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在古老的王都(2)

餐,送上桌来的都是很正常的定食。

勇者套餐的内容是「汉堡排」。我超喜欢汉堡排的啊~早知道就点勇者套餐了~而且还附炖牛肉。

就在我们大快朵颐的时候——

「喂,欧里昂……你从刚才开始就有点怪怪的耶?总觉得你心情不太好……就算不是这样,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吗?你如果不想说的话,也不用勉强就是了。」

亚蕾妲对我这么说道。

当劣犬干出劣犬会做的蠢事时,我固然会不当一回事地随便敷衍过去——

但当她一本正经地向我提问时,我也得一本正经地回应才行。

我不情不愿地……开口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啦。就只是这座城市……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可是说想来这座城市的人,不就是欧里昂你自己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

「啊,对不起……我没有要故意欺负你的意思喔?」

我刚才被人欺负了吗!?被谁?你这头劣犬吗!?

「御主他啊,是想要用快乐的记忆,来盖过这座城市的辛酸回忆。」

「快乐的记忆……?」

「嗯。和我们三人——我、你,以及丝珂鲁缇亚——在一起的快乐记忆。」

「咦?那个……那个……和我在一起时……很快乐?……啊,嗯。」

亚蕾妲瞬间正襟危坐。她端正好坐姿,将手放到膝盖上。

这家伙在做什么啊?这家伙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啊?

明明只是只劣犬,干嘛一下就变得温驯起来。

笨蛋~笨蛋~大笨蛋。



夜幕降临,我们随便找了家旅馆入住。

我们预计在这座城市逗留一阵子,大概是几天或再长一点的时间。

我预付几十枚金币订下的这个房间,以另一边的世界来说,相当于总统套房的等级。

在亚蕾妲和丝珂鲁缇亚提升等级的同时,金钱也不断滚滚而来。再加上向公会报告那次哥布林歼灭战的成果之后,也拿到了一笔高额的赏金。我们的手头相当宽裕。

猎杀哥布林的收入相当不错。

细问之下才知道,那是个恶名昭彰的哥布林部落,已经有好几组新手冒险者沦为牺牲品。因此是相当高额的悬赏对象。最近就连盯上这笔赏金的中级冒险者,也全都栽在它们的手里。

据说统率整个部落的领主,拥有相当不凡的实力——不过我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就是了。

虽然我们是带着整栋宅邸上路,但旅途上都会选择投宿旅馆。如果不这样,感觉就不像旅行了。

我们在豪华的房间里,惬意地放松身心。

当我趴在附有顶盖的大床上,确认床铺躺起来舒不舒服的时候——

亚蕾妲那丫头跨坐到我身上,将她沉甸甸的屁股压到我的背上。

「喂?欧里昂?我们明天要去哪里玩啊?要去看什么东西吗?」

「哼。观光啊?我没什么兴致呢。」

「啊……你如果只想好好休息的话,这样也可以喔!我们就好好休息吧!」

「哼。」

我知道这头劣犬是在以她自己的方式关心我。

话说劣犬别干这种关心别人的事情啦。做得太明显了,有够不自然的。如果真的要关心别人的话,麻烦更不着痕迹一点好吗?

你是那种会在大家一起喝酒时,主动帮忙把烤鸡串解体的女人吗?是打算展现自己贤淑的一面吗?然后拿手料理是马铃薯炖肉吗?

「哼……如果你无论如何都想要出门去玩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带你去啦。」

「我非常想去!」

居然不假思索地回答了。

「阿助!阿助!欧里昂他愿意带我们出门了~!」

亚蕾妲说道。丝珂鲁缇亚则露齿一笑,我虽然没亲眼看到,但我能够清晰想像。

「我想去看歌剧之类的表演~!阿助也想看吧~!?」

「……那个、好吃吗?」

丝珂鲁缇亚这丫头,好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不过,亚蕾妲刚才说了什么?歌剧吗?那可是从礼服到鞋子,全身上下的行头都得特别准备的活动耶?

