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2/3)

「船长!」

「噢」

船长环视了一下店里

「怎么,这不是相当的盛况吗」

「欸欸,实在是太好了」

「证明小兄弟你的店受到这般的喜爱着呢。什么啊,搞得要过来说服你的我反而像是个傻瓜一了」

「说服吗」

「隐退那件事我要撤回了。收集到的金钱花在了新的船上了。毕竟都对小兄弟你了不起地说教了一番,觉得必须得让你见识一下男人的生存之才行」

砰地敲了敲我的后背

「看来已经没必要了。你的龙骨,已经好好地回来了不是吗。这看来,反而是我要被小兄弟你影响到了呢」

欸欸,我点着头说

「都是托了大家的福」

「既然这你得好好地偿还这份人情才行呐。至于豆的那方面就给我吧」

他豪爽的笑声,让店里的视线都聚集了过来。接着马上又看向其他地方了。店门前一驾马车抵达了,摩鲁摩鲁跟科尔雷奥尼先生来到了。马车的货台上食材堆积地几乎要溢出来一,这让店内响起了一阵欢呼

4

黄昏过后,不正经的那些人们也逐渐增加了。都是这间店在深夜营业的时候光顾过的常客们。不仅诺尔托莉跟她的母亲一起来了,波尼婆婆也不知何时坐在了椅子上

那人终于出现的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

「法尔汉先生!」

我跑上前去,把他拉进了柜台的内侧

「嗯,唔?」

法尔汉先生蜷缩着巨大的身体,跟我对视着

「怎么那么迟啊」

「抱歉。因为听说派对的惯例是要带上手信的。所以我去山上狩猎去了。有点棘手」

我踌躇着要不要问他,是狩猎了什么。连法尔汉先生都觉得棘手的话,对我来说肯定是无法应付的

「……回头再问吧。比起这个法尔汉先生,你给了我祝福对吧?」

听了列薇小姐的话之后,我一直不停思考着。我能够留在这个世界的原因,无疑是因为受到了龙的祝福

「那个结婚仪式的时候,你确实是这说过了对吧。说,给在场的人施与祝福。那,也包括了我对吧?」

我直直看着他。法尔汉先生露齿一笑

「啊啊。说得没错」

「那你那个时候就知,我可以不用回去了吗?」

「不,那不对」他摇了摇头。「我最多不过是,给你的话语和你自身施与了祝福而已。单靠这些并不能产生跟世界的联系」

「但是,我现在能够像这存在在这里了」

「那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不管是留下,还是回去,我都尊重你的意思,并祈求了你一生多福而已。龙不能连人类的未来都决定下来。龙的祝福只不过是给它推了一把而已」

「强烈的感情,吗?」

「那是根连世界的摇晃都没办法切断的线啊。对他人的思念,绝不忘记的誓言,就算远去也祈求着对方幸福的感情——你们,不是把它称呼为爱吗?」

忽地,我回起了波尼婆婆的侧脸。那个夜里,在提瑟跟菲利斯小姐的旁边,波尼婆婆述说着失去了踪迹的那位重要的人的事情。那个应该是跟我来自同一个世界的,那个人的事情

是啊,我还记得着。无论是波尼婆婆,还是菲利斯小姐,都没有忘记那位从这个世界消失的人的事情

回过头看向法尔汉先生,我笑了。不知不觉地,口的深处像是什么洋溢来了一

「也许就是这呢」

「夕能留在这个世界这件事实在是可喜可贺。又可以喝咖啡了」

「其实这才是,你最为在意事情对吧?」

「……咳咳」

这时他故意咳嗽了一下,「不过,真亏你可以留下来了。是互赠了缎带,换了誓言,跟那个女的凑成了一对吗」(ps:原文あの女と番となったか,貌似这里的“番”是形容动物雌雄一对的)

「一对这说法有点……嘛,虽然说得没错……」

「那真是值得庆祝。男的迎娶妻子之后算是独当一面了」

是吗,说起来,虽说是顺着气氛而行,我毕竟跟莉娜莉娅求婚了,她也接受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成为了夫妻了

「真厉害。完全没有实感」

「最初是这的。之后马上就明白了」

以法尔汉先生怕老婆这点来看,我没问他是因为什么而马上知的。

「那个,有点我很在意的,缎带是必须要换的吗?」

「嗯。那是有着将决定自己命运的丝线托付给对方的含义。彼此通过互赠着生命而强力地连结在一起。人类就是这不断重复着相任而积累起来的历史,从而联系着世界」

「哈啊……原来如此」

莉娜莉娅从雪人脖子上解,然后给了我黑色的缎带。该说一切都是多亏了那一瞬间吗。真没到,这成了为我收到莉娜莉娅回复的象征了

等下,这时我到了一个疑问。送出黑色缎带的含义应该是常识来的。莉娜莉娅不可能不知。这的话,那时候?

