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勇者之道(2)

还是第一次听说有本部存在。

「我也是从我母亲那里听来的……母亲说祖母经常向她提起黄金之都,以及传说的冒险者公会本部的事情。」

公会柜台小姐是世袭制的职业啊?

「真的有这种东西吗?」

我半信半疑地说道。

在过去打倒魔王的勇者之旅途中,我曾经相当深入暗黑大陆的内陆地区。

然而,我从未见过公会柜台小姐所说的什么黄金之都。

说到底,由于魔大陆的魔物过于强大,因此这里本来就不是一块适合人类生存的土地。

人类之所以会结群而居,就是因为人类太过弱小。透过集结大量的个体,人类能够弥补自己的弱小。但是这样的战略,只适用于那些能用人海战术来对付的敌人而已。

成群结队的战斗方式,最多只能拿来对付魔大陆海岸沿线的魔物。

只有在野兔、哥布林、下级巨龙、食人魔出没的沿海地区,还能看见人类城市或村落的存在。

愈是深入内陆地区,魔物的强度就愈是匪夷所思。

在压倒性的个体力量面前,所谓的集团完全不堪一击。

唯一能够对抗这些魔物的,就只有同等级别的个体力量。

在魔大陆的内陆地区,也是有居民存在的。

虽然那里确实住着超人级别的无敌强者,但是这样的强者当然没有必要结群而居。

「我一直深信,总有一天本部会联络我……如此一来,我就可以报告我的业绩成果!然后获得本部的认同和表扬……!」

「这、这样啊,那你就加油吧。」

我如此说道。

总觉得她的身世好像有什么隐情,听起来有种「总有一天,我真正的父母会来接我」的可怜味道。

情话时间就到此为止吧。为了进入第二轮鏖战,我再次压到了她的身上。



「所以说,我从公会柜台小姐口中听来了这样的事情。」

在和莫琳翻云覆雨的过程中,我趁着耳鬓厮磨的情话时间,提起了先前听说的这件事情。

「据说内陆地区居住着人族的高阶种,但是从未有人真正目击过他们的存在。」

莫琳如此回答道。

「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感觉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会吗?」

「因为你不就是这个世界的化身吗?总觉得你应该对世界的每个角落都了若指掌……」

我向这位世界精魂的化身如此说道。

「御主,您的背上长了一颗粉刺喔。」

莫琳突然说出这句话。

「咦?」

莫琳将手伸到我的背上,用指甲帮我抠掉了那颗粉刺。

「您有察觉到这颗粉刺的存在吗?」

「不,完全没察觉到。」

「所以我的情况也一样。」

莫琳如此说道。

原来如此。

我明白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了。

虽然我的身体是我的所有物,但是我完全无法察觉到我背上发生的事情。

同样地,尽管莫琳的身体就是「整个世界」,可是她也无法感知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假如是化身为人形以前的我,或许能够对这世上的一切了若指掌。可是我为了和人类沟通交流,必须像这样采用人类的身体样貌,自然会变得和人类一样,只剩下耳目感官的有限知觉。毕竟人类并不具备全知全能的意识和精神构造,因此我无法在非人形的状态下和人类沟通交流。当然也没办法像现在这样……和御主进行肌肤之亲。」

「噢噢。」

明明还是枕边细语的时间,莫琳却已经主动发动攻势。

为了进入第二轮鏖战,我再次压到了莫琳的身上。



「呼、呼啊?……黄金?」

听到我这么说之后,瘫软如泥的那头劣犬,以放荡的表情和迷糊的声音如此说道。

「没错,听说那里是一座黄金之都。」

「可……可是……我们不是已经……完全不缺钱了吗?」

我们的确已经赚到了充足的资金。

因为在打倒魔物赚取经验值的过程中,金币也会跟着源源不绝地掉落,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地累积了一大笔财富。

如今即使是在通货膨胀严重的魔大陆,我们手头的资金也完全绰绰有余。

「说到底,『黄金之都』的『黄金』,或许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喂~先别说这个了~……我们来做吧?」

