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魔大陆新兵训练营(2)

当纤细,身材也非常单薄。头上顶着一对长耳朵,还有着一双略显突出的大眼睛。

而那双大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们。

「的确是杂鱼没错。它是这一带最弱的魔物。」

「对吧?」

「那么……这头魔物就交给你、阿助和库莎克来解决吧,然后米迪娅也先恢复成人类型态,由她担任后卫──」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亚蕾妲已经一把抓起长剑,轻快地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这种杂鱼魔物,由我一个人应付就足够了!」

只见她飕地拔出长剑,顺势把剑鞘扔到了一旁。

「你这是在耍帅吗?」

「哎哟,你从刚才开始就在碎碎念什么啊?干嘛一直挑人家的毛病啦?」

「把剑鞘扔掉的家伙啊,意味着没打算再次把剑收回剑鞘,换句话说,就是这个人没打算活着回来的意思。」

「什么?人家不可能输给这种杂鱼魔物吧?」

「如果你们全部一起上的话倒是……算了,你就一个人好好努力吧。」

「什么?所以说,你到底在碎碎念什么啊?」

走近那头魔物之后,亚蕾妲随手挥出了手中的长剑。

魔物登时被一刀两断,当场一剑毙命。

──一般情况下确实会这样。

「咦?」

只见亚蕾妲这一记袈裟斩,被那头魔物轻而易举地接了下来。

──而且是赤手空拳。

「等一下──!?怎么会──!?」

亚蕾妲试图抽回长剑,但是被魔物牢牢抓住的剑身完全纹风不动。

顺带一提,亚蕾妲目前所使用的长剑,其实是相当不得了的宝剑,它是蕴藏着庞大魔力的魔剑。套用亚蕾妲的说法,就是『足以杀死神明』的+5魔剑──噗哧哧哧。

以十字军(crusader)的佩剑来说,这把剑的强度算有达到平均水准,配得上这个必须历经三次转职的高阶职业。

然而,眼前这头瘦骨嶙峋的魔物,却赤手空拳地抓住了这把宝剑+5的剑身。

「叽叽叽!」

它狰狞地露出牙龈大笑起来。

接着它仍抓着长剑,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朝亚蕾妲的肚子送上一拳。

「唔哇哇哇──!!」

亚蕾妲发出怪叫声,就这样被打飞了出去。

她整个人天旋地转地向后直直飞去,在地面的岩盘上留下了深深的沟壑。

最后亚蕾妲全身都嵌进巨岩之中,才好不容易止住了被击飞的劲势。

「咈噫噫噫──!?」

米迪娅嘶鸣着竖起前蹄。

如果她说的是人类语言,应该就是惊呼「亚蕾妲小姐!?」吧。

「不必担心。」

我伸出手轻抚米迪娅的屁股。

亚蕾妲好歹也是堪称防御魔人的十字军(crusader),这点程度的攻击不会对她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

「这……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亚蕾妲从巨岩的碎片之中站起身来。

「为什么会有这种事啊……为什么在如此靠近城镇的地方……会有这么强大的魔物存在……」

亚蕾妲一边喃喃咒骂,一边咏唱出咒文。



因为转职为十字军(crusader)的关系,她失去了乌鸦骑士的黑暗再生能力,不过取而代之的是习得了名为「复原力(regrowth)」的光之魔法。

「阿助……也一起上吗?」

丝珂鲁缇亚向我如此询问道。

她的双眼和额头上的四颗单眼都凝视着我。

丝坷鲁缇亚很清楚对手到底有多强,同时也能够掌握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而且非常准确。

我不由自主地挠起后脑勺。

「所以我才叫你们全部一起上嘛……」

「喂!?欧里昂!为什么在如此靠近城镇的地方,会冒出这种头目级别的魔物啊!?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我刚才就说了,因为这里是魔大陆啊。」

我如此回答。

然后又补上一句:

「还有,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头目喔,我说过它是这一带最弱的魔物吧?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大概就是史莱姆之流的货色吧。」

