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小说─女子学院的远足(2/4)

「点就给我吧。相信您习惯,就不感排斥了。蚯蚓就是一弱又无力的生物,什怕的。即使是同树般的巨型蠕虫,我龙族轻松打赢呀。」

「妳误了,我并非因打不赢才感排斥喔?」

我回租船处,又向店租钓具。间店似乎一手包办此处所有的观光业。

虽说是我毕生一次体验钓鱼,却功钓一条身散虹光的鳟鱼。

「啊、钓了!条鱼算挺的吧?」

「尺寸说算是入门级,是恭喜姐您钓鱼了!」

「话说……该怎鱼拿呢……?」

着被拖岸不断跳动的那条鱼,我完全不伸手抓。

「姐您连鱼不敢碰吗?」

熙雅莉丝同感傻眼将双手扠在腰。

「是的,因鱼的表面同十分光滑……那副滑溜的子像很难抓……」

「是哪门子的歪理,您就老实承认己是基生理的排斥嘛。」

熙雅莉丝同露苦笑,俐落从钩子取鳟鱼。

「姐您有那办不的情耶。」

「毕竟我不曾炫耀己是无所不。」

候经常被姐姐取笑件。姐姐就比我外向动。尽管比喻不太听,但经常像一条鱼那滑溜钻进人群中,很快就打一片。

「说是。老实说让我觉挺的,感觉姐您有离我远。」

熙雅莉丝同说段令我感匪夷所思的感。

「妳怎说话?我每在校见面不是吗?」

「毕竟您是生干部,总让人觉与众不同呀。」

熙雅莉丝同露落寞的笑容。

我并有变与众不同──我是说,却又认产生法是莫奈何。

且清楚熙雅莉丝同的表情,莫名有做错的感觉──

「我、我……永远是妳的姐!」

是我此宣言。

「……嗯,我永远不忘记句话的。」

熙雅莉丝同双颊泛红点了头。

既助一扫中的霾,其余琐就什纠结了。

钓完鱼,很快就午餐间。

我与熙雅莉丝同在湖畔的草享午餐。

租船店老板帮我烤的鳟鱼装在盘子。

「我次带了五层式的餐盒。」

「咦?五层?点分量够妳吃吗?难不妳在减重?」

我是使妈妈保存的七层式旧餐盒。纵竹子材质的餐盒曾被修补,却是非常耐。

「因今待在姐您的身边,的分量应该相充足。我相信有机捡剩的。」

「捡剩的?」

不久,我便明白熙雅莉丝同表达的意思。

「莱卡同,请尝尝我的煎蛋卷。」「我今有带些鑫鑫肠喔。」

见同接连己带的餐点分给我吃。

「那,我很感谢的意……但是单方面受惠令我意不,请各位别客气,从我的餐盒挑点东西吃……」

「莱卡同真是太客气了。」「菜是我亲手做的喔。」

有接受我的提议,是我的餐盒很快就被各配菜给填满了。

不是同班同,就连其他班级的生加入分送配菜的行列。

正我不知该何是际,待在我身旁的熙雅莉丝同一脸不关己轻笑声。

「莱卡姐,您简直像是征收保护费的贪官呢。」

「的比喻太难听了吧。」

「不是基仰慕姐您才做的,果拒收才失礼喔。」

每位同喜形色配菜放入我的餐盒。

「所有人将姐您的努力在眼,就像今日的远足是您一手包办吧?」

「明明我并有外透露趟远足是我负责规划,结果是瞒不任何人。」

「慰劳姐您,因此您就坦率接受的意吧。」

既是被人感谢,我就欣接受吧。

「我明白了。别饿着肚子,稍微分我一点就。」

排队的同纷纷的尖叫声。

『将配菜分送给我』就持续了一段间。

「生的干部给人一难亲近的感觉,不莱卡同您就显特别亲切。」最一位同我说。

既同年的同我不有疏远感,且觉我是相处的人,表示我付的努力有白费。

我从位同的餐盒收一块红烧。

