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征服魔大陆(2)

为十字军(crusader)的亚蕾妲都扛不太住,装甲跟纸糊没两样的后卫只要挨上一击,肯定当场魂归西天。

「好的。」

库莎克点头答道。

虽然库莎克拥有团队作战的经验,但是当时的她只有中坚冒险者的实力,甚至曾经在哥布林的手中栽了个跟斗(虽说其中有领主级别的哥布林就是了)。

因此,她还是有必要重新学习魔大陆的高阶团队合作战术。

「师父!那么我该负责什么工作才好呢?」

只见艾堤以闪亮亮的眼神看向我。

尽管我从未允许她称呼我为『师父』……不过,我就不跟美少女计较这么多了。

老实说,这丫头在队伍里的角色定位让我相当头疼。

艾堤的当前职业依旧是「乡村勇者」。虽然她的等级有稳健提升的迹象,但是还没有经历过能够令其脱胎换骨的转职程序。

而且说起乡村勇者的职业性能,甚至比战士转职而成的骑士(knight)还要差劲……

直到上次的海之魔物为止,艾堤都还可以仗着武器的性能发挥一定的战力,但是在魔大陆这里就完全行不通了。

艾堤目前在队伍里的工作,就是站在担任主坦的亚蕾妲旁边偷打敌人;或是在圣女的「完全治愈」完成咏唱之前,用咏唱时间较短的普通「治愈」提供聊胜于无的支援,毕竟HP在几秒钟后就会恢复到全满状态。

老实说,她完全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勇者」本是个强大到犯规的职业,甚至完全没必要转职──

但是这丫头是「乡村勇者」,在勇者系列属于最低阶的级别。

「乡村勇者」的上面是「城市勇者」,随着级别的提升,还有更加高阶的「国家勇者」和「大陆勇者」。

而没有加上任何前缀词的「勇者」,才是至高无上的最强存在。

据说勇者系的职业在这世上有着人数限制。虽然我并不清楚具体数字是多少,但是级别愈是低阶的勇者,对同时存在人数的限制就愈是宽松。

而作为最高阶级别、没有任何前缀词的「勇者」,基本上只会有一个人存在。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我都是以最高阶级别的「勇者」诞生于世。

由于我没有从底层爬上来的经验,因此我也不晓得其他低阶勇者的转职条件是什么。冒险者公会的资料也没有提到相关内容。

根据大贤者莫琳的『假说』,低阶勇者的转职条件非常简单──拯救乡村的人能够成为「乡村勇者」;拯救城市的人能够成为「城市勇者」;拯救国家的人能够成为「国家勇者」。

我打算下次找个机会来验证一下。

「哎……你就……好好加油吧。」

「好的!我会好好加油的!」

这丫头的优点就是不屈不挠,有好似打不死的蟑螂强韧的精神。即使自己派不上任何用场也不会气馁沮丧,总是积极正向地挂着灿烂的笑容。

「阿助、该做什么、才好?」

丝珂鲁缇亚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瞧。一双眼睛和四颗单眼同时凝视着我。

「你就按照你原本的节奏来就可以了。你一直都做得很好喔。」

我摸了摸丝珂鲁缇亚的脑袋。

在整支队伍里,只有丝珂鲁缇亚懂得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还会不时注意我的指示,仔细思考身为中卫的自己该采取什么行动。

除了表面的六颗眼睛以外,她的头发里其实还藏着两颗眼睛。而当她切换为阿剌克涅模式的时候,化为巨大蜘蛛的下半身还会冒出八颗眼睛,足以掌握战场每个角落的动向。

「啊~!太狡猾了~!你就只宠阿助一个人~!」

只听那头劣犬不满地发起牢骚。

这丫头如果可以让我挑不出毛病,我也能摸摸她的脑袋作为奖励啦。

但是除非她改掉莽撞冒失的性格,否则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吧。

「还有兔女郎师父!你也从来没有挑过她的毛病!」

「毕竟她是兔女郎师父啊。」

对于经验丰富的兔女郎小姐,我根本没什么好挑剔的。

我甚至对她感到有些过意不去,因为我总是把领队的任务交给她。不过,我每天晚上都有用身体支付她相应的报酬──更准确来说,是被迫用身体支付报酬。

话说回来,即使到了魔大陆,兔女郎师父依然游刃有余。

她真的是|位深不可测的女子。

这名女性究竟是何方神圣?

