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调教奴隶女孩(2)

……这话我只跟您说……这女孩身上流有某王室的血脉喔……您要是今天就把她买下,我可以给您一个特别优惠的价格……」

既然是异世界,有「奴隶」存在自也不足为奇。

我前世身为勇者的记忆,意外地满是漏洞,我是刚好丢失了这部分的记忆吗?——还是说我以前从未见过奴隶?

再怎么说,勇者都是很忙碌的。

战斗、战斗、战斗,接着死去。这就是勇者的工作。

城市和社会变成什么模样——即使不晓得这种事,一样能干好勇者的工作。

「您意下如何?这个女孩的容貌相当出众吧?……哎呀呀,现在看起来有那么一点脏,不过只要洗过澡换上衣服,我保证她一定会变成大美人!」

「……唉。」

我耸耸肩膀,叹了口气。

老实说,我已经对商人的推销话术感到厌烦。

然而,我叹气耸肩的动作,好像被商人理解为『赞叹』的意思——他飞奔到了建筑物外头。

他似乎开始认真想要把这女孩卖给我了。

或许『叹气耸肩』的肢体语言,在异世界有着不同涵义吧。

「……多少钱?」

商人口沫横飞地罗列促销文句,我为了让他闭嘴,于是如此说道。

不对,『买下奴隶女孩』这件事本身,才是我这么说的理由。

我本来就只是想要解放这名——被关在笼子里的女孩。

不管是破坏笼子来解放她也好,还是付钱来解放她也罢,两种做法其实是殊途同归。

「不可以!」

一道凛然的声音高高响起。

是笼子里的女孩。

「你被他骗了!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王族的血脉!可遇不可求的珍品也是在漫天撒谎!我只不过是因为卖不出去才被搁在外头。」

「你给我安静点!」

商人踢了下木箱。女孩吓得瑟缩起身子。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想要买你的客人!把你的臭嘴给我闭上一会儿,别尽说些多余的废话!」

商人又踢了好几下木箱——待女孩安静之后,商人转向我说道:

「哎呀,那个,真是失礼了……欸,咳,这女孩的嘴巴和态度,是有那么一点欠管教……不过只要她闭上嘴巴,就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哟……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就给您比那边的标价优惠许多的价格吧。」

我其实看不懂价格标签上的文字……

但商人当然不可能晓得……

我应该至少要学会看懂数字。这只需要记十种文字就够了。

「一口价!二〇万G!——这价格如何?很便宜吧?」

商人开口。

「不可以!」

女孩说道。

结果木箱又被商人狠狠踢了几下。

我从怀里掏出钱袋,整袋朝商人的脚下扔去。

伴随「咚」的沉重声响——钱袋落到地上。

「嘿!嘿嘿!」

男子向地上的钱袋飞扑而去,趴在地上拾取从袋中散落的金币。

我冷眼看着男子拾取钱币。

感觉心情不怎么愉快。

「那么,请您收下这个。」

我从男子那里取得了钥匙。

在我心里嘀咕这是什么钥匙时——

就看到从木笼里出来的女孩,我顿时明白。

这是项圈的钥匙。

女孩只有一块破布遮掩身子,以接近全裸的模样站在那里。

她以狐疑的眼神直直地盯着我。

我脱下斗篷裹在女孩的身上。斗篷上头虽然沾了污血,但总比她目前的装扮好得多。

「谢……谢谢您。」

我将钥匙塞到女孩手里。就是我刚才从商人那里取得的项圈钥匙。

然后我没向女孩说任何话,就这样迈开脚步。莫琳静静地跟在我后头。

「多谢惠顾!」

商人喜孜孜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他顺利『处理』掉卖不出去的『库存』——

那个商人今晚想必能一夜好眠吧。

相对地,我却落得半毛钱也没有。



我和莫琳已走了两个街区的距离,但女孩依旧赤脚踩著「啪哒啪哒」的脚步,紧跟在我们后头。

又走了一个街区的距离后,我终于转过头。

「你为什么要跟过来?」

「因为您买下了我。」

被我这么询问的女孩,简单扼要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不是把钥匙给你了吗?你想去哪就去哪吧。」

「那可不行。」

女孩斩钉截铁地说道。

看来是个倔强的女孩。

原来如此。怪不得卖不出去。

「我没有打算拥有奴隶。」

「那您为何买下我!您可是毫不手软地付了二〇万G耶?这也太傻了吧!这样一笔钜款!就被那种商人骗走了!我明明已经告诉您了!都那样警告过您了!」

女孩劈哩啪啦地念了(应该说是骂了)我一顿。

这就是她的本性吗?

