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七卷 妖怪夫妇与传说同眠

第二章 传说的秘境(一)

「咦?要我跟你一起去你妈妈老家的法会?」

那是晚饭时的事。

正当我张开大口,将面皮偏厚、富有嚼劲的大颗香蕉煎饺塞进嘴巴里,吃得不亦乐乎时,馨开口拜托我这件事。

「馨,你妈妈的老家,我记得是九州的……大分吧?」

「嗯。从东京去很远,所以我也不会勉强你,毕竟整个黄金周都会耗在那里了。」

「比起这个,我这种外人去参加法会好吗?你过世的外公,我连见都没见过耶。」

「我爸说没关系,而且还说要帮我们出旅费。」

「……」

我再夹起一个煎饺,送入口中嚼了起来,才拧起眉间稍微思考片刻。

老实说,我担心馨。

「我知道了。好,我也去吧。」

「咦?真的吗?」

「不是你自己提议的?怎么还一脸那么惊讶的表情啦。」

馨停下筷子,神情略带忧虑地望着我。

「因为你平常不会答应这种事吧。乡下的法会跟都市简单的法会不同,很多邻居跟亲戚都会来,你不是很怕生吗?到时应该会很紧张,搞不好还会被捉弄。」

馨的意见非常有道理。我面对妖怪时轻松自在又霸气,可是一旦面对人类,就会像刚到新环境的小猫一样害羞文静。

「我当然也是会紧张啦……但你都这样问我了,就表示你一个人回乡下会不安呀。」

「才、才没有!我是担心黄金周我不在,你可能会很寂寞啦!」

砰。馨将装着麦茶的茶杯放回桌面,莫名害臊起来。

另一方面,小麻糬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拿叉子想要叉起小番茄,正陷入一番苦战中。小番茄都从盘子上飞出去了,我只好赶紧捡回来,再送到小麻糬嘴边给他。

小麻糬每次啄番茄时,番茄汁液都会四处乱喷。

「浅草有阿水、影儿跟木罗罗在,还有阿熊跟阿虎,我没有什么好寂寞的呀?而且小麻糬也会陪我呢~」

「噗咿喔~」

「哼。那你就跟眷属们一起待在浅草就好啦。」

馨一边喝味噌汤一边赌气地说。

「啊哈哈,馨,不要生气嘛。我不是说会去了吗?我们是没钱的穷学生,既然你爸爸要出钱让我们去九州旅行,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呀。说到大分,我只有还是小学生时,你常送我香橙法兰酥当土产的印象耶。」

「……对耶,当时很常买那个。毕竟大分的香橙产量是日本第一呢——」

话题差点偏掉,馨便清清喉咙。

「大分呀,可是源泉数量日本第一的温泉县,像是别府温泉、由布院温泉,这些应该就连你都有听过吧?」

「嗯,嗯,有听过。」

「但我妈老家的乡下不是温泉乡,什么都没有。不是山,就是河跟田,再来就没了。」

「哇——到处都是大自然耶。」

我开朗地回应,内心却因某件事而不安。

在那场法会中,馨肯定会相隔一年跟妈妈再度碰头吧。

一年前他爸妈离婚的那场骚动之后,我知道他跟爸爸还满常联络的,但馨从来没向我提过他跟妈妈的互动。应该说,他们几乎没有互动吧?

为什么事到如今会突然叫馨去参加法会呢?我不懂。

馨的表情虽然一派轻松,但他对家人的情感,特别是对妈妈的情感,非常复杂。

对酒吞童子……还有馨来说,「母亲」是极为重要的存在。

那个鬼也是,成长过程中没办法获得丝毫母爱的关怀,是一个遭到嫌恶的鬼。

甚至这辈子也遭妈妈讨厌,全家四分五裂。我想,馨认为这件事是自己的错。

是自己的存在,让情况恶化至此的。

可是,家人就是家人。有的时候,暂时分开一阵子,让各自有空间去重新审视自己,然后才终于能够如常对话,这也是有可能的不是吗?

