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七卷 妖怪夫妇与传说同眠

第三章 传说的秘境(二)

「真纪,起床了,起来啦……」

「嗯——」

「喂,真纪。」

我听到馨的声音,叫唤我名字的声音。

可是我还想再睡一会儿,所以我紧紧抱住硬邦邦的抱枕,又陷入沉睡。

「喂,住手。好痛痛痛痛,我腰快断了。」

「……嗯~?」

馨又讲了些什么。我仔细想了一下,才发现这个抱枕是馨。

「咦……我……跟你一起睡?」

「你总算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了呀。」

我眨眨眼睛,慢慢挪开环在馨腰上的手。

他转向我,架起手肘支撑自己的头,脸色有点不悦。

但还是伸手将我惺忪睡眼上的刘海一一整理好。

「我为什么会在你的房间?」

「我才想问你呢。昨天半夜你突然跑到我房间来,钻进我的被窝,立刻就大睡特睡,我整晚都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啊——」

我发出手鞠河童般的尖细叫声,想起昨天晚上的事。

我去上厕所,结果遇到住在别馆的老婆婆。

她明明不是幽灵也不是妖怪,我却不明所以地害怕起来,在思考之前,双脚就已经先冲到馨的床上了。

都是因为那个老婆婆讲了奇怪的话啦,而且当时气氛又超诡异的。

「我说你呀——我不是叫你过来时要把枕头和棉被一起带过来吗?算了,平常我都会被踢到外面,昨晚你却就像蝉一样动也不动地贴在我背后,所以这次就不跟你计较……」

另一方面馨倒是看开了。

「馨,你有睡好吗?」

「我当然睡不着呀。」

哎呀呀……因为我突然跑来,反而害馨更难入睡了吗?真是不好意思。

小麻糬躺在馨的另一侧,全身裹在从家里带来的钟爱毛毯里,鼻子上还挂着一颗大泡泡,睡得正熟。我还以为他晚上会哭叫,没想到胆子还满大的。

「不过呀,馨,昨天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喔。住在别馆的那个老婆婆……」

「什么?」

这瞬间我突然想起睡在我隔壁房间的莉子和小希,倏地惊慌起来。要是她们早上醒来,发现我人没在隔壁的房间,应该会吓一跳吧。

「糟了糟了,我得赶快回去!」

「啊?你到底在干嘛呀?」

于是,我顾不得跟馨描述昨晚的事,就匆忙跑回自己房间了。

那天,馨外公的四十九日法会如期举行。

我跟馨身着丧服参加。

乡下的法事就跟传闻一样,十分盛大隆重。明明不是丧礼,但聚集到这个家里来的人,多到简直像是镇上所有人都来了。场面不像法会,既热闹又吵杂,让我大吃一惊。

难道丧礼时有更多人来参加吗?

馨的外公肯定是个伟大的人吧?

「骗人的吧,馨?哇啊~你长大了~」

「我以前就说过了吧?这孩子绝对会变得很帅。」

住在附近的远亲阿姨们看到在都市长成帅气青年的馨,频频惊声尖叫。馨面露苦笑。

「那个女生听说是馨的女朋友喔。」

「咦?把女朋友带到这种穷乡僻壤来吗?」

「都市的小孩就是不一样,你看那个发色。」

甚至连大家都已经晓得是馨女朋友的我,都成了一个话题。

是因为丧服让我的红头发比平常更显眼吧。

我在学校也常因此被老师警告,给人留下不太好的印象,而红头发在乡下更是少见吧?

