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旅途路上的日常风景

#050. 印章 「这是什么?也帮人家刻一枚嘛~!」

一如往常的上午时分。一如往常的宅邸庭园。

劈柴劈到一半的我,正稍事休息。

我坐在树墩上,用小刀和信手拾来的木材,刻制着忽然想到的某样「小东西」。我将木料削成几公分的长条状,在木条的顶端部位进行精细加工,把『文字』刻在上头。

「欧里昂,你在做什么啊?」

我家女孩里的那一匹劣马,蹦蹦跳跳地凑了过来,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不对,说这丫头是『劣马』──或许对『马儿』太失礼了。毕竟我家还有另一匹马儿,人家可是个认真工作的好女孩。

那么该叫这丫头什么呢?

「喂,这是什么啊~?是什么秘密吗~?还是『猜猜是什么』的游戏?欸,我想想──」

因为她开始说起可爱的傻话,我决定告诉她答案。

「这是叫做『印章』的东西。」

「哎,你怎么直接说出答案了啊~……话说,『印章』是什么东西啊?」

亚蕾妲如此反问道。

从她的表情来看,她似乎不晓得什么是印章。

说不定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印章。这种事情只要问一下莫琳大概就能弄清楚,不过如果对象是亚蕾妲,就很难断定究竟是印章真的不存在,还是单纯是这丫头不晓得。

「把这个盖在纸上,就能用来代替签名。」

「哇~怎么弄啊~怎么弄啊~?」

「我想想啊……」

一旁恰巧有朱红色的花朵,所以我就从花瓣里挤出一滴红色的汁液,将汁液沾在印章的顶端部位。印面上的「欧里昂」也正好雕刻完成。

于是我将那颗印章──

「咚」地一声。

盖在亚蕾妲的额头上。

「咦……等等!够了喔!你不要乱弄啦~!」

亚蕾妲将手伸到额头上,使劲擦掉我特别盖上去的「欧里昂印」。

「搞什么啊,你讨厌被我写上名字吗?」

「倒也不是讨厌啦……不是啦!讨厌,嗯,当然很讨厌啊。被别人写上名字什么的,别开玩笑了。」

「这样啊。」

我应了一声,随即拿起印章,在亚蕾妲的全身上下「啪哒啪哒」地盖了起来。

先是脸颊,再来是肩膀,然后是上臂,最后在手心和手背两面也盖上印章。

「你够了喔!喂──你有在听人说话吗!?不要在人家身上盖章啦~!」

「你讨厌吗?」

「倒也不是讨厌啦……不是啦!讨厌!讨厌!讨~厌~!」

「把胸部给我露出来。那里也要盖个章。」

「你是傻了吗?你脑袋有问题吗?」

「哼,如果非要选的话,你还是屁股比较诱人呢。把屁股给我露出来,我要在上头盖个章。」

「你够了喔!笨蛋!」

亚蕾妲已经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我重新回到手边的作业上。方才刻的是类似便章的小尺寸印章,现在刻的则是正式文件用的大尺寸印章。

