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征服魔大陆

#109. 团队作战的基本要诀 「叭噗?滴叭噗?那是什么?婴儿PLAY吗?」

「今天的课程,要来认识一下Buff和Debuff的重要性。」

在经历前些日子的磨练之后,如今,我家女孩都已经相当习惯魔大陆的荒野求生生活──

原本已成为日常功课的『药草采集』,今天也暂时休息一次,所有人都留在宅邸里,坐在黑板前面听我上课。

「叭噗?滴叭噗?」

我家劣犬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

只见她的一头红发随着歪头的动作垂落到桌上。尽管没有艾堤的金发那般柔顺飘逸,不过这丫头的秀发也相当漂亮,和那罕见的发色可说是相得益彰。

因为这阵子经常被切断身体部位,亚蕾妲几乎每天都会再生组织复原,所以她的发质和刚出生的婴儿没什么两样。

这里顺便介绍一下勇者业界的冷门知识……在重新再生受损的身体组织之后,肌肤和头发都会变得光滑亮丽。因此有些女战士甚至会以美容为目的去单挑巨龙,只因为有一阵子无法洗澡,就故意让自己全身被烧成焦炭,再接受「完全治愈」的治疗。真希望她们别再干这种事了。

我在前世的勇者生涯里,还是一个怀有梦想的童贞处男,这样的场景对我的心灵打击相当巨大。

因为亚蕾妲的秀发太过柔顺,所以昨晚在做那档事的过程中,我忍不住用她的头发来了一发,而她的头发会如此柔顺,当然有其理由。

自从来到魔大陆之后,这丫头最近总是东缺一块、西缺一块。

前几天她甚至整个下颚以上的部分都被直接轰飞,鼻子和上颚以上的部分全部消失不见,直接露出了舌头、下颚及延髓的剖面,尽管如此,亚蕾妲依然对敌人做出了反击,简直像掉了脑袋还能跑好几圈的鸡。

当时米迪娅惊慌地向亚蕾妲施展了恢复魔法。令人惊奇的是,亚蕾妲明明包括脑袋在内的大半颗头都消失不见了,恢复魔法却成功地把这丫头救了回来──甚至没有动用复活魔法。

在经历新兵训练营的震撼教育之后,这头劣犬似乎唯独生命力已经提升到了符合魔大陆的水准。

…………

这头劣犬发现我盯着她的头发,脸上露出了得意洋洋的欠揍笑容。

接着她还做出个以手拨发的成熟女性动作,故作佣懒地跷起了二郎腿。

明明只是头劣犬。臭女人,今晚看老子怎么整死你。

还有你可别会错意了。我觉得漂亮的是你的头发,可不是你本人啊。

「你刚才是说什么来着?叭噗~?滴叭噗~?那是什么婴儿PLAY吗?」

「你到底有没有长脑袋啊?是Buff和Debuff啦──库莎克,由你来说明一下。」

「好的。像我这种萨满系的咒术师职业,最擅长的就是削弱敌方战力或增强我方战力的咒文。施加在我方身上的强化魔法就是Buff,施加在敌方身上的弱化魔法就是Debuff。」

