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八卷 妖怪夫妇与吸血鬼共舞

第三章 白银贵公子

葡萄园之馆。

这个称呼的由来正如我刚才望见的,是源自环绕在这栋洋房四周的广大葡萄园。

我再次朝馆中走去。

「到底有谁住在这栋洋房里?」

「住在这里的有我们两个、这座城堡的主人爱丽斯奇特拉大人,还有凛音大人之前带回来的貘跟……」

萨利塔跟在我身后,一面扳着手指一面回答。

「貘!那只貘果然是凛音带回来的,幸好~我之前还有点担心它该不会又落入狩人手里了吧。」

不过自从刚才发现它钻进我的被窝后,就没再看到那只貘的身影。

长鼻子、黑白混杂又毛茸茸的奇怪小动物,十分讨人喜爱。

「它跑到哪里去啦?刚刚从我房间跑出走廊后就不见了。」

「那只貘应该是去凛音大人的休息室了吧?」

「他们平常都一起睡。」

「……咦?」

凛音抱着那只毛茸茸的小东西睡觉吗?

总觉得这画面有点难以想象,但我也老是抱着小麻糬睡,没有资格说别人。

「还有,这里住着许多隐形小管家,确切数量不晓得有多少。」

「隐形小管家……」

刚刚也听过这个称呼,但我并不清楚那是什么。

吉塔见我一脸困惑,便叹息着解释:

「隐形小管家是藏身于欧洲各地的妖精,平常会隐藏自己,替居住的屋子做家事或者协助主人的工作。在这栋葡萄园之馆,他们会照料庭园和葡萄,如果开口拜托,也会帮忙煮东西,只是不会打扫这栋洋房。」

「哦?居家小帮手这种妖精太棒了吧。但他们为什么不打扫?」

这栋洋房看起来最需要的就是打扫呀。

「请他们打扫这栋洋房要支付的代价很高。」

「简单说,就是爱丽斯奇特拉大人在立契约时吝啬了点。」

「这、这样呀……」

意思就是,妖精也不是免费提供服务的。

萨利塔跟吉塔说平常打扫是他们在做,但这栋洋房实在太大,根本不可能有扫完的一天。

「话说回来,真不可思议。我一直以为灵力越高,越有能力看见那类存在,但居然就连在我眼中,它们也是『隐形小管家』。」

「即便身怀灵力也很难看见隐形小管家,因为他们拥有更高阶的『隐形魔法』。」

「但他们确实无所不在喔。」

「哦~」

是呀,这栋洋房里能察觉到各种气息。

这里实在太宽敞,就连我们的交谈声也仿佛被吸收掉了,寂静立刻降临,但确实能感觉得出来有什么东西就在这里。

那些东西像拉扯颊旁头发一般诱引着我的目光。

如风儿一般、如香气一般、如低语一般,在整排窗户中穿梭自如。

我跟随着那股不可思议的气息,沿着长廊往前走。

「茨木童子大人,怎么了?」

「你不要擅自乱闯!」

萨利塔跟吉塔赶紧跟上我的脚步。

那些轻飘飘、仿佛下一刻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微小气息……我循着那些气息,走到一扇门前站定。

「这间房间是什么?」

不同于方才女巫的房间,我并没有察觉到门后有什么未知的存在,只是能感到那些看不见的小东西似乎是刻意领我来这里。

里头有什么?

