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八卷 妖怪夫妇与吸血鬼共舞

第五章 时光回溯•凛音 ―大江山吸血鬼绘卷(下)―

「我名叫水屑,烦请各位记住我的名字。」

九尾狐水屑。

她在京都差点被源赖光处死时,酒吞童子率领大江山妖怪将她救了出来。

这个女人来到大江山时,我内心浮现一丝不好的预感。

她脸上挂着像是连小虫都不忍杀害的美丽笑容,但完全摸不透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些什么,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女狐狸。

甚至就连那个深影也曾说过,他看不穿那只女狐的内心。

而且这女人身上传来的血腥味,数量超过数万条生命……

但酒吞童子丝毫不怀疑她,甚至因为重视水屑额头上那颗杀生石的力量,还让她当上大江山的干部。

无论是茨木童子、虎熊姐弟、生岛童子、木罗罗或深影,都一如往常地接纳她成为大江山的一员,将她视如伙伴。

无论是何种妖怪,只要你无处可去,这里就会接纳你。

那是大江山妖怪的信条,也是这个国度的骄傲。

或许只有水连是唯一跟我同样察觉这女的不对劲。

那家伙虽然表面上仍旧笑咪咪的,但在我眼里看来,他从未对水屑放松戒备。

尽管如此,我们不能在台面上提出质疑,把她撵走。

每个妖怪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不堪回首的过去,或者是内心潜伏的邪恶暗影。

在狭间之国,这些暗影由君王及女王以压倒性的强大力量抑制、统合。

不管发生什么事,这两人总会有办法解决,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我们心中都以此为傲。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珍视的伙伴、我深爱的那个人她所深爱的人,居然会离开这个世界。

我并不希望这种事发生。

那个人的离去,让原本温柔无比的茨姬,甚至堕落为恶妖。

「接下来是我的战役,你们绝对不准追来。」

水屑背叛了我们。

源赖光趁隙率领朝廷军队大举攻陷大江山。

在那之后,茨姬堕落成了恶妖,誓言向那伙人复仇。

为此,她硬是斩断与我们这些眷属的契约和羁绊。

手握亡夫酒吞童子的爱刀,从此过着一心替亡者报仇的生活。

深影带着木罗罗的嫩芽消失在天际,他肯定不忍心再多看一眼变成那副样貌的茨姬吧。

只有我跟水连舍不得离开茨姬身边,无论天涯海角都如影随形地跟着,暗中协助她的复仇大愿。

源赖光和他的四大天王。

还有隐身在幕后的安倍晴明。

杀了一个,再一个。

化成恶妖的茨姬,仅以憎恨为粮,杀了一个又一个仇人。

我们潜伏在暗处保护她,偶尔与她并肩作战。

茨姬失去右臂那次,水连替她处理伤口时,就是我赶跑那些趁隙而入的威胁。

但茨姬再也不曾收我们为眷属,也不再命令我们做任何事。

这些举动全是出于我跟水连单方面想要为她倾尽所有的心意。

我跟那家伙为什么会执着于茨姬至此呢?

