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航向汪洋大海

#080. 是大海啊! 「不然你倒是说说,日光浴该怎么做?」

汪洋大海~辽阔无边~♪

你的大海~是我的大海~♪

我的大海~还是我的大海~♪

场景来到海上正在乘风破浪的船只。

作词作曲:本大爷。歌名:「你的大海是我的大海」。

就在我躺卧在沙滩椅上,快活地哼唱着方才即兴创作出来的歌曲时──

「音痴。」

──旁边忽然传来了这么一道声音。

亚蕾妲拿了条浴巾铺在甲板上,整个人躺卧在浴巾上头。

以俯卧姿势趴在地上的她,享受着阳光洒落背部的温暖。

只见她的一头红发披散在身体两侧,反射阳光的肌肤则散发出炫目的光泽。

……然而。

「你这丫头,完全不懂日光浴的正确做法呢。真的是超级外行人啊。」

「什么啊?」

亚蕾妲霍然起身,目光凶恶地瞪着我说道:

「不然你倒是说说,日光浴该怎么做?」

「以俯卧姿势趴在地上的时候,要把比基尼的带子解开,不然会在晒完的肌肤上留下带子的痕迹。所以标准做法就是把比基尼的上半部分脱掉。」

因为俯卧姿势而被挤压变形的乳房,虽然一抬起身体就会被人看到,但是只要趴倒在地就绝对不会走光。这种日光浴独有的极致性感,堪称至高无上的若隐若现。而没有将比基尼上半部分脱掉的这头劣犬,根本就糟蹋了这种醍醐味。

「……色鬼。」

只听劣犬这么说道。而且是眯起眼睛,用眼角余光看着我不屑地说。

「啥?你说我是色鬼?」

我毫不客气地反击:

「我说你这丫头,居然有脸跟我说这种话?不管是胸部、屁股,还是那里,甚至连屁眼都被我看得一干二净了,事到如今你还有脸跟我说这种话?」

「人、人家……又不是说我会害羞!我只是说你是个色鬼!」

「这不是同样意思吗?你连最里面的部位都自己扳开来给我瞧过了,就连屁股那边的洞也一样,我连你屁眼的皱褶有多少都清清楚──」

「哇~!哇~!哇~!哇~!」

「吵死人啦──所以我才叫你把上面脱掉嘛。这样你刚才鬼吼鬼叫的时候,我还能顺便保养一下我的眼睛──」

「啊~!真是的~!所以说~!你就是个色鬼!大色鬼!!」

亚蕾妲那丫头双手抱胸,遮掩住穿着比基尼的胸部。

这丫头明明已经和我交合过好几次……不对,好几十次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啊?

