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七卷 妖怪夫妇与传说同眠

第七章 传说的后续

「时间过得好快。你们有休息到吗?」

「嗯,秋嗣舅舅,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

隔天早上。

我跟馨在朝仓家门口,和这个家里的人们道别。

「馨哥哥跟真纪要回去了喔~?」

「对呀。好了,莉子,你手上那只企鹅布偶,该还给人家了。」

「欸——」

莉子嘟起嘴巴,不情不愿地将一早就紧紧抱着的小麻糬(布偶)还过来。

「小希,莉子,保重喔。」

「嗯,馨哥哥,你也是。」

「小希,我在东京等你喔。」

「……真纪。」

小希神情坚定地用力点头。

她曾经说过,想要离开这个城镇,到东京念大学。

如果她上高中以后,依然怀抱着这个梦想,等方向变得更加具体之后,她一定会到东京来吧。

总有一天,她会有勇气告诉家人自己的愿望吧。

那么,我想要成为小希在东京时能够倚赖的存在。

「那个……馨。」

雅子阿姨在道别时,有些怯意地叫住馨。

她看起来有什么话想说,却又踌躇不前,伸手将头发撩到耳后,神态扭捏不已。

「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喔,别感冒了……而且马上就是季节变化的时期。」

她想说的应该是其他事情吧,但最后只讲得出一些平常的关心。

馨也只应了声「喔喔」。有够冷淡的。什么喔喔啊,喔什么呀你。

「还有,要好好珍惜真纪喔。」

「妈,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很清楚啦。」

馨的回应都很冷淡,但他仍是好好望着自己的妈妈。

「妈,你也要保重喔。我……还会回来玩的。」

没有忘记要定下这个约定。

对雅子阿姨来说,那似乎是出乎意料的一句话。她的神情顿时一紧,看起来很想哭。

馨跟雅子阿姨。

儿子与母亲之间,至今的所有「过错」,并不是全都消解了。

但也有一种羁绊,是即便留下了伤痕,也能够重新修补才对。

因为雅子阿姨接受了馨真实的一切,而馨也原谅她了。

「真纪。」

「是,雅子阿姨。」

「馨就麻烦你了。」

阿姨最后对我这么说,深深低下头。

「好的。交给我了。」

我也跟着行礼致意,将这份充满母爱的请托,深深烙印在心上。

总有一天,阿姨可以毫不犹豫地对馨说「我爱你」,而且那天想必不远了吧。我如此确信。

座敷童子千代从家里头,隔着窗户朝我们挥手。

跑来这个家里玩的山河童和小豆狸,舍不得跟小麻糬分开,难过地哭起来。小麻糬也从包包中探出头来,没发出声音,但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

好不容易才交到年纪相仿的朋友呢。

「没关系,有一天还会见面的。」

毕竟,有一天,这里也会成为我们该回来的一个家。

最后,飘渺梦幻的菫花香气乘风飘来。

在那股香味的送别下,我们走出朝仓家大门,逐渐远去。

雅子阿姨直到最后一刻,都目送着馨的背影远去。

一走到大马路上,就望见杯山座落在远处,风力发电的风车转个不停,正午的白色月亮正照耀着我们。我们对天日羽的大自然合掌致意。

零星可见的天泣地藏,仿佛正抬头望着那颗月亮微笑。

祈祷自家小孩平安成长的鲤鱼旗,有几面逃过被收起来的命运,在空中飘然悠游着。

正想说有阵强风吹来,就看到在田地另一侧的田埂上,那群落鬼轰隆隆地骑着机车,旗帜飘扬地来送我们了。真是声势浩大的送行呢。

「咦?小麻糬抓着什么呀?」

「噗咿喔~」

刚好小麻糬从馨背着的包包中探出脸来,高举着某样物体,看着它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觉得很有趣。

「那是什么?」

「那是……」

弹珠?彩色玻璃弹片?