排长龙的队伍终散,已不见任何人等在一旁。

「姐,吃完饭做什吗?气,睡午觉喔。」

「主意是很不错,问题是倘若我睡头,遵守集合间,就等是怠忽职守。」

「那您枕在我的腿午睡。我醒着的话,您就放了。」

「枕在腿啊。姐姐前让我枕在的腿休息。」

「居枕在名鼎鼎的长腿休息,姐您真是拥有世最极致的权力呢。」

「妳别调侃我了。真说,是姐姐逼我躺在的腿──」

就在此──

晴朗的空忽乌云密布。

是变了吗?不,我飞的候,并有现附近存在着此片的乌云。

那群是洛克鸟吗?

不,那是龙。

且是一群有着蓝白肤色的龙……

那不是蓝龙吗!?糟了!

蓝龙是红龙的敌,长年曾次袭击我。

那群蓝龙在附近降落,化人形向我走。

带头的蓝龙是熟面孔。

就是负责率领蓝龙的芙拉托缇。

说是姐姐的劲敌,我亲眼目睹几次两人的争斗。

换言,是够与姐姐一较高的手,光凭我实在赢不了……

「说怎有一群红龙现在蓝龙的势力范围内,结果全是些很弱的伙。是太不堪一击的话很无聊耶。」

原此……是蓝龙经常的点。

怪不此处冷清。

许红龙害怕不停颤抖。

「芙拉托缇姐头,打赢群伙啥炫耀的,我干脆回算了?」「光是见我现就快被吓哭了。」「真叫人扫兴。」

虽说有些窝囊,但我真希望直接离。

此一,稍微忍气吞声便息宁人。

偏偏情那顺利。

芙拉托缇此注意我了。

「咦,妳是蕾拉的妹妹吧。瞧妳那套制服是蕾拉就读的校吧。意思是逮住帮伙,蕾拉或许赶。就场战了!」

「原此!」「不愧是芙拉托缇姐头,真是太聪明了!」「确实是方法!」

糟糕!再害其他人卷入危险!

「请等一!」

我走芙拉托缇的面前。

「若是将蕾拉引,妳需与身妹妹的我一决高,再我掳走即。请不其他同动手。我红龙十分重视荣耀,无论面何人的挑战愿意接受,但是不齿那些野蛮的打架。麻烦妳别其他同卷入战斗!」

我将一手贴在口此放话。

就算我是刚加入生的新人,非保护同不!

我直视着芙拉托缇的眼睛,与谈判。

「…………」

所保持沉默,必是在思考不接受我的提议。

「……………………妳表达啥啊?复杂让人听不懂。难打架不是打架吗?」

结果竟是牛弹琴!

「因有理由动手才动手,情就是简单。妳战吧!」

蓝龙咆哮的同,本校同吓惊声尖叫。

芙拉托缇则是着我,害我无法轻举妄动。

「人一眼就了,妳是面最厉害的。」

「妳我是姐姐的妹妹才认吗?」

此人一直总爱纠缠姐姐。

所我姐姐的妹妹已。

尽管很令人火,但实力说是莫奈何。

「那回,纯粹是基直觉。」

「是凭直觉吗!?」

「本姐芙拉托缇的直觉是很准喔。比方说遇岔路,是不知该往左是往右走的话,人就凭直觉猜,且有五的机率猜中喔。」

「的机率算是很正常吧……」

「那点不重!就让妳瞧瞧什才叫做打架中的打架!」

芙拉托缇向我袭。

正因坚称是打架,动显破绽百,简直就跟喝醉的流氓毫无分别。

偏偏在我动攻击,竟更快的速度使一记侧踢。

就算的动充满破绽,身手却相敏捷。

我膝击挡侧踢。

本说就够挡住攻击。

不──

我突脚步不稳。

芙拉托缇居尾巴缠住我的另一脚!

了!蓝龙不同红龙,是在化人形保留尾巴的族……

我在应战提防点才行!

见我失平衡的芙拉托缇,打算拳头追击吗?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