这时,门口铃铛响了。我伸长脖子从柜台这里往那边一看,是阿鲁夫先生和苏菲亚小姐。他们进到店里,看起来被附近充斥着的喧闹声给吓到了的子

「啊,法尔汉先生,那两人过来了」

「是吗。那过去吧」

正站起来的时候传来了戈尔爷爷响亮的声音

「什么。这不是白色缎带吗。恭喜新婚!」

这一来四处响起了欢声跟口哨声和祝福的声音。虽然已经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但那两人还是露出了笑颜

「那是什么」

我下意识小声说出口的疑问,得到了艾娜的回复

「新婚的女在一个月期间,都要在头发上系上白色的缎带。为迈出新的人生门槛的证明,而受到大家的祝福,是……」

话未说完就中断了,她呆呆地张着嘴巴,看向一处

着是什么回事呢我也看了过去,然后明白了原因

注意到的不只是我们而已。祝福声逐渐静了下来,一个,又一个人都朝那人看了过去

从连接到里面的通路走出来了的,是莉娜莉娅。估计是从浅睡中刚醒过来吧。虽然那副身姿还是平时不变的制服

「莉、莉娜莉娅、小姐……那、是、那是……」

艾娜用颤抖的手指指着莉娜莉娅。正确来说,是绑着头发的那东西。莉娜莉娅系着很眼熟的白色缎带。

被店里的视线集中看着,貌似实在是不太舒服的子。她脸颊泛红,看向了不相干的地方

下一瞬间,咚地爆发出了声响

有女们的欢声,有男们的悲鸣,有恭喜的祝贺声,也有问对方是谁的询问声。其中,我被艾娜扯住了衣领

「啊,等」

艾娜一脸泪目地瞪着我,虽然明白她说什么,我却没能听下去。被男们包围了起来,被挤得喘不过气了

「终于出手了吗店长!」「居然对我的莉娜莉娅出手了!」「可恶,恭喜了啊!」「虽然值得庆祝但真是个幸福得让人打他一顿的家伙!」

四面八方都在敲着我的背。究竟是在祝福还是在发泄呢。基本都是后者吧

「好痛好痛!都说好痛了!」

「嘿,说些什么啊幸福的家伙!」

有谁在敲着我肩膀

我挪护着脑袋的手,战战兢兢地抬起头

都是些熟悉的脸,大家,都在笑着。艾娜正咬着手帕。诺尔托莉被母亲押着吟着,缠磨人的戈尔爷爷正被秘书小姐制止着

我环视着各位。在这里,在这间店聚集起来的人们,才正是我在这个世界里得到的羁绊

而且还有个比谁都要温暖地,注视着我的女孩。她正看着狼狈不堪的我苦笑着。这时我会说些什么呢,她已经预料到了吧。一副无语了的子嘴动着说了声「傻瓜」。所以我面对着围在我身边的男们,摆出了一副得意至极的表情

「怎么,是不是很羡慕?」

噌地,隔了一瞬间空白之后,响起了男们的悲鸣和怒号,我又一次手忙脚乱地接受起了祝福

真是的,这简直是个最棒的夜晚啊

5

走出店外,夜色已经笼罩了街。但是街上到处还传来着人们快活的声音

因为店里的热气实在太厉害了,寒冬天空之下的空气正好让人舒服

我取出了口袋里面的纸。完全变得破破烂烂了。轻轻沿着折痕打后,那里并排着常客们的签名。溢满在纸上,几乎没有空隙。完全恢复了原。我又仔细地叠好,小心地放回到口袋里

店里回响着笑声。我一边背对着它一边抬头看向天空。圆月在上面高挂着。无数的星星四散而

会有一天,我会对自己选择的路感到后悔吗

原本的世界,自己没有回去那个有着我家人的地方,我会觉得后悔吗

不知。不过,要是能转达他们,我现在能这子健康地生活着的话就好了。在新的地方着店,有很多人上门光顾,遇到了喜欢的人,让我打心底地决定了这里就是我的栖所。这告知之后,大家会祝福我吗

背后的门打了。喧哗声瞬间大了一档,然后又变小了,站在我旁边的是莉娜莉娅

「在事情?」

「嗯,着真向家人介绍一下莉娜莉娅啊」

「……没问题吧。真亏你能骗走夕呢,感觉会被这子骂呢」

「没事的。感觉母亲她应该会高兴地疼爱起莉娜莉娅。大概会说出,正好也要个女儿呢,这子的话」

冬夜的天空真的非常漂亮。吐出的气息冻结成白色,马上又轻轻地消融而散

「觉得寂寞吗?」

莉娜莉娅看着我

「是呢。不过,还有莉娜莉娅你在」

店里又响起了欢笑声。接着传来了什么东西倒下的声响。他们在干着什么呢

「……还有愉快的客人们在,所以没关系的」

「是吗」

莉娜莉娅点着的头上,有着被月光照映出淡淡光辉的白色缎带

「你戴上了呢」

她像是用手遮挡着一摸了摸缎带,然后像是掩饰着害羞一摸了摸头发

「这是因为,呐。毕竟都这了」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真的很在意过的」

「不可能那么随便就戴上去的吧」

这根白色缎带,是莉娜莉娅初次的生日的时候我为礼物送给她的东西

「反正是不清楚含义就送了过来的吧,那个时候」

「我要是说,其实我是知含义才送的话,你怎么办?」

「哈啊?」

张大了眼睛,莉娜莉娅的脸转眼间就红了。但是看起来马上就察觉到自己被戏弄了的子,转睛瞪向我

「你啊,真的是,哎」

接着她夺过我的右手,莉娜莉娅向后转身

「好了,要回去了」

那一天,戈尔爷爷说过的话,我如今还记得着

不是只有家才是归所

我,让这件店铺成为无论是谁都能当做是归所的场所

这里是异世界。有着魔法,有着迷宫,也有像是兽人之类的人们。我决定了要在这个地方生活下去。可是这里,这间店,不是我的归所。归所不是有着实际形态的东西,而是心中不可动摇的支柱

总有一天我怀念起原本世界的那一天会到来吧。被思念家乡的情绪击溃内心的日子,还有自问着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呢的日子,都会出现也说不定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