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一卷 妖怪夫妇再续前生缘

第五章 户外教学的神隐(下)

同班的相场独自朝着森林走去。

她的模样看起来不太对劲,所以我、馨和由理决定跟上去,没想到却半路跟丢了。

而且最后连我们自己都迷了路。真是老套的剧情呢。

「相场是跑到哪里去了啦?」

「……感觉有点怪。」

如馨所言,夜晚的森林飘荡着一股与白天截然不同的氛围。

「又是人类……请说。」

「但感觉和刚刚那个女生不一样……请说。」

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窃窃私语声。正在交谈的是栖息在森林中的妖怪们,戴着木雕面具、身材只有玩偶一般大的木灵童。

那些家伙白天不出来活动,到了晚上却又摆出一脸这是我地盘的神气表情,从树上观察我们一行人。他们脖子上垂下的青白色石头,像是在发出信号般闪烁个不停。

「对了,我们就问这些妖怪好了。」

由理一提出这个想法,就立刻走近最靠近我们的那一群木灵童。

「欸,你们有在这附近看到和我们穿同样衣服的女生吗?」

「啊哇哇哇呀,这群人居然看得到我们!请说──」

「他们不是人类吗!请说!」

「但是身上也有妖怪的气息……请说?」

木灵童们吓到弹了起来,赶紧聚在一起开会讨论。对于我们能看见妖怪这件事感到很迷惑。话说回来,他们的语尾助词有够奇怪……

也有些喜欢恶作剧的小小木灵童,似乎是对我们感到很好奇,还跳到我背上拉我的头发。我当然是毫不宽待地把那小家伙拎起来,举到自己眼前。

他的身体像棉花糖一样柔软,我手指捏住的地方整个凹陷下去。

「你这家伙,干麻玩别人头发?」

「啊──啊──住手──请说──」

「欸,你有在附近看到和我穿同样衣服的女生吗?好,请说。」

「呜哇啊啊啊啊~」

我只不过是问他个问题,那只木灵童就吓得浑身发抖,哭了起来。

他实在哭得太惨,我只好将他抱在手上,像小婴儿那样哄他。

「好啦好啦,乖啦不要哭啦。」

「不就是你把他弄哭的吗?」

「闭嘴啦馨……那个,我们只是来这座山参加户外教学的学生,除了可以看见妖怪之外,就是普通的人类。嗯,有件事情想要问你,你有在这附近看见和我们穿着相同运动服的人类女生吗?」

「人类女生……?」

我怀里的木灵童吸吮着手指,露出好像有印象的表情,四周的木灵童们也喧哗起来。从这个气氛来看,他们果然知道些什么。

「这样说起来,还有另一个人四处走来走去的……请说。」

「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请说。」

在找东西……?相场是搞丢了什么东西吗?

「可以麻烦告诉我们她去了哪里吗?我们必须要带她回去。」

由理出声请求后,现场顿时陷入一阵沉默,我怀里的木灵童突然小声吐出一句:「可是她掉进狭间里啰。」他甚至连语尾的「请说」都忘了讲。

「狭间?」

「这座森林有个不稳定的狭间,是以前筑波山的大天狗大人做的。现在因为大天狗大人已经不在了,就成了妖怪们的游乐场……请说。」

我们互望一眼。所谓狭间,是指大妖怪或神明所创的简易结界空间,偶尔会发生人类误入里头,迷路回不了家的情况,是神隐的其中一个原因。

「说到筑波山的大天狗,是有名的『法印坊』吧?你们刚刚说他已经不在了,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说他住腻山上了,就下山跑到人类社会里去了……请说。」

对于由理的问题,木灵童表情有些哀伤地缩了缩身子回答。

他们使青白色石头发光,和四周的木灵童们联系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就纷纷从周围树上跳下来,朝着我们招手说:「这个方向喔。」

