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遨游汪洋大海

#089. 海盗的传闻 「能把详情说给我听听吗?」

「你们可别随便乱花钱喔~!」

在登上岛屿之后,女学生集团──不对,我的女人们顿时叽叽喳喳了起来,成群结队地迈开脚步。我目送着她们的背影,并如此大声叮嘱道。

以前她们还很弱的时候,我也会因为担心而跟着一起行动,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操这种心了。小混混之流的家伙自不用说,恶汉、盗贼、山贼之类的暴徒,不管对方有多少人、也不管对方使用什么样的伎俩,我家女孩都能击退敌人──或者该说『歼灭』敌人。我家的教育方针基本上就是「杀光敌人」,因此当有山贼出现时,她们会如字面所述,将对方『彻底歼灭』。

即使是在我家女孩之中战斗力最为低落的扑杀圣女米迪娅,也能够以一人之力抗衡十几名山贼,凭着徒手殴击把敌人打成汉堡排。因为米迪娅完全没有学过武术,所以她的拳头就像是小孩子在撒娇一样,只不过光靠原本的能力数值,便具有足以把食人魔一击毙命的威力。

附带一提,大部分的山贼都比食人魔要来得弱。

啊……就只有艾堤那丫头,我还没有对她实施过「带练」。

不过,艾堤原本就有一定的等级,而且她也曾跟着亚蕾妲等人一起前往迷宫深处,理论上应该有吸收到相当多的经验值。她的《乡村勇者》等级,应该已经提升了不少。

「您很担心吗?御主?──要不要派珂莫琳跟着她们呢?」

或许是因为我一直盯着女孩们逐渐远去的背影──莫琳突然如此问道。

「不……」

就在我打算开口说「不需要」的时候,我突然意会了过来。

「是呢……那就让珂莫琳跟过去吧。」

「我明白了。」

此时低头答话的人是珂莫琳,而不是莫琳。

看着珂莫琳那副快步疾驰的模样,我得到了确信的答案。

嗯,她果然想跟着一起去呐~

买衣服、买饰品、买亮晶晶的石头、品尝当地的美味甜点……珂莫琳好像很想和烦恼『零用钱』用途的女孩子们同行。

虽然珂莫琳和莫琳是同一个存在,但是两人的个性似乎会受到肉体的影响?我有时会觉得她们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