动力不光是来自身为眷属的忠诚,还有内心对她不灭的爱意。

妖怪的爱有多恐怖,不管是从茨姬身上,或从我们身上,皆不难看出来。

我并不认为这是轻浮的无聊感情。

这份感情对妖怪而言,正是妖怪最大的力量来源。

即使复仇结束,茨姬的战斗仍未告终。

水屑还活着。

那女人拥有一种骇人的特殊能力,她的尾巴有几根,就能够重生几次。

就算茨姬把她找出来杀了,她又会再次重生。

后来有一天,我们听说水屑正在寻找酒吞童子的首级。

酒吞童子的首级——

只要能得到首级,就能统治现世的所有妖怪,甚至掌管这个世界。

这种传闻四处流窜,每个大妖怪都渴望能率先找到首级。

茨姬无法容许这件事发生。她一丝一毫都无法容忍酒吞童子的首级被当作一统天下的道具。

酒吞童子没有头颅的身驱。

那幅光景直到现在都还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中。

爱。正是出于对那个男人的深爱。

茨姬为爱发狂、为爱沉沦,为了那份爱,过度消耗自己的身体,持续战斗不懈。

为了寻找酒吞童子的首级,她屡屡与水屑及她的手下陷入激战,并跟其他众多大妖怪一决胜负,次数多得数不清。

她的战斗,是一条没有尽头的漫漫长路。

平安时代终结,战乱纷传的年代。

这个时代的敌人,是渴望酒吞童子首级的织田信长。

那个男人知晓妖怪的存在,计划要埋葬这个世上所有的妖怪。

不过在他死于本能寺之变、以人类身份终结生命之后,那男人化成名为「第六天魔王」的妖怪,成为威胁茨姬的存在。

尽管战乱之世到了尽头,茨姬的战斗依旧无法结束。

下一个敌人,是在暗地里听从江户幕府的大骷髅。

传闻江户幕府与阴阳寮的阴阳师联手研究降灵术。

他们计划要召唤伟大阴阳师芦屋道满的灵魂。这个计划的目的,正是要利用酒吞童子的首级来操弄他的魂魄。

这项计划的存在,证明了酒吞童子的首级藏在幕府手中。

茨姬为了抢回首级、破坏他们的计划,这次战斗的对手换成幕府。我和水连也加入战局。

在这场战役中,茨姬肉体的寿命肯定大幅缩短了。她明白自己大限将至,但这时收到首级所在之处的假情报,她便又奋不顾身地为夺回亡夫的首级投身战斗,却依然一无所获。

接着,历经幕府末期,时序来到明治——

茨姬的肉体消耗早已超出她所能负荷的极限。

无论怎么拼命都找不回酒吞童子的首级。

她赌上最后一把远赴的地点,正是当时在日本屈指可数的大城市「浅草」。

浅草,雷门前。

「茨姬……」

茨姬和阴阳寮最后一位阴阳师土御门晴雄陷入激战,以落败告终。

她全身遭业火无情地焚烧着。

这样下去、这样下去,茨姬会……

「茨姬!」

我想也没想就要冲过去。

即使我并没有从烈焰中救出她的力量。

「不行!凛。」

身旁与我一同守望茨姬最后一场战役的水连,出声制止。

「这就是堕落至被称为大魔缘的茨姬,临终的时刻了。」

他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但他的神情深深懊悔,直直凝望着烈焰吞噬自己最爱的鬼,极力克制着。克制着想要奔过去的冲动,浑身都不停发颤。

不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茨姬那么温柔,又那么美丽,等待她的怎会是如此残酷的结局?

为什么?就因为她是鬼吗?

就因为她是妖怪吗?

就因为她堕落成恶妖吗?

但是人类逼她走上堕落之道的呀。

茨姬只是深深地、深深地爱着酒吞童子而已。

只是想要夺回人类拿走的酒吞童子的首级而已。

她的愿望明明如此微小,多年来却怎么也找不到酒吞童子的首级,还败给安倍晴明的转世,全身浴火而死。

她的人生,居然结束在无止尽的绝望与痛苦中。

我不能接受,不能接受我的茨姬在烈火中燃烧。

她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过去我也曾好几度陷入绝望,然而远比当时更加深重的伤痛铺天盖地袭卷而来。

但我也稍稍松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茨姬那条漫长无比的复仇旅途。

她的身体早已到达极限,一直看起来那么辛苦、那么疼痛,我都不忍再看。

终于,一切都化为灰烬。

茨姬化成的白灰在空中飘荡、飞舞。

如同白雪般慢慢飘落地面、堆积。

燃烧自我直到成为灰烬,这般深爱一个男人的茨姬,在我眼里显得美丽绝伦。

她是个既悲伤又美丽,傻气的人。

「茨姬,你放心。在往后的时代一定还能相逢,一定会再次相见的。」

土御门晴雄身负致命伤,却依然拖着身子往烈焰走去。

那个男人说这句话的语调不同于以往,显得十分感伤。

「我一定会让你再次见到那个男人。一定……」

不晓得奔赴黄泉的茨姬是否有听见那句话?

站在远处凝望的我,也由于身为敌人的那男人的话语,看见一束希望之光。

尽管我心里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但如果真有那一天,你能再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