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龙的同栖,夕的声息」(2/4)

「那个,你经常有做家务吗。看上去很熟练呢」

「唔姆。在村子里自己的家务自己做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人族的那仆人」

真是非常健全的生活啊

「但是我的妻子出生高贵。不擅长做家务。不知不觉地照料着,我就完全熟练了」

听起来真是相当亲切。法尔汉先生,是主夫吗。这一问的话,那紧绷的围裙装看起来仿佛又变得像了不少。

「话说」我坐在柜台的座位上抬头看向法尔汉先生。「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昨天虽然没有详细追问就让法尔汉先生住在了空出来的房间过夜了,当然是很在意原因的

法尔汉先生双手抱,喉咙发出了低鸣。一脸为难地沉默着。正当我后悔着是不是不应该问的时候,他默默口了

「虽然我试着在镇子上调查龙的花嫁的情,但结果不尽人意。然后回去了村子了一趟。妻子给惹怒了。说空手而归对龙来说实在不应该」

「那真是严厉呢」

「龙去打猎的时候,没有狩猎到猎物之前绝对不会回去的。这是古老延续下来的传统。虽然我觉得狩猎跟这件不一,但妻子好像不接受啊。所以就回不了家了」

面对消沉地低下肩膀的法尔汉先生,我不禁相当同情他。当然也理解他妻子生气的心情。但是,我支持连家也回……(內容加載失敗!請刷新或更換瀏覽器)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