从两边翅膀下将他抱起。

「嗯,有够重。大概有之前豆藏给我的那袋红豆那么重呢。」

「噗咿喔~噗咿喔~」

「什么什么?叫我抱紧你吗?」

我紧紧地,将存在感、压力和重量都大幅增加的这只小鬼抱住。

「啊啊~感觉起来会是个很舒服的抱枕……」

企鹅宝宝肚子似乎饿了,他摸摸自己咕噜咕噜响的肚子,一味朝着我叫。

「我知道了啦,家里应该刚好有柳叶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