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和伙伴一起

#016. 前勇者的欢乐教学 「杀死、吃掉、两者、都不可以?」

「那么,我们开始上第一堂课的课程。」

我登上『讲台』,面向两名『学生』说道。

作为『教室』的,是宅邸里多不胜数的其中一间房间。

『学生』则是阿助和阿格——啊,不对啦,是丝珂鲁缇亚和亚蕾妲两人。

而担任『教师』的,则是我和莫琳。

我们一个是前勇者,一个是作为前勇者『师傅』的女子,因此世上大概没有比这更豪华的教师阵容了。

「为什么是欧里……主人来教我们啊?如果是莫琳小姐来教,倒还可以理解。」

然而,我家女孩里性格嚣张的那一个——阿格……啊,不对,亚蕾妲看起来有些不满。

「欧里昂、教学?阿助、学习?」

我家女孩里性格老实的那一个——丝珂鲁缇亚睁着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或许是从未在人类社会里生活的关系,她的视线从正面直接和我对上。

被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虽然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但因为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所以没有出声制止。

「阿助、第一次、学习。」

丝珂鲁缇亚面无表情地说道。她看起来有点开心。

她的学习热情相当旺盛。

「我……我也一直有点憧憬……去『学校』之类的地方……」

亚蕾妲说道。从她脸上也能看出一丝喜悦。

「那么,我们首先从一般的道德原则谈起。」

我说道。

课程开始了。

「杀人是可以被允许的行为吗?——你们怎么想?」

「咦?等等——?从这种问题开始?」

亚蕾妲大喊。

但是对她的同学丝珂鲁缇亚来说,我们必须从这个问题开始才行。

「哪一边的?人?」

「你说的『哪一边』是?」

我以问题回答丝珂鲁缇亚的问题。

人不就是人吗?还有分种类啊?

「御主,我想丝珂鲁缇亚的问题,是指『人类』和『魔物』。」

莫琳这么告诉我。

哦哦,原来如此。对处于两者中间的丝珂鲁缇亚来说,两边都是一样的呢。

「阿助,那我们就把其中一边称作『人类』,另外一边称作『魔物』吧。」

「嗯、明白了。」

丝珂鲁缇亚应道。

并且再次直勾勾地盯着我。

真听话~

不妙~她变得有点可爱了。

「我怎么觉得,我们是从一些理所当然的事情开始学起啊……」

另一位学生似乎很有意见。

我指着那个不可爱的家伙说:

「那么,阿格,你来回答刚才的问题——杀人是可以被允许的行为吗?」

「咦?我吗?……咦?当、当然是不行……啰?」

「那当你遭到对方袭击的时候呢?」

「咦?那、那就应战啰……如果不用杀人便能了事,我会手下留情。」

「这么说来,你之前在冒险者公会被人纠缠时,并没有直接把对方宰了呢。」

「那是当然的啊。」

「——问题继续往下啰?山里有山贼、海上有海盗,当你在迷宫深处遇上盗贼时又该怎么办?虽然也有只是冲着金钱和物品而来的时候,但多数情况下,对方都是抱着杀意前来。就算把金钱和物品交出去,也不一定能平安离开——尤其是女人。」

「那就宰了他们。」

亚蕾妲毫不犹豫地答道。

她以冰冷的眼神回答这个问题。

嗯,回答得好。

眼神也相当不错。

我当初买下的就是这样的眼神,而不是最近那种像是劣犬的眼神。

「那么,现在就有『可以杀』和『不可以杀』这两种情况……这两者的区别在于?」

「不好吃、难吃、的时候。」

丝珂鲁缇亚立即答道。

但是这个回答太过与众不同了。

「不对,我们不会吃……就算不得不杀死对方,也不可以把尸体吃掉喔。」

「如果是、魔物?」

「那就吃掉没有关系。」

「人类、不吃。动物、魔物、吃。」

丝珂鲁缇亚似乎能够理解。

「为了保险起见,我顺便问一句……你之前有吃过人类吗?」

「还……没有。」

「这样啊。我稍微安心了呢。」

「咦?那个,阿助……?可是你和欧里昂决斗那次,不是说过要是赢了,就要把他吃掉之类的话吗?」

「那是、不一样的、意思。」

「这、这样啊……是怎样的不一样啊?」

「秘密。」

「……那么,你的回答呢?阿格。」

「所以那个『阿格』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呃,遭人袭击,或为了自保的时候。」

「也有可能是我们这边去袭击人家吧?」

「那么,呃……那就是和人交战的时候?」

亚蕾妲沉吟半晌,说出了正确答案。

「没错。」

我点头同意她的答案。

当学生独力找出问题的正确答案时,教师的职责便是给予她们这样的回应。

「和敌人以命相搏时,杀死对方是可以被允许的——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敌人带着武器,已经把家伙亮出来的时候。换句话说,就是看对方有没有携带武装。」

我进一步说明。

「如果对方不打算采取谈判或交易等和平的方式,只想要以威胁或暴力解决事情,把他们干掉也无所谓——不过,也要视场合时机和情节程度而定啦。」

即使是非武装状态,也不一定代表对方打算和平解决。有些恶徒甚至比马上亮出刀子的小混混更加恶质。

「这样子会不会太粗暴了点啊?」

「如果不想被人粗暴地对待,一开始就不该采取暴力的手段。从行使暴力的那一刻起,就应该认清自己也会遭到暴力回击。」

即使是比这边的世界还和平一些的另一边世界,也有这样的不成文惯例。

只有做好被射杀觉悟的人,才有资格拿起枪——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和这边的世界相比,我觉得另一边的世界实在太和平了。

尤其是日本之类的国家。

「另外,这个原则也适用于我们自己……既然我们自己拿起了武器,被人干掉时就没有资格抱怨。」

「fight、and、eat。如果输了、就被吃掉。这是、大自然的、法则。」

丝珂鲁缇亚深深点头道。

「不对,就跟你说不会吃了。」

我针对这点进行订正。

「这样啊……是这样没错呢。动物在进行狩猎时也是,一旦狩猎失败,自己便可能沦为对方的盘中飧……」

亚蕾妲也接受了这样的看法。

这么说来,我记得这家伙是已灭亡的边境部落出身。

「我来补充说明一下。」

——莫琳这时插嘴说道。

「冒险者公会方面,是允许成员为了自卫而战斗。成员若是基于自卫而杀伤不属于公会的人员,公会方面不会予以追究。而若是公会成员之间发生争执,公会方面会传唤双方,听取事情的经过,并视情况进行惩处。阿格前些日子在公会里碰上的打架事件,因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所以被自动认定为基于自卫而做出的行动……因此和从属于公会的冒险者发生争执时,最好尽量选在大庭广众之下,或者是有见证人在场。」

「像阿格这样的人……可以预期会遇上不少争执的情形……」

「毕竟你是大美人嘛。应该会有不少人盯上你喔。」

「哪、哪有……大、大美人……什么的!那、那和这无关吧?……对吧?」

哈哈哈。捉弄这家伙可真有趣。

不过,姑且不说「大美人」的部分——

带着等级13级的战士前往公会时,周围的人的眼神可真是炽热。那是希望亚蕾妲加入自己队伍的眼神。

这个世界并非现代世界。

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相当于『法律』的东西——

但那是只适用于从属团体内部成员的「当地规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