我微微笑了出来。

她刚才那种一本正经的模样,我不怎么喜欢;不过,如果是现在这种样子,我似乎挺中意的。

女孩目光严厉地瞪着我。

在夜晚的一片漆黑中,只有那双眼睛闪闪发光。

这么说来,我最初就是被这双眼睛吸引。

即使身陷囹圄、脖子被套上项圈,这双眼睛依然没有屈服之意,就是这点吸引了我。

拥有这种眼神的野兽,可不能一直被关在笼子里——我单纯是这么想罢了。就只是这样而已。

不对……她可不是野兽,而是人类,还是个女孩。

「我没有打算买奴隶,只是想解放你。」

「我可没拜托您做这种事。」

「是我自己擅自这么做的。我也可以视而不见地离开,可是感觉这样做会让我睡不好觉。」

「不管您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将我买下,都和我无关。」

我在说东,她偏要说西。

感觉我们要吵起来了。

照这样你来我往下去,最后可能连「说人笨蛋的人自己才是笨蛋」、「我几点几分几秒说过这种话啊」之类的台词都会冒出来。

我求助似地将脸转向莫琳——

结果发现她正把手掩在嘴边,忍俊不禁地笑着。

光是见到莫琳的这副笑容,这二〇万G的浪费就已经值回票价了。

我其实——原本有那么一点担心。

擅作主张买下奴隶,会不会惹莫琳不高兴——

看来是白操心一场了。

「总而言之,您就是我的所有者。」

「所以我刚才不就说了,我没打算买下你啊。」

「我也没想要被您买下啊——但既然已经被您买下,也只能跟着您走。」

「随你高兴吧。」

我转过身,气呼呼地迈开步伐。

在紧随不去的「啪哒啪哒」裸足脚步声中,我朝小屋的方向走去。


#007. 获得了奴隶 「好久没睡在温暖的毛毯和柔软的被窝里……」


就寝。起床。

啾、瞅——我在麻雀或某种鸟叫声中醒了过来。

我从干草堆上的床铺坐起身,脑袋还迷迷糊糊的。

身旁已不见莫琳的踪影,只有我一人。

和昨天早晨相同,莫琳正在着手准备餐点——房里飘着一股迷人的香味。

——先不说这个。

我环顾整间小屋。

没有发现任何异状,我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但就在这个瞬间——

我看到小屋角落的毛毯小山里,微微露出了一截锁炼——

我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该有多好,我心里升起些许这样的念头。

昨晚发生的事情不是梦境而是现实,若问我花了多少时间接受这个事实——即使刻意多报,也就只有两秒钟左右吧。

我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走向小屋的角落。

我握住那截锁炼的末端——一把拽了起来。

「噫!」

伴随意外可爱的叫声——

昨晚的奴隶女孩,被我从毛毯里头拖了出来。

锁炼前端连结着女孩的项圈。

「啊……!啊哇哇!呜哇哇哇!」

或许是被人冷不防叫醒的关系,女孩一脸惊慌失措。

结果这家伙还是跟过来了啊。

我明明都跟她说放她自由,看是要去哪里都好,但是——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呼呼大睡啊?」

我问道。

女孩不仅擅自跟过来,甚至进到小屋里一觉睡到天亮。这是在搞什么鬼啊?

「啊……那个,对不起……因为我好久没睡在温暖的毛毯和柔软的被窝里……」

「柔软?」

你应该是睡在石头地板上面耶——?

一看之下,我才发现地板上铺着些许稻草;毛毯也不只一张,而是垫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