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八卷 妖怪夫妇与吸血鬼共舞

第七章 吸血鬼的暗夜魔宴

与凛音一决胜负后,我昏睡了一会儿。

缔结眷属的契约十分消耗灵力,我又给了凛音大量的鲜血。

「……肚子好饿。」

饥饿感猛烈袭来,肚子毫不留情地咕噜大响,这才让我悠悠醒转。

无论如何,我得先吃点东西。我昏睡的这间房看起来没有人在,只好爬下装有床幔的公主床,走出房间去找凛音跟两位狼人少年。

「啊,好香喔~」

有一股诱人的食物香气引领我走到餐厅。

里头摆了一张可供贵族们并排入座的华丽长桌和整齐排列的多张椅子。

桌面上,报纸随意摊开着。

看到最上面那张报纸上用巨大字体写的标题,我不禁睁大双眼。

『都内各处惨案频传 超乎常识的木乃伊事件』。

桌上大约有一星期份的报纸,最早的一份是凛音抓我过来的上星期六。

那是三社祭第二天的夜晚,报导上说在热闹非凡的浅草地区有许多人突然倒地不起,遗体宛如干枯的木乃伊,总计出现了十人左右的牺牲者,原因尚待查明。

星期日在新宿出现六名,星期一在六本木出现七名,星期二则在东京车站附近出现了十二名,星期三、星期四分别在……各地相继发现多数变成木乃伊的遗体。

遗体在遭人发现时,共同特征是身上都有伤口,并呈现大量失血的状态。

新闻节目似乎也日夜不停地热烈讨论这起案件。

在网路上也出现各种言论,有人主张吸血鬼的存在,有人怀疑是未知的传染病,有人则认为是大灾害的前兆,甚至有人提出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煽动性言论。

警察将其定调为猎奇的大规模杀人案件,着手展开调查。可是案件的规模虽大,警方却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这些……难道是……」

肯定是吸血鬼同盟「赤血兄弟」干的好事。

这也代表阴阳局没能成功一手遮天,那群吸血鬼的捕食行动,已经嚣张到摆到人类社会的台面上。

此外,许多人表示在牺牲者出现的地区附近听见争斗声、爆炸声及枪声、还有类似金属撞击的声音。还有许多人说,现场出现各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像是突然刮起一阵剧风、无数藤花飞舞飘落、大量的水从空中坠落等等。

馨跟眷属他们没事吧?看来肯定是跟那些吸血鬼杠上了。

那些人类陈述的不可思议现象,想来就是隐遁之术没能彻底掩藏的交战痕迹。

「不对呀,等等,我被抓来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吗?我一直以为来这里才过了两个晚上而已耶。」

心脏因震惊而剧烈鼓动。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哪次睡着时,其实已经过了好几天吗?

「我不是说过了,现在外头很危险。」

「……凛音。」

餐厅深处通往厨房的门扉开启,凛音走了出来。

他一定是为了让我看见这些报导,才特别把报纸放在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从我来这里,已经过了一个礼拜吗?」

「嗯,这个狭间的时间流动与外界不同,是我为了扰乱时间感而做出来的。」

「难道是……『浦岛太郎系统』吗?你居然能做出这种高难度的狭间。」

在狭间结界中,能够扰乱时间流动体感的类型就称为「浦岛太郎系统」。

从字面上就能看出这种系统是以童话故事《浦岛太郎》命名的,象征浦岛太郎在龙宫城所度过的时间跟原本世界流逝的时间长度不同。

简单来说,就是刻意让这座「葡萄园之馆」中的时间,跟外界的时间不一致。

这里不仅仅是狭间结界而已。

操控时间流动需要非常高难度的技术,还有多种素材。

这种术法极为困难,我以为只有馨一个人会。

没想到凛音居然也会,太令我惊讶了。不过更重要的是,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要做一个扰乱时间感的狭间呢?

我内心塞满各种疑问,但还是决定先问一下那群吸血鬼引发的案件。

「吸血鬼的行动好像越来越高调了,这是赤血兄弟的战略吗?」

「应该是。上星期六晚上我带着你一起消失了。肯定是怒火攻心的巴托里夫人下令让大批吸血鬼在各地肆虐吧。茨姬,这是为了引诱你现身。」

「引诱我……?」

意思是,敌方连我没办法见死不救的个性都摸得一清二楚吗?