我顺着他们的引领,伸手握住门把,打开那扇门。

「……」

那间房尘封在黑暗中,里面并没有什么奇特的物品,只见旧式暖炉、书架跟陈年衣柜。

我走进房中,静静地环顾四周。

这里似乎许久没有空气流通,灰尘味扑鼻而来,我便拉开窗帘、打开窗户。

新鲜空气随风流进,温暖阳光斜射入室,让这间房的时间安安稳稳地重新转动。

「这里是凛音大人以前的书房。」

「他是叫我们不准进来……但既然现在门没锁就表示……」

萨利塔和吉塔不晓得在嘟哝什么,还互望一眼,但没有要赶我出去的意思。

暖炉上的大幅相片蓦地抓住我的目光。

「这张相片……」

虽然是彩色相片,但已经相当有年代了,看起来是一群孩子以洋房为背景的大合照。

只是,里头没有一个是普通的孩子。

身体一部分是野兽的少年,后背长着鸟类翅膀的少女,耳朵尖尖的金发幼童,身躯是马的青年,皮肤宛如岩石的小女孩……

一旁还有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的凛音。

「这是英国庇护所的孩子们。这张相片是很久以前拍的,现在大家应该都长大了吧。」

「我听说凛音大人救过很多年幼的非人生物,还会找地方安置他们。」

萨利塔跟吉塔的说明从背后传来。

「哦?庇护所是像孤儿院那样吗?」

「从结果来说确实是类似的体制,因为有很多孩子还需要人保护。」

原来如此,我慢慢有点了解了。

旁边还摆着一张圆形相框的黑白相片,上面是凛音与一位身穿黑洋装的美女。

这一张比刚刚的相片还要古老得多。更重要的是,他单独跟女性合照的画面看得我心脏直跳。

「咦?这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张相片中的凛音依旧是一脸神经质,但俊男美女的组合让人忍不住有遐想。

「啊啊,那是爱丽斯奇特拉大人喝下青春魔药时的样子。」

「咦?爱丽斯奇特拉不就是刚才那位女巫老婆婆吗?」

意外听见方才见过的女巫,这栋洋房主人的名字。这么说来,那位老婆婆好像有说她正在煮青春魔药。

看来这张相片也不是她年轻时的倩影,而是照这张相片时她喝了青春魔药。她到底几岁了呀?

「爱丽斯奇特拉大人只要喝下青春魔药,就能暂时变成这位美女。她可是已经活了七百年的女巫。」

「她有个非常有名的小故事。她曾四度与富有男性结婚,再用女巫的毒药杀害他们,累积了大笔财产,真是个坏女巫呢。」

「……」

原来如此,这倒真是个坏女巫。

可是,正因为她是个有钱的女巫,才能拥有这么大一栋洋房。我莫名有些好奇,不晓得凛音跟爱丽斯奇特拉是在哪里认识的。

我再次搜寻这间房,发现书架中夹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笔记本上还贴着几张老相片,以及用各种不同语言写下的潦草字迹。

这些照片大概是凛音拍摄的。他曾游历过的异国土地、他所遇见的人们,从这些相片中能够窥知一二。

伦敦、爱丁堡、柏林、巴黎、罗马、布拉格、雅典……

「哇,好惊人,连埃及金字塔都有,他已经看遍我所不知道的世界了。」

全是些建筑物或风景照,但偶尔会掺杂几张有凛音身影的相片。那张严肃而美丽的脸孔搭上异国服装的画面令我不禁发笑,但是……

面貌与千年前丝毫无异、一点也没有变老的他,独自在没有我们的时代中存活了下来。

他在那些时代的生活,绝非一片空白。

即使没有我们陪在身旁,他也一个人去了如此遥远的国度,结识了许许多多的异国妖怪。

在那些地方,他肯定经历了无数我不知道的悲欢喜乐,不停与人相逢又道别吧。

我在这间旧书房里待了一会儿,着迷地看着凛音留下的旅行纪录。我渴望了解那个沉默寡言的孩子,集中全副心神浏览笔记本上的相片以及他写下的文字。

突然……

「那个,茨木童子大人,你要不要吃早午餐?」

「隐形小管家帮我们准备好了,有好吃的葡萄面包喔。」

「嗯?好吃的葡萄面包?」

一听到食物的名称,我突然发现肚子饿得要命。

萨利塔和吉塔说他们刚刚抱回来的果实跟蔬菜,已经变成美味的早午餐在等着我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做好的?

但确实有闻到面包刚烤好的诱人香气阵阵飘来。

刚刚遇见凛音的英式庭园。

那棵柳树下已经摆好圆桌,桌上有热茶跟早餐。

不,与其说是早餐,更像是略早于午餐时间的早午餐。

吉塔眼明手快地帮我拉好椅子,站在一旁请我入座。他年纪虽小,举止却十分绅士。

接着,他将红茶仔细注入白色的陶瓷茶杯中。

茶汤的色泽美丽,并且散发出麝香葡萄般的香气。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