不,不对。是跟那件羽衣拥有相同光亮的圆形石头。

小麻糬不知道从何时起紧紧握着天日羽的土产。

大概是月人大人跟菫婆婆特意留下来的吧……

「啊。喂,电车来了喔。」

这时,要驶离天日羽、上头一个人都没有的各站都停列车来了。

我们慌忙搭上电车,在最后,向这个城镇的象征——杯山,合掌致意。

再会了,传说的秘境。

等我们回到浅草时,已是傍晚了。

我跟馨先去了一趟千夜汉方药局。

「茨姬,欢迎回来~俺好想你喔~见不到你好寂寞~」

木罗罗抱着我说道。

「你们两位去远方一趟都辛苦了。咦?小麻糬,你变胖了?什么?吃了一大堆唐扬炸鸡?太恐怖了……居然同类相残!」

影儿脸色发青地抱起小麻糬。

「真纪~人家好想你~没有你在的浅草好无聊喔。啊,顺便也跟馨打个招呼,你不在我是没什么差啦。」

阿水奔过来要抱我,但被馨拦截。

最近都没有离开浅草这么久过,大家是想念我们了吗?言行举止都比平常来得热情。

我将买回来的伴手礼一一递给木罗罗、影儿和阿水。

「咦?你们不是去大分吗?为什么土产是『博多通小圆饼』?我很爱吃这个是无所谓啦。」

阿水推了推单边眼镜,盯着福冈的热门土产说「偶尔会有客人带来~」。

「在福冈机场买的。在大分时,根本没时间买土产。」

「对呀。我们在福冈机场还吃了地道的博多豚骨拉面喔!好好吃喔~」

「你还多叫了一团面,汤连一滴都没有剩下。热量一定超高的。」

「热量只要进到我的肚子,就会被我的破坏能力侵袭,变成零卡路里。啊啊,光是想起那碗拉面,肚子就饿了。」

馨跟我回想起在福冈机场吃到的博多豚骨拉面的美妙滋味……

「哦~真好耶。在九州玩得这么尽兴。我们也想跟真纪一起去旅行呀。哼哼。」

阿水闹起别扭。

这倒也是,我不曾跟眷属们一起去旅行过。

「找一天大家一起去泡温泉好了,鬼怒川温泉从浅草不用转车就到了。」

「啊,对耶对耶。好想看……真纪刚泡好澡的浴衣打扮。」

「喂,单边眼镜变态叔叔,少做这种奇怪大叔的妄想。」

「奇怪大叔?馨,你居然这样批评男人的浪漫。」

阿水不知为何显得神气得意,而馨则是嫌弃不已。一如往常的组合。

另一边的影儿和木罗罗,注意力全被伴手礼吸引去了。还有,小麻糬。

「博多通小圆饼」这个伴手礼在福冈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东京应该也有许多人因为从九州人手中收过这个土产而知道它。

这种小圆饼有西洋点心的外皮,里面包裹着特色是香甜又入口即化的白豆沙馅。小麻糬咬了一口,就因它惊人的美味而「噗、噗咿喔……」地震动。

还有一位为这个小圆饼而着迷的妖怪在。

「哇~好好吃喔。金黄色又圆圆的,像月亮一样。」

木罗罗把手轻放在吃到都要掉下来的脸颊上,举起咬了一口的博多通小圆饼,眼睛里闪耀着光辉。

「对了,阿水、影儿跟木罗罗,黄金周时你们都在做什么呀?」

「开店呀。假日才是客人最多的时候。」

阿水这么回答后,影儿便探出身子。

「还有我们三个一起去了大型家具量贩店!去帮木罗罗买床。」

「对呀~茨姬,你看你看!」

接着,木罗罗脚步轻盈地拉开隔壁房间的拉门。

「哇、哇啊……有屋顶的公主床耶。」

在狭小的和室里,那张床带来的压迫感和突兀感真不是盖的,但确实是一套很适合木罗罗的豪华床具组。影儿好像仍旧是睡在壁橱里……这落差也太大了吧……

只是,脑海中浮现这三个人一起去买家具的画面,让人觉得好温馨。

简直就像是真正的家人一样。

「加油呀,一家之主。」

「你现在要扶养两个人了耶,真的是了不起的爸爸了。」

语毕,我跟馨伸手拍拍阿水的后背。

阿水看向远方,语气沉痛地说「要赚钱……我得赚钱」。

「对了,我不在浅草的时候,你们有看见凛音吗?」

「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