我们跟在排成一列前进的木灵童身后。他们脖子上挂的发光石头,在夜晚小径中串成一条青白色的光道,画面十分美丽,而且充满神秘气息。

「早点找到她比较好喔……请说。」

「山里的妖怪都想要人类女子做新娘……请说。」

我们行进时木灵童说的那些话,在妖怪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自古以来,妖怪就认为如果能找到人类女子当新娘,地位就会比较崇高。

「虽然现代因为阴阳局抓得很严,妖怪掳获人类女子这件事已经遭到禁止……」

「但在这种深山,感觉就会有些家伙根本不甩都市妖怪制定的规则。」

「难道这也是神隐经常发生的原因之一吗?」

「……很有可能呢。」

馨和由理一脸凝重地推测着。因为这一点是让人类和妖怪间的关系日渐恶化的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妖怪的罪孽。

被妖怪掳来的人类女子,究竟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之下,成为妖怪的新娘呢……?

虽然对我来说,那是一个「救赎」。

「新娘,欸,我在平安时代也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没办法说什么呢。欸──馨?如果我当时是被其他妖怪抓去的话,会变成怎么样呢?」

「……真纪就算被抓走,应该也是会将那个妖怪痛扁到快要没命,然后搜刮他的财宝,再洋洋得意地下山去吧。」

馨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讲出极为失礼的发言。

我可是在讲你上辈子干的好事耶。

「……啊,变了。」

突然有种异样感。是跨过某道界线,四周景色突然转变的感觉。

那也就是从现实世界,迷失在「狭间」的瞬间。

景色和刚刚是同一座森林,但某些地方不同了。

「她在这里喔……请说。」

木灵童探头窥视着某个地方,所以我们也凑过去一瞧,那是个令人绝望的悬崖。

但在悬崖正下方,刚好有个圆形广场般的空地。

可以看见好几只妖怪,还有缩成一团倒在地上的相场。

「相场!」

相场昏过去了。她四周聚集了好些戴着青草面具的森林妖怪,正在旁边观察她。

我从这座高耸的悬崖上飘然降下,在相场和妖怪们中间稳稳落地。

「别对这个女生出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我静静直视妖怪们。

在我不带敌意地出声劝告后,森林里的妖怪们往后退了一步,神情显得十分迷惑。

「又是人类女子……」

「这个比较可爱……」

「但感觉很强,好恐怖,好像很厉害。」

他们的感想诸如此类。也是啦。

「如果你们是想要新娘,这女生绝对不行,她有自己的爸妈,在人间还有自己想完成的梦想,不可以去破坏她的人生。」

「……」

「不过,如果你们是担心她,那就谢啦。」

妖怪们看起来神情似乎有些落寞,一只接着一只离去。

「啊,但是,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新娘,就下山到浅草来吧!在浅草一定能遇见新的缘分,也有很多单身妖怪,我会帮你们当媒人的!」

没错,我可是认识很多单身的妖怪女性呢。

干练的职场女性雨女,在浅草经营和风咖啡厅的第一代女店长,在浅草地下街开居酒屋的长颈妖(注8)女老板,继承老字号灯笼店的化猫大姐,还有交男友从不间断的肉食系地主神。

与新的人相遇,陷入爱河,这份感情有可能开花结果,也可能无疾而终。

直到遇见能让自己愿意一生相守的那个命中注定的对象为止……

妖怪们回头望向我,轻轻点头致意,又静静离去了。

「相场……相场……」

「……嗯?」

相场对我们的呼唤有了反应,慢慢苏醒过来。她刚刚应该是无法适应妖气浓重的「狭间」,又在里面待了太久,才会昏倒吧?

现在我们已经离开狭间,回到悬崖上现世的森林里了。

是馨背着相场上来的。

「……咦……我……我?」

「你还好吗?」

我出声关心后,相场只是眨眨眼,呆愣了一会儿。

「我……从悬崖上摔下去……然后……」

她似乎慢慢想起自己的遭遇,脸色发青地左右张望,确认四周。

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果然是很害怕吧。

「我来打电话给老师喔。」

由理用随身带来的智慧型手机联络老师。

「相场,你的腿擦破皮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