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GA文库 > 魔女之旅 > 第二十卷

第七章 史莱姆的故事

微冷的风吹拂夜晚的平原。

头顶的树枝发出沙沙的声响,摇晃的模宛如某动物。为了避免放在身旁的灯火熄灭,她看了一眼后将一本书放在大腿上始书写。

晚上写日记是她的习惯之一。

她简洁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纪录在手边。

在旅行前往下一个国家时不小心走错了路,漫无目的地在平原上徘徊太阳就下山了,于是现在才会在静谧的黑夜中露营写日记。大致写起来就像这,换句话说就是平凡无奇和平的一天。

「不过,偶尔过一下这日子也不错呢。」

在旅馆松软的床上熟睡也很好,但在空无一人什么也没有的大自然中悠然入睡也别有风情。

回头看着早已准备就绪的帐篷,魔女露出浅浅的笑容。

灰色头发,琉璃色双眼,身穿沉入夜色之中的黑长袍与三角帽。她是魔女也是旅人,与此同时更是少女。

然而,今晚周围没有任何人,昏暗到没有油灯就伸手不见五指。一定没有人会被我的貌吸引而来吧──独自失望的她究竟是谁?

没错,就是我。

「我等的族所有个体都具有正义。我等的族所有行动都基于正义决定。正义乃是我等的行动方针。换言之,我等现在会在这里,是受到我等心中的正义引导而来。」

这不是我。

把视线从帐篷挪回日记的下一瞬间。

我看见一个奇怪的东西。

「阁下有正义吗?」

这么问我的,是一只坐日记上的天蓝色奇妙生物──看似生物的东西。我不知那到底该不该称为生物。

大小大概和苹果差不多,一手就能掌握;可是不知能不能实际触碰或是握在手中。

看似生物的东西在日记上又问了一次「阁下没听见吗?」牠有着果冻状的身体,却圆滚滚的,每次说话都不停颤抖。

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你好。」

我认得这生物。

不过在过去的旅途中看见的次数屈指可数──我呼唤牠的名字。

「你是史莱姆对不对?」

又小又不停抖动的生物。兴趣特殊的人会当成宠物饲养,又或者因为其繁殖力之高而被当成害虫厌恶。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看见史莱姆说话。

我仔细观察,史莱姆就发出分不清男女的中嗓音抖了抖。

「请阁下订正。史莱姆确实是我等的族名,却不是我等的个体名。」

「这吗?」

「阁下被以人类称呼不会觉得奇怪吗?」

「原来如此,的确没错。」用族名称呼确实不正确。「那么该怎么称呼你才好?」

你应该有名字吧?

我侧着头问。

史莱姆抖了一下。

「……我等的名字是什么?」

「不是,你问我我问谁。」

我傻眼地耸肩。

除了名字之外,我还有很多问题问。即使牠看似没有敌意,却频频说着正义什么的听不懂的话。

更别说牠还突然冒出来。

于是我姑且先把各问题摆在一旁,看着史莱姆底下的日记。

看子得再补充一句才行。

今天并不是平凡无奇的一天。

应该把今天写成邂逅史莱姆的一天才对。

于是我在史莱姆面前提笔。

接着说:

「……可以不要挡在我的日记上吗?」

「那就是阁下的正义吗?」

「不是,我应该是常识。」



虽然听不太懂,不过牠口中的正义是主义与主张的基础,指的是自身的行动原理。

以现在的我举例,跟突然出现在日记上的生物说话就是正义,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透过研究史莱姆的生态大赚一笔也是正义,我也基于正义展对话的意思。

简而言之,就是把爱好、兴趣换成比较帅气的词汇而已。

牠是要装大人的年纪吗?

「我等比阁下还要年长。」

「哎呀,是这吗?」

我把放在大腿上的书本从日记换成空白笔记本,对牠抛出几个问题。

你怎么突然冒出来?