「自古以来,吸血鬼的魔宴就一定是在『星期六晚上』举行。西洋吸血鬼多半都是人类死而复生所变成的怪物,星期六对他们而言,意味着复活的日子。」

「等一下,西洋吸血鬼都是死人变成的吗?换句话说,就是活尸啰?」

「你要这样说也没错。」

这么说来,故事里的吸血鬼的确都是睡在棺材里。

只是因为凛音不是由死人复活而成的吸血鬼,所以我自然以为其他吸血鬼也都像他一样,是由同种族的双亲所生。

「他们和我从根本上就截然不同。西洋吸血鬼是在死后因几项条件俱全而诞生的怪物……西方的妖怪。」

他们跟原本就身为吸血鬼一族而诞生的凛音,本质天差地远。

但日本也有死后化为妖怪复活的例子。

「星期六具有特殊意义,因为星期六夜晚就是吸血鬼诞生的条件之一。特别是五月的星期六对于吸血鬼来说是最特别的,所以他们无论如何都想在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用你的鲜血来举行仪式。」

「最后一个星期六……不是快到了吗?」

听到我发问,凛音从怀中掏出怀表确认时间。

「是呀,在这个狭间结界内的七个小时以后,现实世界中的『五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黄昏即将降临,那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凛音继续说,想必他们会配合这个时机大举展开攻势。

「凛音……我还是得回去!东京会发生那些案件都是我害的,都是因为我不见了。」

「你搞错了。要是你人还在那里,那群吸血鬼绝对会不择手段地追捕你,到时受害的人数只会更多。上星期的祭典中,他们并没有越过结界,只在浅草周边引发骚动,但茨姬,要是你人在浅草,那些家伙可是会豁出去大闹一场,浅草极有可能沦为战场。」

「……」

从他这段话,我领悟到凛音抓我过来的用意。

「你难道是为了保护浅草才把我抓来的吗?」

凛音侧眼看我一眼,这么回答:

「那是你临终的土地,不能任人污染。」

原本纷乱不休的内心稍微安定了些,我找回了冷静。

「我懂了。凛音,这一次我听你的。」

那群吸血鬼的想法和行动,没有人比凛音更加清楚。

比起我冲动离开这里蛮干一场,按照他的计划走,或许能将伤亡降到最低,打破眼前的僵局。

凛音笑出声,拉开餐厅的椅子。

「这样的话,那我们先坐下来,好好吃顿早餐吧。」

「咦?早餐?」

「肚子饿了怎么打仗,你应该饿到两眼发昏了吧?」

「……」

咕噜咕噜~肚子不争气地大声响起,回答「你说的没错」。

搞不清楚是在吃早餐还午餐,但我们全聚在一起享用食物。

居然是日式料理的煎鱼定食。

厚煎蛋、炖煮的根茎类蔬菜及香菇、凉拌芦笋、用赤味噌煮的味噌汤、浅渍南瓜跟刚煮好的热腾腾大碗白饭。

「啊啊~太棒了,我正好想吃这种料理!」

我双眼散发灿烂的喜悦光芒。

来这里之后吃到的食物,都是隐形小管家做的西洋料理。好吃是好吃,但我是纯正的日本人,差不多开始想念白饭的滋味了。

听说隐形小管家不会做日式料理,也就是说,这些是凛音亲自下厨特别为我做的餐点。

「开动!」

我先尝一口鱼。鱼身相当厚实,是银鳕的西京烧。

连皮都烤到香脆,颜色很漂亮,看起来就十分美味。

鱼肉蓬松柔嫩,调味甘甜有深度,让我忍不住扒了好几口白饭。

「西京烧这名字很常听到,到底是什么呀?」

我虽然是京都出身的大妖怪,却缺乏这类常识。

「鱼用味醂、酒和白味噌拌匀后腌渍入味,再煎烤而成。像银鳕这种富含脂肪的鱼类,做成西京烧就能去除多余的油脂,味道会变得很有深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