「史莱姆!?你是说那个穷凶极恶的魔物吗!?」

哎呀呀,在这边的世界,史莱姆好像属于强大的魔物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甚至连巨龙都是它们的捕食对象。

「我用史莱姆举例不太正确。哎,总而言之,如果用彼岸大陆的里穆鲁艾斯迷宫来说的话,差不多就是相当于军刀兔或哥布林之流的货色吧。」

「你少唬我了!刚才那一击的破坏力!比最终迷宫一楼的上级恶魔还要夸张耶!」

「我刚才不也说了吗?这就是魔大陆的水准啊。」

我如此说道。

「骗人的吧……」

亚蕾妲的否定显得有气无力。

哎呀呀。

这丫头终于开始理解现实了吗?

但是敌人可是不会等人的。

只见那头魔物飞身上前,一下子缩短了和亚蕾妲之间的距离,接着便展开连续不断的猛烈攻势。

「咕噗。」「唔欸。」「嘎啊啊啊……!!」

每一下攻击都打个正着。

亚蕾妲的身体弯曲成「ㄑ」字形,再次发出怪叫声被打飞出去。

冲击力将另一颗巨岩撞得粉碎,她整个人埋进了碎片之中。

脑袋和身体都被埋起来的她,只剩下一双腿露在外面,简直就像一具尸体。

虽说是防御力天下无双的十字军(crusader),这一波攻势应该还是对她造成了相当的伤害。

「喂,亚蕾妲。」

我出声喊了一下她的名字。

「干嘛?你要来帮人家了吗?」

那丫头吃力地坐起身,顿时一脸期待地看向我。

搞什么啊,你这不是还很有精神吗?

「我说你啊……如果会死在这种程度的敌人手下,那你还是赶紧去死一死吧。」

我收回原本要说的话,变成说出这段话。

「太过分了吧!!」

「一点都不过分好吗?是你自己小看了敌人,说什么你一个人就可以轻松搞定的。我明明已经提醒过你最好全部的人一起上,是你自己非要自寻死路,搞出这种没必要的危机。如果你没办法收拾自己捅出来的娄子,那就干脆在路边死一死吧。老子可不是帮你擦屁股的卫生纸啊。」

「人、人家知道了啦……」

亚蕾妲朝颤抖的膝盖贯注力气,强撑着让自己站起身。

只是她的长剑不晓得飞到哪里去了──就在下一秒钟,丝珂鲁缇亚射出蛛丝拽起长剑,把它送到亚蕾妲的手中。

也罢……这点程度的支援,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亚蕾妲小姐……祝你克敌制胜。」

米迪娅则是从马儿恢复成了人类,合起双手开始祈祷。

这位圣女毫不在乎自己仍赤身裸体,把穿上衣服当成次要事项,直接全力展开圣女的祈祷──也就是支援灵气。

因为我们还在城镇入口的附近,所以这位全裸祈祷的美少女,登时引来了无聊男子的阵阵口哨声。

嘿嘿……怎么样啊?老子女人的身材很火辣吧?

亚蕾妲和那头魔物,就此展开了单挑对决。



「呼……呼……呼……!!」

亚蕾妲已经浑身是伤,全身上下都汩汩地淌出了鲜血。

相对地,那头魔物虽然也受到了些许创伤,但是显然没有严重到需要逃走的程度。

亚蕾妲的表现其实非常出色了。在我原本的预期之中,她应该老早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可是,亚蕾妲却一路奋战到现在。

她在施展恢复魔法的时候,也尽量不使用即时恢复系的魔法,而是尽可能地依靠再生系的魔法。

因为缓慢恢复HP的再生系魔法,在MP的运用效率方面有压倒性的优势。

她作为骑士高阶职业的十字军(crusader),尽管也具备使用恢复魔法的能力,可是无论是天生的MP量,还是各种咒文的MP效率,都远远不如专门的恢复术士。而亚蕾妲目前所采取的战斗方式,就是能够最大限度活用MP的战法。

不过,真要说起来──

那一名当事人,大概压根儿没有考虑到这些事情吧──

「亚蕾妲小姐……好像完全找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