我自己是不太介意。

「真纪的头发是天生的喔。大家讲话要客气点。」

但馨的妈妈雅子阿姨,出言制止远亲阿姨们的指指点点。

我跟馨不约而同地眨了眨眼睛。

雅子阿姨确实晓得我这头带着红色的自然卷是天生的,毕竟我从小便是这副模样,又常因为头发惹出事端……

可是,我完全没料到她会帮我讲话……

这时,僧侣到了。样貌看起来就像乡下的僧侣,认识镇上的每一个人,在佛坛前诵完经后,也提及馨外公生前的轶事。

馨的外公朝仓清嗣先生,据说个性十分沉静,深爱着天日羽这块土地,在务农的闲暇时间,还是位研究天日羽文化的学者。

替小镇取了「传说的秘境——天日羽」这个别致称呼的人,正是这位朝仓清嗣先生。他经常独自一人漫步于各处,因此镇上许多人都认识他、有些交情。

之后,将骨灰坛放入朝仓家内院尽头的大型古老坟墓,众人纷纷上前参拜致意。

法会结束后,参加者一一搭上驶到家门前的巴士,移至附近的料亭吃饭。

等丧主秋嗣舅舅致完词,现场转为宴会的热闹气氛,人数众多的宾客皆尽情享用宴席料理、饮酒谈笑,场面十分热络。

我跟馨坐在一起,但到处都有亲戚叫馨过去打招呼。那从没见过的朝仓清嗣的长孙,还是位都市长大的帅哥,又把女朋友带回来,无论是谁都会十分好奇。

我在这里就是个局外人,只好孤零零地独自吃饭。

「真纪,真纪。」

此时,馨的表妹小希来到我身边。

「我不擅长应付这种场合,可以跟你一起坐吗?」

「好呀,当然。」

「真不好意思耶,大家一直找馨哥哥过去。这种乡下地方,大家都认识,流言传得也很快。雅子姑姑离婚搬回来那次,也是相当不得了,而馨哥哥回来这件事,早就成为镇上的话题。」

「哈啊啊~所以才会大家都知道馨呀。不过,他看起来谁都不认识耶。」

我远远地望着馨帮喝醉的舅舅斟酒,陪阿姨们聊天,他脸上的亲切笑容在颤抖耶。

有时候,我会感觉到有人盯着我看。

小希好像也注意到了。

「真纪,你没关系吗?被不认识的人指指点点,还不客气地盯着看。」

「嗯——不可能不介意,但我习惯了。是说,我不想出纰漏,让别人说馨的坏话……啊,真鲷生鱼片真好吃~」

「……真纪。」

小希看着我随心所欲的模样,拧眉笑了起来。

「真纪,你真是不可思议。落落大方,真帅耶。如果有人一直在讨论我的事,我肯定会立刻就放在心上,都市人都是这样吗?」

「嗯?没有——都市里也是各种人都有喔。」

我啊,从上辈子就常因为外表特征被别人讲闲话,可能已经有免疫力了。

「只要有一个人认同自己,意外地就不会在意这种事了喔。该说是能对自己有自信吗?」

「那个人……是馨哥哥吗?」

「可能是吧~」

「咦——真好耶。有馨哥哥这样的男朋友,真教人羡慕——」

我微笑望着小希的反应,这时……

短短一瞬间,我跟遥远座位的雅子阿姨对上目光。

可能是她听到「馨」的名字,才会转头往这个方向看……

「欸,小希,可以问一下吗?雅子阿姨的事。」

「雅子姑姑?」

「嗯。小希觉得雅子阿姨是怎么样的人呢?你们常碰面吗?」

小希嘴里塞满宴席料理的寿司卷,「嗯」地沉吟一声,歪头思考起来。

「姑姑常因为工作不在家,所以不常碰到。不过我们有机会讲话时,该说她很爽朗吗?毕竟是都市人,个性很爽快,不会强迫别人接受乡下特有的价值观,也不会唠叨。她在东京好像发生了不少事,不过……我是满喜欢她的喔。」

「这样呀。」

我轻轻点头,感到有一点意外。

以前的阿姨相当神经质,有时还会歇斯底里,状态很不稳定。现在能跟别人轻松谈天,就表示她的精神状态平稳下来了。

「啊,对了,有个步履蹒跚的老婆婆住在别馆里,你知道吗?」

突然出现的这个话题,让我心脏猛然跳了一下。

因为昨晚,那个别馆老婆婆潜入主屋的场面,才让我撞个正着。

「嗯,知道,馨有跟我说。」

「现在应该都是雅子姑姑在照顾她喔。听说她以前在这个家里帮佣,没结婚也没有亲戚,所以就在我们家养老。爸爸说的。」

接着,小希略微垂下视线,将自己摆在大腿上的双手倏地握紧。

「小希?」

「我从小就有点怕那个老婆婆。虽然不太有机会跟她接触,也没有讲过话……但偶尔我会看到她半夜去后面的庭院,抬头望着星空掉眼泪,简直就像这一带的『天泣地藏』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