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一卷 妖怪夫妇再续前生缘

第十章 曾经身为大妖怪的各位

千年前──

妖怪们比现今更加遭到唾弃、嫌恶,没有一个能够像现代这样安心生活的规范,人类及妖怪间的关系十分混沌。

为了这些颠沛流离的妖怪们,挺身而出想要打造一个能让妖怪安居乐业的场所的,正是名为酒吞童子的鬼。

他利用只有大妖怪才能制造的专属结界空间「狭间」,在现世的裂缝建筑了一个小小的妖怪国度。

现在一般认为,这就是现代大妖怪建构的派系组织的原型。并且,目前残留在世界上的狭间,是采用原本酒吞童子设计出来的结界术所制成的。

或许大家会想……明明就有称为隐世、规模更大、专属于妖怪的世界,现世的妖怪们只要搬去那里不就得了吗?

但当时有些有心人士,利用政治手段封锁了能够穿越到隐世的方法,让事情变得相当困难。

对于遭到各方排斥的妖怪们来说,酒吞童子创建的国度代表着一个希望吧?

他们尊崇在狭间建立王国的酒吞童子为王,并认定张开双臂欢迎孤零零的妖怪,真心关爱他们的茨木童子为女王。

相信那个指引、那个存在、那个力量──

「馨,你醒了吗?」

「……真纪?」

星期天下午。

梅雨将至,潮湿的风吹拂,病房中的窗帘随风摇曳着。

馨原本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嗯」地应声。

他似乎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瞄了一眼受伤的肩头。

「大凶那张签,只有脚底受伤似乎还不够耶,感觉这次才是来真的。」

「不过家里还没有遇上火灾……嗯?不,现在家里火海烧得可旺了,难道是指那个?」

「我可以笑出来吗?不过你能讲这么多话,看来没事了。要吃苹果吗?」

「……嗯。」

馨坦率地点点头。要是平常,他肯定会装模作样地吐个嘈。

我坐在床前的折叠椅上,削苹果皮,切片……

「啊,你这家伙!居然先偷吃!」

「我只是试吃一片啦。如果很酸你就不想吃了吧?」

「……很酸吗?」

「不会,这可是由理带来的高级苹果,滋味香甜又浓厚。」

「你这个人,明明晓得还偷吃的吧?我也要吃。」

「……好。」

因此我这个鬼妻拿着切好的苹果,在伤患馨眼前晃来晃去,坏心地捉弄他,就在这个时刻:

「馨。」

馨的爸爸出现在病房门口,吓了我们一大跳。

他从何时开始就站在那里了?

我太过惊讶,不小心松手让苹果切片掉到馨的嘴巴上面。馨的爸爸瞄了我一眼,紧皱眉头,脸上丝毫没有笑容。他还是那么拘谨严肃的人呢。

肯定是浅草地下街联络他的吧?

这间医院和浅草地下街有关连,馨的病房也由于「某种特殊理由」是单人房。

「老爸……」

馨显得有些尴尬,慢慢起身。

我伸手扶着他,但他起身时似乎肩膀的伤口还是有些发疼,紧紧闭上单只眼睛,露出正忍着痛的表情。

他爸爸见状,似乎有满腹疑问想要问他。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不肯说吗?你也,总是这样哪。」

馨的爸爸凝视着馨,平静地说。

「有奇怪的家伙打电话给我,说你受伤住院。你该不会在外面交到坏朋友了吧?」

「我的伤势没有很严重,只要康复就可以正常上下学。我没有想要麻烦你,而且……浅草地下街那些人并不是奇怪的家伙。」

馨语气淡然而有力地断然说道。

像是在否定些什么,想要抗拒对方进一步的干预和探索。

馨的爸爸将视线从他身上稍微移开,默不作声。以结果来说,他抛给馨的问题被闪开了,但馨也不可能真的回答他。

只是,出乎意料地,馨他爸爸突然开始讲起以前的事。

「那是在你十岁的时候吧?以前你也曾经受过这种重伤,那时你坚持自己是从游乐设施摔下来,但那伤口怎么看都不太像,明显是遭到他人所伤,身上有许多撕裂伤……但你为了掩护什么,为了继续保守某个秘密,不肯透露详细情况。」

