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始之地(2)

事情啊。

「我问你,阿助……你也是吗?也这么觉得吗?……你知道勇者吗?勇者?」

丝珂鲁缇亚正用两手拿着杯子,「咕嘟咕嘟」地喝着水。我战战兢兢地向她问道。

「『勇者』?……那个?好吃吗?」

我得到了非常有个性的回应。

对在城市底层以窃盗为生的盗贼少女来说,她的常识水平大概就到这里吧。

「这么说来,御主。在最一开始的时候,丝珂鲁缇亚曾经说过要把您吃掉对吧?」

「嗯。」

听到莫琳的话,丝珂鲁缇亚点了点头。

「是那意思?你真的是指要吃掉的意思喔?」

她不是在装傻,而是讲认真的。魔物女孩,实在令人畏惧。

我和这家伙滚床单时,总会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原来就是这个原因吗?

「啊,欧里昂,不是啦,阿助不是那意思啦。」

终于回过神的亚蕾妲,「啪哒啪哒」地挥手扇着脖子说道。

这边又是在搞什么鬼啊?

「不是那意思」是什么意思?

「来啰,勇者定食四人份……让各位久等了。」

老板娘将餐点送了过来。

不难想像我在用这份餐点时,脸色有多么难看。



「勇者、好吃、好吃好吃。」

在饱尝当地名物之后,我们几个人都歇了口气。

「哦哦,原来所谓的『温泉』,是指从地面涌出来的热水啊。」

亚蕾妲已完全和老板娘打成一片。

「你喔,连这种事都不晓得吗?」

「因为欧里昂你根本没告诉我啊。只会在那里『温泉』、『温泉』的,一副好像你最懂的表情。」

「御主,这个世界的温泉可是很罕见的喔。」

「原来是这样啊。」

「莫琳小姐一说什么,你倒是马上就听进去了。」

「呵呵呵……」

我和亚蕾妲一如往常地拌嘴,老板娘见状笑了起来。

那是叫「爱哭痣」吗?长在她眼睛底下的那颗痣,给人一种妖艳感。

「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看到你们几个人的样子,连我也开心了起来。」

面对这么说的美丽老板娘——

「这里也提供住宿吗?」

我如此问道。

「有的,后头还有露天温泉喔。」

「什么什么?『露天』……『温泉』?那是什么啊?」

「那个、好吃吗?」

我家的两名女孩都歪起了脑袋。

看到她们这副模样,老板娘再次以手掩嘴笑了起来。



「哇~好大啊。」

亚蕾妲整个人活蹦乱跳。

即使是拥有现代人感性的我,也对这座露天温泉十分满意。

这是一座大小足以称作「池子」的豪华露天温泉。

我家女孩里吵吵闹闹的那一个——正「啪唰啪唰」地打着热水。

「别在里头游泳啊,笨蛋。」

「咦~?没什么不行的吧?又没有其他人在。」

露天温泉里没有其他投宿的客人,处于被我们包场的状态。

虽然这里是混浴,但我们几个人都不会在意这种事。

就只有亚蕾妲在脱衣服的时候,絮絮叨叨地念了一大堆,像什么「你把头转过去」啦,或者是「这样很害羞」之类的。

肌肤微微染上樱色的莫琳,陪在我身旁。她静静享受温泉,我也用眼睛好好享受她从热水中浮出的美乳。

我家女孩里安静的那一个,环抱双膝浸在温泉里。她连嘴巴也浸到热水里「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泡。



「怎么啦?你讨厌洗澡吗?」

这么说来,这家伙是野生混血魔物出身,所以似乎没有洗澡的习惯。

一开始抓到她的时候,我用甲板刷使劲把她刷了一遍……那件事是不是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