特别是对现在的馨来说,酒吞童子以外的连结和羁绊很重要。

我也想要跟着,将那些如同拼图碎片组成馨的事物,毫无遗漏地全捡起,跟馨一起面对。

因为当时,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家人逐渐分崩离析。

今年的黄金周刚好跟学校的创立纪念日和补假接在一起,我们学校总共连放九天假。

连假的第一天,我们就启程前往大分了。

我们曾犹豫过是否要带小麻糬去,但由理说只要化身为「企鹅宝宝的布偶」就好了,还帮忙特训小麻糬学习那个术法。好不容易才赶上黄金周,于是我们便连小麻糬都一起带出门了。

出发啰!从东京浅草,前往九州大分。

浅草的好处就是,只要搭都营地下铁浅草线开往羽田机场的车,就可以直接抵达羽田机场,不用转车。

我几乎没来过机场,傻傻杵在羽田机场的宽广航厦中,不晓得下一步该做什么才好,全都仰赖老公大人拖着我完成登机手续和行李托运。

「欸,小麻糬要算什么呀?宠物吗?一定要当作宠物托运吗?」

「不用,这家伙现在是布偶啦。小麻糬,你听好,要乖乖的喔。由理教你乔装成布偶的诀窍,你应该都掌握住了,你一定能办到……」

「噗咿喔~」

小麻糬从馨的背包探出那张傻乎乎的脸,应了一声。

他虽然是妖怪,但只要乔装成企鹅宝宝时,一般人也可以随时理所当然地「看见」他呢。他是月鸫的时候,大家却又「看不见」,真不可思议。

我还想说小麻糬大概会紧张到在背包里僵硬地颤抖吧,结果看起来却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只是乔装成表面有缝线、身躯柔软的企鹅宝宝布偶。

「哎呀,真可爱~像是水族馆会卖的周边商品。」

「问题是随身行李检查了。」

我们打算将小麻糬放在包包里带上飞机。他外表看来就像是布偶,就连随身行李检查也顺利过关。太厉害了。

我们终于放下心来,到机场里的小卖店买机场便当,准备要登机了。

上次搭飞机已经是小学时,跟爸妈去北海道旅行那次了。

「啊、啊啊、好晃喔、天啊真的好晃喔,馨!还喀哒喀哒地响!」

「你、你冷静点。起飞跟冲进云层时本来就会晃啦。不会掉下去的啦。」

「你不要讲掉下去这种不吉利的话啦。咦?耳朵好像有点痛……」

「因为气压变化的关系啦,你吞个口水,或是打个呵欠。」

相隔许久的搭飞机体验让我们两个都吓坏了,方寸大乱。

等回过神来才发现,两人出汗的手已经紧紧握在一起。啊,我们上辈子是大妖怪夫妇。

等到飞机穿出云层上方,机身的晃动就平稳下来,窗外是整片蔚蓝的天空。

「唔、唔哇啊啊啊啊~」

我像小朋友一样紧紧贴到窗户上,兴奋地望着难得有机会看见的天空上方的景色。

正下方是无边无际的整片云海。

小时候我还想过,真想摸摸那些云,在上面走路。

「喂,你现在就要打开便当喔?」

「我肚子快饿死了,出门前早餐又吃得很早。」

这次买的机场便当是「若广的鲭鱼寿司」跟「天之屋的鸡蛋三明治」,这两样都是机场便当中的热门菜色。

「就是这个鲭鱼寿司,我在电视上看过以后,就一直想要吃吃看了。」

「里面有放紫苏跟糖醋渍姜片,绝对很好吃。」

在机场便当中稳居高人气,若广的鲭鱼寿司。

寿司切好后用保鲜膜包起来,摆在盒子里。脂肪丰富的烤鲭鱼肉厚油丰,鲭鱼和醋饭中间夹的糖醋渍姜片跟紫苏发挥了清爽的画龙点睛之效。这实在太好吃了,就连醋饭也松软可口。

「但缺点就是手上会沾到鲭鱼的油味耶。」

「鲭鱼的脂肪为什么这么容易黏在手上呀……」

但没关系,便当有附湿纸巾。

小麻糬待在脚边的包包里,一直从缝隙盯着我们。所以我装作要从包包里拿东西,悄悄将鸡蛋三明治递给他。

天之屋的这个鸡蛋三明治,一口咬下,煎蛋里的高汤就会渗出来。美乃滋跟黄芥末的组合微微呛鼻,味道扎实,有饱足感。小麻糬似乎也爱上了,还偷偷从包包里伸出手来。我观察周遭情况,赶紧又拿了一块给他。

享用完美味的食物,就想要睡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