「我等渴望食物。肚子饿了没有力气。这下去会一命呜呼。」

史莱姆说出「把食物拿来。」这山贼会说的话。你们都吃什么东西?我这么问,史莱姆就说「什么都吃。」抖了抖。总而言之,我给牠干巴巴的干粮。

「……好吃。」

结果牠非常高兴,抖个不停。

看子人吃的东西也可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阁下从刚才始就在写什么?」

「请别在意。」

机会难得,我把牠的模记录下来。我边素描圆滚滚的身体边问:「现在只有你一个吗?」

「那个形容并不合适。我等是由复数个体聚集而成的群体。」

「喔喔。」

我在笔记上圆滚滚的身体旁画了一个箭头,写下「族群」。必是微小的个体聚集在一起,透过分裂繁殖的吧。

「那么,你在这地方做什么?半夜散步吗?」

环视周遭唯有一片黑漆漆的平原,光源只有月光与我的油灯,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见。没有人也少有动物,适合以什么也没有形容。就一只史莱姆散步来说稍嫌空旷无聊。

「我等正为了研究人类而旅行。」

「研究人类而旅行……?」

什么意思?

「我等必须学习人类如何思考,如何生活。那即是驱使我等的正义。基于正义,我等受到阁下点亮的灯光引导。」

「简单来说,就是跟人类流的时候找到我,所以才来和我说话吗?」

我像是安抚故意用困难词汇的小孩一对牠说,振笔疾书。

史莱姆则在一旁颤抖「然而……」地沉吟。

「为何将研究人类视为正义,我等不得而知。」

「什么意思?」

「我等并无来到这里的记忆。」

牠说的话十分不可思议。

史莱姆说,自己不知不觉间就饥肠辘辘地走在夜晚的平原上,不知自己在那之前究竟过着什么的生活。

也就是人类的丧失记忆。

原来史莱姆也有类似的情况。

「彷徨的我等心中只有『必须研究人类』的正义而已。只要学习人类,或许就能明白我等的身分,又为何而彷徨。」

牠又说出奇妙的话。

我思考了一下不知是他还是她的史莱姆到底说什么。

牠学习人类。不知自己是谁。正在旅行。

然后来到我身边。

「看来你运气不错。」

「我等并非个体,阁下的称呼并不合适。」

「在人类眼中看来,你们大多都是个体喔。」我侧着头说:「如果学习人类,要不要跟我一起行动看看?」

「唔嗯?」史莱姆偏向一边。

什么意思?牠看起来是这么说呢。那么我就解释给牠听吧。

「我是旅人,灰之魔女伊蕾娜。现在虽然在露营,不过明天始预定会去几个附近的国家。不嫌弃的话,我带你到处看看吧?这就是我的意思。」

「阁下的话真难懂。」

「你有资格说?」

所以说,怎么?我问。对你来说应该不坏才对。

当然,我也不会不方便。顶多只有增加一点行李罢了,还能顺便加深关于史莱姆这生物的认识,可说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那么就有劳了。」

「好的。」

听了我点点头。

彼此利害关系一致,史莱姆又抖了抖。

「那么就马上出发吧。该怎么办?待在阁下的帽子上就好吗?」

…………

不是不是。

「现在是半夜,我正在露营的说。」

「那又如何?」

「在早上之前我不打算继续旅行。」

「原来如此……那即是阁下的正义啊。」

「不对,是一般常识。」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史莱姆抖了抖沉吟一声。

「看来我等难以理解叫做常识的事物……」

「那么就请在研究人类的过程中理解。」

「我等尽量。」

接着他也不是她问我:「如果不马上继续旅行,现在要做什么?」

得从这里始说起吗?真没办法。

「回帐篷休息。」

「除此之外?」

没有什么特别该做的事情。

硬要说的话。

「就顺便该叫你什么名字吧。」

这比继续以族名称呼还要妥当。于是我边说边独自回到帐篷,始幻适合史莱姆的名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