我是不怎么清楚这一边世界的观剧活动,不过应该是比另一边的世界更高档的上流阶层娱乐。

不难想像至少要有参加舞会等级的服装,才能够出席这种活动。

嗯~那头劣犬姑且不说,和丝珂鲁缇亚玩换装游戏,应该是相当赏心悦目。

嗯~那头劣犬的可取之处,也就只有那副好到有点浪费的身材,或许会很适合穿性感系的礼服。

至于莫琳的话,肯定和典雅大方的礼服很相衬。作为大人的她,有着成熟女性的风韵。

我自从抵达这座城市之后,心情就变得有些郁闷——虽然是我自己决定造访这里的——此时已稍微好转了一些。

我稍微有精神面对明天的到来了……

「那么——总之今天晚上……就先来快活一下吧!」

「欸~!我没兴致啦!」

跨坐到别人身上、用屁股诱惑别人的家伙,还敢说什么没兴致?

「等等!等——等一下!洗澡!至少先让我洗个澡!」

「别傻了!这样才好啦!」

「咿呀!不要啊~!咿呀~!咿呀~!」

「阿助、也要、参一脚。」

「那么,我就先去把浴缸的热水放满吧。」

丝珂鲁缇亚扑过来加入战局;莫琳则是一副不慌不忙、气定神闲的模样——

就在我们准备像平常那样,你侬我侬地搅在一块儿的时候——

「我们是王都警备队!现在以涉嫌诈欺的罪名逮捕你们!」

总统套房的房门忽然被打开——

几名武装男子冲进房间里。

……啥?


#043. 牢狱 「我们几个……为什么会被关进这种地方啊?」


一夜过去。

我们几个此刻身陷囹圄。

牢房的上方有一扇铁栅栏窗,早晨的阳光和「啾啾」的鸟鸣声,从那里传了进来。

我们由此得知早晨已经来临。

「喂,我们几个……为什么会被关进这种地方啊?」

亚蕾妲双手抱着膝盖说道。

「啊~讨厌啦。一看到铁栅栏……就让我想起以前的事情……喂,我可以把它弄坏吗?」

「别这么干啊。」

我们的眼前也是一片铁栅栏。我们此刻置身于石砌墙壁的包围之中,正面则是一片铁栅栏,就是那种一提起「监狱」,便会让人联想到的典型场景。

亚蕾妲那丫头,正以自暴自弃的眼神瞪着铁栅栏。

她大概是想起自己被关在奴隶木笼里,作为「商品」出售的往事。

那时的亚蕾妲,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没有能力破坏木笼。

现在的她,已成了高等级的乌鸦骑士。只要她有意,随时都可以扭开铁栅栏走出去;甚至有可能徒手打碎石墙。

我们并不是被强制逮捕,而是主动束手就擒。

前来逮捕我们的那群男子,不晓得是宪兵还是王都防卫队,总之类似这个国家的警察组织。

过去曾被勇者拯救的这个国家,将『勇者』、『大贤者』,以及勇者队伍的其他伙伴都供上了神坛——

冒充这些人的名号,似乎是一项重罪。

我们吃午饭的时候,莫琳曾表示自己是「大贤者本人」。

将莫琳的这番话当成开玩笑的女服务生,也提醒我们拿这种事情说笑很危险。她当时话里所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并不认为是那名女孩跑去检举我们。我一向主张可爱的女孩子和漂亮的美女不会是坏人。跑去检举我们的可能是店里的其他客人,又或者店里也有宪兵的相关人士在用餐。

话说回来,光是报个名号就会被扔进监狱……并且遭到治罪……

我哪知道有这种法律啊。

即使是拯救这座城市的勇者大人,大概也想不到五十年后会衍生出如此愚蠢的法律吧。

啊~我还敢跟各位看倌打赌喔~毕竟勇者本人就在这里嘛~

「喂……我们应该马上就可以出去了吧?……他们会放我们出去吧?」

「天晓得呢。」

我答道。亚蕾妲那丫头一脸坐立难安的样子。每隔几分钟就跑来问我「我可以把铁栅栏弄坏吗?」,你对铁栅栏的心理阴影有这么严重吗?

「什么叫『天晓得』啊。我们要是一辈子都被关在这里,就全都得怪欧里昂你啦……」

为什么一下子就跳到一辈子去了啊?你对铁栅栏的心理阴影有这么严重吗?

「欧里昂、好,亚蕾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