也罢,这丫头这样的性格,就是她新鲜逗趣的地方。

「欧里昂……上面、脱掉?」

丝珂鲁缇亚拉下泳衣的半边肩带,紧盯着我问道。

「啊~嗯。阿助的话,脱不脱都可以啦。」

丝珂鲁缇亚的泳衣是连身式的,本来就没有什么上下之分。

而且不管是趴倒在地,还是仰面朝天,她的胸部几乎都没有任何变化。

所谓的贫乳就是这样的东西。不会受到重力或重量影响,正是贫乳属性的最大特征。

我这可不是在说贫乳的坏话啊。嗯。

胸部是没有贵贱之分的。

不过,在这种海上日光浴的特定场景里,贫乳确实有些黯然失色,无法让人欣赏到背部和侧乳的曲线之美。

「如果是为了欧里昂大人……人家……也应该要……」

待在阴凉处的米迪娅,伸手就要脱掉上半部的泳衣,但是我开口制止了准备露出上半身的她。

「你和莫琳都是皮肤白晰的类型,不需要勉强自己待在太阳底下。」

若是用我以前所待的世界的标准来说,米迪娅、莫琳及珂莫琳,都是所谓的高加索人种。

出身游牧民族的亚蕾妲,则是有着比她们更深的肤色。

而能够将晒黑皮肤这种事情作为娱乐的,除了亚蕾妲以外,还有另一个人──

「我说亚蕾妲,你如果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

「人、人家也没有说不愿意啦……」

我先是叹了口气,随即转向躺卧在亚蕾妲相反位置的那名女子。

「欧里昂先生,喏,是这样子对吧~?」

只见兔女郎师父解开比基尼的上半部分,以俯卧姿势趴在地上。

那对形状姣好的乳房,就这样被挤压到变形。

「没错没错,你很内行呢~」

「毕竟人家是浪荡之徒嘛~」

她身上穿着的是一套兔女郎泳装。不仅头上戴着兔耳发圈,比基尼的下半部还附有一颗白色的球状『尾巴』。

她是在我们离开前一块大陆时上船的乘客。

我擅自称呼她为『兔女郎师父』。

我之所以会称她师父,是因为她是让我苦吞败果的对手。至于我是在哪方面输给了她,答案当然就是那档事情。

我心想这屁股可真诱人,抱着打野食的心态向这名女性出手,没想到她却是一头不得了的猛兽。结果反而是我被兔女郎师父吃干抹净。

她让我深刻地体认到,在性爱这件事上,力量的差异并不会构成战力的决定性差距。

每当我向兔女郎师父挑战时,我都会深刻地体认到这项事实。过去的我根本就只是凭着蛮力硬干。每次都被她榨得一干二净的我,彻底认知了这一点。

她在性爱这方面,完全就是我的「师父」。

就在我斜眼欣赏着兔女郎师父那对美乳时──

「如、如、如……如果你非常坚持的话,人家也是可以把上半部脱掉啦……!」

那头劣犬好像说了些什么。

「喏、你看……人家把上面脱掉啰。然后是趴在地上对吧……?是像这样子吗……?你看,已经挤成一团啰。」

那头劣犬好像又说了些什么。

「喂,喂……人家已经照做了喔……你,你赶快看啦……」

我选择无视到底。

「快点看嘛……」

这丫头真的是吵死人了。

你既然要做的话,一开始就别在那里忸忸怩怩。拖到现在才想向我献宝,我根本不稀罕了好不好~

老子绝对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我自顾自地欣赏着兔女郎师父的卧姿。

而在兔女郎师父的对面──有道人影正拿着甲板刷使劲地刷洗甲板。

「喂,新来的,你可别偷懒啊。」

我毫不客气地向那道人影说道。

「我没有偷懒~」

那小子一边使劲地刷洗甲板,一边如此回答道。

「还有,别在那里偷看老子女人的奶子。小心我直接把你扔进海里。」

「我、我没有偷看啊~」

但是这小子明显在偷看。他那副面红耳赤的模样,就是最好的证据。

这小子是偷渡上船的乘客。

他是我们从前一块大陆扬帆起航时,悄悄潜入船上的偷渡者。

在前一块大陆举办的武道大会里,这位艾堤小弟是被誉为冠军的热门人选。

照理来说,偷渡客应该是要直接扔进海里的。

这并不是我心肠歹毒,而是不管在哪艘船上,这样的处置都是极为正常的做法。

如果是美少女也就罢了,可是这小子不仅是男的,而且还是个大帅哥,因此当然应该直接扔进海里,但是──

包含亚蕾妲在内,有两三个人对艾堤小弟表示同情,所以我最后就没把他扔进有鲨鱼出没的海洋,而是让他作为打杂人员在船上做牛做马。

毕竟这艘船的规模颇大,有许多粗重的肉体劳动,我也不忍心让莫琳或珂莫琳做,因此这些工作丢给他做正好。

我在早已察觉到有偷渡者的情况下,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理由──有一半也是基于此。

可是,这位美少年……在我饶他一命之后,居然死皮赖脸地央求我收他做徒弟。

这小子以五体投地的姿势,在甲板上跪了三天三夜,差点就以这种姿势被晒成人干。虽然我根本不在乎这小子的死活,但是我家的女孩们再次对他表示同情……其中甚至有丫头不知死活地说什么「真是暴殄天物」……

我只好勉为其难地让这小子免于被晒成人干的命运。

在无可奈何之下,我便以「修行」的名义,任意驱使他干活。

但出乎意料的是,尽管这小子是在温室中长大的有钱人家少爷,却能毫无怨言地干着我交办的各种粗活。

就连我半开玩笑地叫他去把厕所舔干净,这小子也真的照做……甚至还※把我的鞋子放进怀里焐暖……(译注:日本战国时代的著名逸话之一。丰臣秀吉早年担任织田信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