「你不是才刚流着口水昏过去而已吗?」

「你在等我恢复啊?真是温柔呢。」

「你说谁温柔啊。」

为了进入第二轮鏖战,我再次压到了亚蕾妲的身上。



「财富和名声──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基本上都会渴望这两样东西──不过阿助,你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阿助、只要能和、欧里昂、在一起、就好了。」

全身一丝不挂的丝珂鲁缇亚,眯起眼睛向我嫣然一笑。

每次我问她这个问题,她总是给出这样的回答。

丝珂鲁缇亚把脸蛋埋在我的胸口上。

片刻过后,她仰起头望着我说道:

「阿助、想要的、就只有、欧里昂而已。」

曾经有一名蜘蛛少女栖身于城市的角落,从事盗贼勾当苟且度日,过着和任何人都没有交集的生活。

那是无法称之为『人』的生存方式。

然而,因为我想要得到她,她此生第一次被别人所需要。

于是,她成了一个和他人──和社会有了交集的『人』。

「欧里昂、去哪里、阿助、就去哪里。」

听到如此惹人怜爱的话语,我决定以行动来表达我的好意。

为了进入第二轮鏖战,我再次压到了丝珂鲁缇亚的身上。



「我、我说……稍、稍微等一下啊……」

「哦呵呵呵。兔子小姐可是不等人的喔~♡」

「停、停停停,我不行了……拜托至少让我喘口气……」

「你在说什么啊~这样可不像平常的欧里昂先生喔~♡」

「不是啦,我有话要跟你说……」

「呵呵呵。可是你的身体好像没有拒绝的意思喔~?」

我已经搞不清楚这是第几轮鏖战了,只能任由兔女郎师父再次压到我的身上。



「您说『装备』是吗?」

在激战过后的休息时间里,我向艾堤提起了话题。

「没错,毕竟你好歹也是个勇者,必须要有和身分相称的武具才行。」

「可是……我这种人配不上那么好的武具。」

虽然现在同样是耳鬓厮磨的情话时间,但是艾堤不同于其他几名女孩,意识清晰地回答着我的问题。

我这里说的「其他几名女孩」,指的是亚蕾妲、丝珂鲁缇亚、米迪娅还有库莎克。

和亚蕾妲做那档事的过程,真的是让人爽到快要升天,而亚蕾妲欲仙欲死的程度似乎比我更胜一筹。每次到了中场休息的时候,她基本上都是处于翻白眼的昏迷状态。

丝珂鲁缇亚尽管平常沉默寡言,可是她其实是个感情深沉的女孩。在进化为阿剌克涅的现在,她依然保留着想要捕食交尾对象的冲动习性,而她那拚命按捺住捕食欲望的模样,和达到高潮时的反应极度相似,因此非常能够勾起我的欲火,经常不由自主地太过欺负她。看着丝珂鲁缇亚愈加疯狂的眼神,我也不由得感到战栗。在结束一场仿佛鬼门关走一遭的翻云覆雨之后,丝珂鲁缇亚会流露出「你活着回来了呢♡」的眼神,实在让人觉得可爱到不行。

而我和米迪娅交欢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处于你侬我侬的状态。因为她是典雅娴静的深闺千金,我本来以为她会对这类行为感到害羞,没想到事实上完全相反──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她,对于在异性面前裸体这件事情完全不以为意,反而能够坦荡地把性爱的欢愉视为「美好的事情」。

因此她的表现可说是意外地大胆……

就连亚蕾妲坚决拒绝的重口味玩法,米迪娅也愿意配合我的各种要求。

库莎克的话,因为我和她嘿咻的次数并不算太多,所以还没有归结出固定的模式……不过我最近很喜欢和她玩『情侣游戏』。

只要用情侣的方式对待库莎克──哎,我们实质上就是情侣呢,应该说用跟『普通情侣』相同的方式和她互动,她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意乱情迷,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迷人的气息。

前些日子和打扮成城市女孩的库莎克那次约会,让我尝到了情侣游戏带来的甜头。不过对这种游戏难以忘怀的,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