「你留在这里没关系吗?」

你不跟女孩子们一起去逛街吗?听我这么一问──

「陪伴在御主身旁,就是我唯一的愿望。」

面对迅速凑到我身旁的莫琳,我把手臂伸给她挽住。

我就这样带着莫琳,在人潮汹涌的大道上迈开脚步。

像我家女孩那样的逛街购物活动,我没有半点兴趣。

于是我找了一家气氛不错的酒馆,和莫琳一起进去。

因为我还不想喝酒或用餐,所以就随便点了两人份的果汁。

结果端上桌来的饮料──

直接在整颗椰子上插了两根麦杆吸管。

「御主,这下子该怎么办才好呢?」

莫琳泰然自若地问道。

「哎……」

我先是摇了摇头,随即下定了决心。

我们两人就这样贴着脸颊,一起喝起椰子汁。

店里还有其他几名客人,看起来都像是水手的样子。

在船只靠岸停泊的期间,水手基本上都无事可做。为了宣泄海上航行所累积的压力,他们要嘛从白天开始就泡在酒吧里头,要嘛就是沉浸在妓女的温柔乡之中。

因为在长途航海的期间,水手完全处于有钱没地方花的状态,所以自然就演变成这种结果。

虽然他们也会在船内进行赌博之类的活动,但是金钱只是在同一批人之间流动,因此总额并不会出现变动。

尽管是从白天开始就泡在酒馆,这几名水手却相当节制地小口啜饮,显然已经把钱输了个精光。

我离开自己的座位,留下莫琳一个人,朝着那群男子所在的桌子走去。

对于带着女人走进店里的我,几名水手的脸上一开始皆流露出含有敌意的警戒神情,不过──

「各位愿意让我请几杯酒吗?」

在听到我如此提议之后,他们立刻换上毫无戒心的笑容。

「小哥,你挺懂人情世故的嘛。」

几杯黄汤下肚之后,几名水手变得更加兴高采烈起来。

顺带一提,在我陪他们喝酒的期间,莫琳独自一人坐在位子上。虽然有一两名男子上前搭讪,但是全都被她冷若冰霜的态度击沉了。

「小哥,你应该是有什么想打听的事情吧?」

就在烈酒成了润滑油,每个人都开始多话起来的时候──几名水手向我如此问道。

会没事请陌生人喝酒的家伙,除了诈欺师以外,就只有正在搜集情报的人。

「你们刚才是在谈论『海盗』的话题吗?」

我立刻切入正题。

在踏入这家店的时候,我就凭著「侧耳倾听」的技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更准确地说,我其实就是因为听到这个话题,才选择走进这家店的。

探索系技能的顺风耳性能,意外地不可小看。

「是啊。我们在西海遭到海盗袭击,就这样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了。」

「真亏你们能逃掉呢。」

一般说来,海盗船的性能都比货船来得优越,后者很难逃出前者的手掌心。

「是啊。最后有一艘被海盗逮着了,其他几艘则是顺利脱逃。我们几个算是运气很好。」

「原来如此。」

货船对抗海盗的手段,主要是下面几种:

1、祈祷不要遇上海盗。

2,雇用护卫船。

3、让冒险者或佣兵坐上船只,和海盗展开肉搏战。

4、组成船队。

几名水手的雇主,选择的是第四种战略。这和草食动物会成群结队是相同的道理。在遭遇肉食动物袭击时,草食动物会选择牺牲一名成员,以此来换取其他个体的生命安全。

从雇主的角度来说,假设船队是由六艘船只组成,那么损失一艘的损益率就是百分之十六,完全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只是对一介水手来说,被海盗逮住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就在我思索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喂喂喂,原来你们在这里鬼混啊!」

另一名水手走进了店里。

这名男子刚和与我交谈的男子打上照面,两人就态度亲匿地来了个拥抱。

「哎呀!这次可真是吃了不少苦头!」

男子如此说道。

「啊──这家伙就是我刚才说的,坐在被掳走的那艘船上的水手。」

噢?居然能活着回来啊?

「真的是把人折腾死了啊!船上的货物有一半都被抢走了───公司的那些家伙可是气得直跳脚呢──不过,那和我们这些水手无关就是了。」

从海盗的魔掌下生还的男子,开始吹嘘起自己有多么英勇善战。

噢?居然连船上的货物都留了一半下来啊?

那么公司方面的损失,以六艘船只的船队来计算的话,大约只在百分之八左右而已。差不多是征收消费税的程度啊。几乎已经称不上是损失了。

和现代社会的剥削程度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呢。

原来如此。

拥有固定地盘的海盗,似乎深谙『不可竭泽而渔』的道理。

盗贼和山贼好像也都奉行这样的原则。若是极尽抢掠之能事,将商队成员赶尽杀绝,导致灾情过于惨烈的话,商人便会委托冒险者或正规军进行剿匪作战。

在盗贼和山贼之中,并没有什么穷凶极恶之辈──因为那些『穷凶极恶』的盗贼,都会因为遭到剿灭而『自然淘汰』,所以都存活不了太久。

剩下来的那些家伙,则都懂得『闷声发大财』的道理。

这样的做法,和病原体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些足以杀死宿主的高危险病原体,因为毒性过高的关系,无法大量繁衍。

有办法大量繁衍的,都是像感冒那样的病原体,只是稍微『小打小闹』一下,停留在不会杀死宿主的程度。

「你们是在哪里遇上那群海盗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