哎,既是兔女郎,同时又是浪荡之徒是吗?

「好啦……那么,我们就来验收一下上课的成果吧。」

我将女孩们从教室里赶了出去。

她们差不多也该从采摘药草的任务毕业了。


#110. 屠龙者 「恭喜恭喜,这下子你们就是屠龙者了。」


「咿呀呀呀──!巨龙出现了!巨龙过来了!巨龙LINK了啊────────!!」

我们队上的主坦实在有够吵的。

我家这几个女孩,今天也一如往常地在村落周围和药草搏斗中。

就在她们精神奕奕地对付着药草的时候,一头野生的巨龙突然闯入了战局之中。

我家劣犬立刻陷入恐慌,歇斯底里地鬼吼鬼叫起来。

「这不是LINK啦,就只是野生主动怪ADD而已。」

我沉着地纠正了亚蕾妲的错误。

「LINK」指的是同族魔物以援军身分加入战局;「ADD」则是指在交战过程中有其他魔物加入战局。

两者的意思有微妙的差异。

这些用语在冒险者业界是相当普遍的术语。

从某种意义来看,这跟MMORPG的术语是相同的,而且用法也几乎如出一辙。我猜肯定是转生者之中有网游废人,才把各种网游术语在这个世界发扬光大。

那头巨龙从森林深处进逼。

虽说是巨龙,但它只是下级品种,因此不具备飞行能力。长在背上的那对迷你翅膀,在进化之前都派不上任何用场,纯粹只是装饰而已。

踏着地动山摇的脚步走来的这头巨龙,体型大约介于犀牛和大象之间。

要说野生的下级巨龙具有怎样的威胁度──

在魔大陆的猎人或冒险者的眼中,下级巨龙和野狼其实没什么两样。

普通村民也就罢了,不过只要是独当一面的猎人或冒险者,大概都不会把下级巨龙视为什么威胁,甚至会把它当成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不管是龙牙、龙爪或龙皮,都可以变卖到相当漂亮的价格,是笔令人开心的临时收入。

「库莎克!我要来收拾这个家伙了!拜托你拖住巨龙的脚步!」

「了解。」

亚蕾妲和丝珂鲁缇亚向缠斗良久的那株药草发动全力攻击;而在这段期间,库莎克则独自一人面对着那头巨龙。

只见巨龙气势汹汹地穿越森林奔腾而来。尽管沿途撞断了无数树木,它的速度也没有任何衰减的迹象。

「~~~~~~──!喝!」



库莎克则是吟唱咒文并结起指印。在她的一声令下,森林的植物迅速地伸出了枝桠和藤蔓,层层缠绕住了下级巨龙的身体和四肢。

库莎克操纵树木,阻止了巨龙的前进。

那些被注入魔力的植物,变得比原本更坚韧,这样的拘束与神铁锁炼无异。

尽管下级巨龙试图奋力挣脱束缚,可是在注入植物的魔力用尽以前,它都会被牢牢地拖住脚步吧。

「喝啊!!」

亚蕾妲向药草送上致命一击。

多亏了库莎克绊住突然闯入的巨龙,为亚蕾妲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得以全力对付最一开始那株药草。

倘若是以药草为对手,亚蕾妲对付起来已经驾轻就熟了。

只见亚蕾妲凭着一股蛮干的冲劲,省略了原本的必要程序,一口气解决那株药草──而当她转过头时,库莎克对下级巨龙的束缚也刚好到达了极限。

我家女孩和下级巨龙,就这样展开了生死之战。



鏖战一小时后。

那头巨龙终于轰然倒地。

「呼……哈啊……呼……真是够了……连剑都折断了……」

亚蕾妲把断成两截的长剑当成柺杖,颤颤巍巍地保持双脚站立的姿势。

其他女孩看起来也是很勉强地站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