「咦?库莎克,原来你是在说那个啊 ?就是你最擅长的中毒或疫病之类的魔法吗?」

「面对这块大陆的魔物,我只有用这类魔法才能施展出有效攻击……说起来实在是很惭愧。」

「那可不是什么魔物喔。你们这阵子都是以『药草』作为练习对手吧?那玩意儿可不是魔物,甚至连动物都算不上,就只是一般的植物而已。」

「的确是这样,它们只是草。」

库莎克顿时垂头丧气起来。

「哎……所以我要说的是──你们都搞错库莎克能力的运用方式了。」

「搞错……我能力的运用方式吗?」

只见库莎克茫然地歪起脑袋,插在她头上的羽毛饰品也跟着摇曳晃动。

库莎克今天没有躲在天花板上,而是下来了房间里面,和亚蕾妲她们一起坐在课桌前扮演学生的角色。

而讲师就是本大爷。

「因为你们在先前的大陆上被锻炼得太强了,导致你们的每场战斗都全面性地碾压对手。」

「人家有好几次都差点死掉好不好?」

亚蕾妲不满地嘟起嘴巴抱怨道。

「也只有最一开始等级是个位数,职业还只是个战士的时期吧?而且那时候都只有你自己单打独斗。」

「这么说起来,自从阿助加入以后,战斗就变轻松了呢。」

「那个时候的你,至少还会动脑筋思考战略呐……有事没事就跑来跟我说什么:『人家想出了一个超级厉害的战术喔~♡』」

「呃……那个……人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应该没有加爱心符号吧……」

不,少抵赖了,你绝对有加爱心符号。

「当单打独斗也能全面碾压对手的时候,人类就不会去思考战术之类的东西。」

「这、这也没办法吧……!」

「没错,这也没办法。」

我点头同意道。

「咦?」

「干嘛?你这声『咦』是什么意思?正因为我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所以看到你们懒得在战斗上下功夫,我也从来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我就算说了你们也不会明白,那只是白说而已。这就叫做马耳东风、对牛弹琴、投珠与豕──你明白吗?」

「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我知道你把我当成笨蛋。」

亚蕾妲露出一脸气愤的表情。

「因此在来到这块大陆之后,不再是压倒性强者的你们,如果不用脑袋制定战略,并充分发挥出团队作战的力量,就无法得胜──我判断假如是现在的你们,应该就听得进我说的话了吧。」

「欧里昂……你今天……好正经喔,简直像老师一样。」

因为我现在的角色就是老师啊。

也罢,感觉我很正经是吗?

毕竟在看到亚蕾妲的脑袋被药草切开、脖子以上只剩下舌头、下颚及延髓的那幅画面之后,「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脑中浮现了这样的想法。

在目睹那一幕的瞬间──

复活魔法、来得及吗?失败、失去──各种词汇从我的脑海中一掠而过。

「──所以说,你有认真听吗?」

「嗯。人家知道你会担心我。」

听到我这么问,亚蕾妲立刻用力地点头回答。

「老子才没有担心你。弱者就给我早点去死吧。老子根本不关心你会死在什么地方。啊,对了,顶多觉得『少了一个能插的小穴啊~』而已。」

「好过分。」

「一点都不过分。」

说到这里,我恶狠狠地看向其他女孩。

「喂,不许偷笑。」

只见米迪娅、库莎克、兔女郎师父,以及莫琳和珂莫琳这对大小组合,都「噗哧」地偷笑出声。尤其是莫琳和珂莫琳,甚至同步偷笑着。

丝珂鲁缇亚保持着一如往常的铁壁扑克脸。

艾堤不知道是否搞不清楚状况,整个人傻傻地发愣。

「……咳咳。虽然本来应该由你们自己思考各种战略,不过我就先把教科书里的经典战略灌输给你们吧。」

我先是看向了后卫职业的魔法师们。

「首先是在战斗开始前,要向前卫职业施展提升防御和张设魔法障壁的Buff。你们就按照召现师和圣女的擅长系统来分工合作吧。」

「我明白了。」

库莎克点头答道。

「然后,圣女就直接以灵气来提升全体队员的能力数值,并且让所有人都得到『再生』的效果。」

「好的,我会努力。」

米迪娅点头答道。

「当敌人只有单数的时候,基本上就由坦克职业负责吸引炮火。等到坦克职业拉满仇恨值以后,召现师再向敌人施放Debuff。如果需要动用到DoT的持续性伤害,同样要等这个时间点再动手,不要在开战的当下就立刻施放。」

倘若后卫在开打的同时各自发射攻击魔法,很有可能导致敌人直接把后卫锁定为攻击目标,造成无可挽回的巨大悲剧。

毕竟那伤害连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