倘若这个世界没有「印章」这种东西存在,那么将它推广出去或许挺有意思的。我就先来刻个几枚样品,然后交给丽兹处理吧。

亚蕾妲坐在圆木上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手边的动作。

「喂,也帮人家刻一枚嘛。」

「帮你刻一枚?为什么?」

「不告诉你~」

「你找死吗?」

「没有没有!我告诉你啦!我说就是了!……人家想要拿着到处盖啦。」

「真拿你没办法呐。」

于是我帮亚蕾妲刻了一枚便章大小的印章给她。

「这个……该怎么念啊?」

「这是某个遥远世界的象形文字。」

印章上头只刻着一个『汉字』──

一个大大的『劣』字。

「咦~咦~咦~这个字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字啊,是代表著『优秀』的意思。」

「咦~咦~咦~这个字是指我吗?」

「嗯,是你专用的。这个字简直是为你而生。」

「哇~哇~哇~人家还是第一次……从你手里收到礼物呢。」

「嗯?是这样吗?」

「是啊。」

「不对不对,给我等一下。你现在穿在身上的衣服和武装,不都是──」

「这些都是魔物掉落的装备,而且是从我自己打倒的魔物身上取得的东西,你根本没有帮我任何忙。」

「哎……嗯,这样说也没有错啦……可是我应该还是给过你其他东西吧?」

「没有吧?你什么也没给过我。」

「啊,对了,明明就有啊。我不是每天晚上都在你里面射出一大──」

我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亚蕾妲狂风暴雨般的铁拳已经挥了过来。

就跟你说这样打人很痛了。

物理系高阶职业的全力出拳,足以突破能力数值的差距,削减我的HP。

「你想死吗?你要不要死一遍看看?」

亚蕾妲气呼呼地说道。

只要我不做任何抵抗,她是真的有可能直接用拳头揍死我。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可是相当不得了的事情。虽说和前前世相比,我完全没有认真锻炼自己,不过光是能对高等级的「勇者」造成1点伤害,就已经足以担任魔王军的中头目了。

只是魔王军已经不复存在。这个世界如今再和平也不过。

不过……我多少有点良心不安。

第一次送给这丫头的东西,居然是刻著『劣』字的印章,不管怎么说都有点过分。

「等一下,那枚不行,我另外再刻一枚给你。把那枚还给我。」

「不用了啦,这枚就好了。人家会好好珍惜的。」

「呃,我再刻一枚更好的给你……」

「不要。」

亚蕾妲背着手将印章藏到身后。

伤脑筋呐,再用其他方式弥补她好了。

今晚就好好疼爱她一番吧。

当天晚上,我和亚蕾妲啪了个天翻地覆。

我好好疼爱了她一番,直到她整个人失去意识、不管对她做什么都没有反应才罢手。

#051. 准备餐点 「因、因为……人家没有煮过饭嘛!」

早上时分。

啾、啾──在鸟叫声中清醒过来的我,突然发觉身旁躺着一名女子。

咦?这可奇了。

躺在我身旁的人是莫琳。

莫琳全身光溜溜地躺在我的身旁,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我昨晚和莫琳大战了三百回合,所以她会躺在床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截至目前为止,我从未在缠绵过后的隔天早上见到莫琳的睡脸。

当我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时,身为完美超人的莫琳,老早就已经离开被窝──并且备妥烤得香喷喷的面包、煎得恰到好处的培根,以及现磨现冲的咖啡。

附带一提,她可是在不吵醒前勇者(没被我察觉)的情况下,从床边溜出房间──我实在不明白她是怎么办到的。

目前这座宅邸里,有三个人是我的女人;天花板里偶尔还会藏着另外一个。

当我感到欲火焚身的时候,管它是早上、下午还是傍晚,基本上都会当场推倒她们,又或把她们按在走廊的墙壁上直接办起事来,并不会刻意等到夜晚时分。不过只要到了晚上,我还是会好好在床上干活。不疾不徐地花上大把时间,仔细疼爱我的女人。

晚上和我在床上共度欢愉的,有时是一个人,有时则是三个人一起。在三人齐上,或者加上躲在天花板里的库莎克──有复数人作为我的对手时,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出现被我疼爱过头的情形。

然而,有时候我兴头一来,就会特别想要尽情疼爱某一个人──像这种时候也只能请她们多多包涵了。毕竟在性事方面,我已经决定要为所欲为了。

莫琳依旧熟睡不醒。

昨晚恰巧就是我想尽情疼爱莫琳的日子。

我可能有点太勉强她配合我了。

证据就是──莫琳没有起床。

在昨晚最后的尾声阶段,这名完美无缺的美女,甚至连口水都淌了下来,意识也变得非常奇怪──

就在我迎来不晓得是第几次的终结,总算感到心满意足之际,莫琳也发出仿佛被勒死般的呻吟──在那之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