「……」

「不只这样。至今有好几次,我都觉得你身上有些不寻常之处。简直像是,存在着某些只有你才看得见,只有你才能明白的东西,我会觉得……」

馨的爸爸握紧拳头。

他正在犹豫是否该继续讲下去。

「觉得我很恐怖吗……老爸。」

但馨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明了那句话的后半了。

那是存在于父子之间,太过悲伤的一句话。

馨的爸爸皱起眉头,脸色依然沉重,但又突然感到有些愚蠢似地,干笑了几声。

「但是,你不会受伤吗……馨。你究竟是像谁咧?你实在太坚强了。」

「……」

馨就如往常一般,什么都没有回答。

我望着这一幕,心里感到有些难受。

「馨,这种时候还讲这种话,你可能会觉得我这个爸爸太过冷血,但我已经决定要和你妈妈离婚了。我确定九月时要调职,我想借着这个契机,再次提出这件事。」

「这样呀,我也觉得这样满好的。」

「呵,是吧。我会离开那个家,那你呢?你妈似乎相当累,她说想要先回九州老家。你要跟谁……不,你应该不想跟着任何一边吧?总之,监护权应该会在我这里,那么……我换个方式问,你想要待在『哪里』?」

「我想要在这里。」

只有面对这个问题时,馨毫无迷惘地清楚道出自己的愿望。

「我绝对不想离开浅草。浅草有我重要的……想要在一起的伙伴。老爸,即使你和妈妈决定要离开这里,只有我一人,我也要留下来。我喜欢这里。」

「……这样子呀。你第一次告诉我的愿望居然是这个,该怎么说呢……原来你也有能让你说出这些话的重要场所了。不在家里,而在外头。」

馨的爸爸这一瞬间,像个关爱孩子的爸爸般,露出终于放下心的表情。

但他的眼神塞满了各式情感,十分复杂。

他看了我一眼,又缓缓点头。

「你不需要受到像我们两个这种糟糕爸妈的牵制。我会在能力范围内尽量实现你的期望。如果你想住学校宿舍也可以,想要一个人住外面也没问题。直到大学毕业为止的学费和生活费,你都不需要担心。当然,如果你想要来找我或是你妈妈,我们随时都欢迎你。」

「……啊,好。」

「你和我们不同,非常沉着……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即使将来,一直。」

「……」

那发言像是十分了解馨的事还有他的期盼,简直像旁观者ㄧ般。

以父子来说,是一段极有距离感的对话。但对馨来说,这应该能令他放下心中大石,也是一种解脱吧?

「爸爸,谢谢你。这是我需要的。」

「……」

爸爸。

馨不是唤他老爸,而是像小时候那样叫他「爸爸」。

听到这个称呼,馨的爸爸眉毛挑动了一下,不过需要处理的事情已经结束,他还是立刻打算离开病房。

「等等……」

我不假思索地从折叠椅上站起身,叫住馨的爸爸。馨的爸爸回过头问我:「什么事?」

面对妖怪时那么威风凛凛的我,在馨他爸爸面前却不禁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握紧裙摆。

「那个……我有事想问你。」

「喂、喂、真纪……?」

「馨的确是一点都不可爱,讲话带刺,又爱耍酷,老是板着一张臭脸……或许从叔叔你眼中看来,他非常独立而沉着,但那只是……他习惯不去表达自己的情感罢了。」

对于我冲动的发言,馨愣在原地。

可是我就是想要告诉他爸爸,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但馨他并非不会受伤,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来得敏感,外表看起来能干,其实却相当笨拙,比谁都害怕寂寞。他无法说出『任何话』,一定是因为害怕……他怕得要命,怕他渴望家人关爱却会遭到拒绝。但实际上,他明明比谁都渴望爸妈的爱……」

「……」

这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给予他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