「绝对是欧里昂的错啦!谁叫你要用那种刷子,那么用力地刷一个女孩子。」

「不是。被人刷、很舒服……害怕、溺水。」

原来如此。

蜘蛛下不了水嘛。

「咦?阿助不会游泳啊?那要我教你吗?」

「就跟你说别在里头游泳了。」

我们充分地享受了温泉。



到了夜里。

我独自溜出寝室,朝通往楼下酒吧的方向走了过去。

老板娘正一个人在收拾店里。

当地的常客会在一楼酒吧喝到很晚。

「我喉咙干得很,能给我一杯水吗?麦酒也行。」

我随便找了个收拾到一半的座位坐下。

「给你。」

送上来的是麦酒。

和另一边的世界相比,这一边世界的酒好喝太多了。我这样认为。

「你似乎大大地快活了一番嘛,你这好色之徒。」

「咦?」

老板娘是在揶揄什么,我一瞬间没意会过来。

过了几秒——我才意识到,她是在说我和三名女伴「打了一仗」的事情。

呃……

最近几乎都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

吃、睡、做。

——这三者的比重,感觉已达到同等程度。

之前只有莫琳做我的对手时,我还得顾虑到她的体力问题——

但现在可是有三个人。

感到欲火焚身的话,就算立刻推倒她们也完全没有问题。

莫琳自不用说,亚蕾妲和丝珂鲁缇亚也都是我的女人。

「听到那样的声音以后……会、会让人很在意呢。」

老板娘一边频频抚着波浪状的头发,一边这么说道。

原来如此。声音都传到房间外头去啦。

顺带一提,我家的两个女孩,一个很吵,另一个则很安静。

可是——

老板娘为什么一副黄花大闺女的反应啊?她应该早就不是那年纪了啊?

我略微沉吟了半晌——

哦哦,原来如此,我懂了。

「明明是这样的大美人,真是可惜呢。」

「讨厌,你在说什么啦。」

老板娘用抹布一个劲儿地擦着桌子。她只是不断擦着同一个地方。

从老板娘那种反应来看——她并不是没有经验,而是有好一阵子没做了。

「这家店,是你一个人独自经营的吗?」

我如此问道。

白天和晚上操持店务的,好像都只有老板娘一个人。并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

至少我感觉她不像是个有夫之妇。

「旅馆的事情偶尔会请女孩子来帮忙,酒吧的工作一直只有我一人。」

「这样啊。」

我点头道。

那就没问题了。

我一口饮尽剩余的麦酒后站起身来。

我挨到老板娘的身旁站着,把她整个人搂进怀里。

「咦……那个,你这是?」

吃、睡、做——即使是这三者的比重已达到同等程度的我,也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来上几句浪漫的情话。

我在向亚蕾妲求爱时,都是直截了当地说「跟我做吧」。尽管她会向我送上巴掌拳头,并痛骂「真没情调!」,但还是会这样顺其自然地做下去,反正结果圆满就万事OK……

「……让我来填补你的空虚吧。」

嗯,八〇分吧。

一句说不上很好,但也称不上很糟的挑逗情话,就这样从我嘴里蹦了出来。

下次来练习一下好了。

丝珂鲁缇亚的话,就算跟她说情话,表情也不会有任何变化;莫琳则是就算跟她说了,也肯定不被当一回事。

亚蕾妲的话,恰好很容易有反应,就拿她来做练习吧。

……然后,老板娘的反应是?

「不行啦……不能这样做。」

老板娘表示拒绝。

嗯。

不是说「我」不行,而是她不能「这样做」啊。

不过,这也可以解释为「嘴巴说讨厌心里却喜欢」的表现。

如果求爱一遭到拒绝便马上选择放弃,一开始就不应该去挑逗对方。

对那些被称作『好色之徒』的人来说,死缠烂打大概也属于礼节的一环吧。

我并没有特别觉得自己是『好色之徒』。我只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在喜欢的时候做喜欢的事。

如果这样做会被人称作『好色之徒』,我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想。

我更加用力地搂紧在我怀里忸忸怩怩的老板娘。

成熟女性的丰腴肉体,为我带来了新鲜的感动,那是和亚蕾妲、丝珂鲁缇亚及莫琳的身体都不一样的风味。

尽管刚才也在楼上激战了好几回合,但我的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