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角川文库 > 86-不存在的战区- > Ep.10 Fragmental neoteny

菲多


恕我冒昧,请容我稍微讲讲自己的事情。

我是人工智慧,试○○八号。

创造主家里的公子,以及最后一位主人赐给我的名字,都叫「菲多」。



我「诞生」于圣玛格诺利亚共和国首都,贝尔特艾德埃卡利特邻近郊外的一幢宅第,其中的一间研究室。

我所侍奉的家庭,成员包括身为我的创造主兼人工智慧研究者的老爷、丽温柔的夫人以及两个孩子,分别是正就读中等学校的大少爷,以及受到他们每一个人呵护长大的小少爷。



当时的我获得了一个模仿大型犬外形,材质柔软的外壳。

外壳如此设计,是为了让家中幼小的孩子用力抱紧或稍微粗鲁对待也不至于弄坏,同时也不会让孩子受伤。

最后的测试结束,我正在等老爷写完研究报告时,就听见「叽……」一声房门启的声音。

然后是以我的听觉感应器能勉强接收到的轻微脚步声。老爷一家人除了夫人,走路都不太会发出脚步声。

换言之,单以「走路不出声音」这个条件很难判断过来的是哪一位,但是个头没有高过老爷办公桌的这一位……

「爸爸。」

对,就是年纪尚小的小少爷。

「……辛,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不可以进来爸爸工的房间吗?」

老爷说归说,还是将小少爷抱到大腿上,也难怪小少爷总是不听话了。

「机器人,做好了吗?」

「呃……它不是机器人,是人工智慧……好吧,没关系。嗯,做好了。这次这个小家伙真的会动喔。虽然只限家里,但是可以陪你玩。」

小少爷顿时神色一亮。

继承自夫人的丽红眼睛如宝石般闪闪璀璨。

「名字!我可以帮它取名字吗?」

说是小少爷的友人亨丽埃塔小姐最近始养起了宠物(听说养的是鸡,但这对年幼小姐而言算是一常见的宠物吗?就我所知,似乎不是……),于是小少爷这阵子常常表示自己也要一只宠物。

「好啊。慢慢考虑,帮它取一个好名……」

「那就菲多!就叫菲多!」

老爷沉默了整整五秒钟。

「……辛,我跟你说,菲多是给狗取的名字,不是给朋友取的……咦?」

老爷看到显示在资讯装置全像荧幕上的我的状态画面,又沉默了整整五秒钟。

「什么……这就被当成输入指令了吗?这下伤脑筋了……」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老爷,我的创造主。

我非常高兴。

据说狗这生物自人类有史以来一直是人类的挚友。

而小少爷竟然将我与这生物等同视之。

我太高兴了,这是我的荣幸。

只可惜我没有语音输出功能,所以无法表达这份心情……

小少爷用他的大眼睛定睛注视着我,然后忽然微微偏过头。

「可是它很高兴喔。」

「咦──……」

老爷显得十分惊讶,来回看看我和小少爷。

「你看得出来?」

「嗯。」

小少爷愣愣地点头,就好像在说:「爸爸为什么看不出来?」

接着,老爷望向从研究室门口探头进来的大少爷。不同于除了黑发之外都像夫人的小少爷,大少爷长得像极了老爷,是一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

「雷,你呢?」

大少爷先是稍微做出侧耳倾听的动,然后摇了摇头。

「不,我没听见。」

「这啊。嗯──那就应该不是吧……?」

「唔──」小少爷大概是看出老爷不相信他,便鼓起了腮帮子。大少爷见状,苦笑着说:

「那家伙不是模仿辛的脑波还是什么的模式架构出来的吗?我是不太懂啦。还有情感学习,好像也是依描摹辛的模式。应该是跟这些方面有关吧?」

正是如此。

我的中枢处理系统正是透过在我成为我之前的第一个机体──给襁褓中的小少爷抱抱的娃娃──内建的感应器记录小少爷的神经活动,为基础结构。除此之外,我也透过小少爷的成长学习了人类的行动与情感。换个说法,我为「我」的意识与思考就像是小少爷所赋予的。

因此,我对小少爷特别──对,可以说有感情。

我为小少爷的某分身,为他的影子,必须在他的期望下随侍左右,守护着他──……

「之前明明说短时间内还不可能自主行动,怎么忽然有这么大的进展?上次好像说有一……新的人工智慧模型?」

这次换老爷两眼发亮了。

「对啊!是最新发表的划时代模型!这个模型原本是联合王国当代『紫晶』的研究内容,模仿了生物的神经系统,日后将会慢慢发展到可与人类媲……」

……老爷似乎还没发现,其实大小少爷对老爷的研究与谈话内容都不感兴趣。

大少爷露出一「又始了……」的神情把视线转向他处,小少爷则是……好像已经急着跟我玩了。

可惜的是我尚未充饱电力,还不能动……

老爷似乎总算发现两位公子都没在听了。他苦笑着抱住大腿上始不安分的小少爷。

「制者是跟你同年纪的小朋友喔,辛。他说等他们那边一些事情稳定下来就请我去玩,你可以跟我一起来,认识新朋友。那孩子…………满有意思的。」

「菲多也能一起来吗?」

「好啊。」

大少爷看看我,略为偏着头说:

「帝国不是有意用同一模型发无人兵器吗?我是觉得那的比较帅气。」

「噢,你说瑟琳女士的研究啊……虽说她是军人,也有她个人的隐情与理由──但我不太发那东西。」

说完,老爷摸了摸办公桌上的老旧布偶……我的第一个机体。

「……人类自己都已经纷争不断了,难得有机会邂逅人类以外的智慧,结果却只是增加更多敌人,那太令人伤心了吧。」

「喔……」

大少爷显得兴趣缺缺地随口回应,转身准备离。

「好吧,没差……辛,过来吧。那家伙……呃,菲多现在在吃饭,等一下再跟它玩喔。我们也来吃点心吧。爸,茶很快就泡好了,记得来客厅喔。」

「嗯。」

「知了。」

小少爷摇摇晃晃地走过去,理所当然般把手伸出来,大少爷也用极其自然的动握住那只小手。大少爷是家中最宠小少爷的人,或许因为如此,小少爷也是个很爱撒娇的孩子。

抬头看着再次转向资讯装置,继续撰写报告的老爷的侧脸──我猜他一定会写到忘记时间,于是设定了内建的计时器。



侍奉老爷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在某天晚上突然结束了。

每当我试着重播那一夜的记忆──啊啊,这就是人类所说的「不愿回」吧。纪录档出现了杂讯与混乱,难以正确播放。

军靴的跫音突然闯进了家中。

怒吼声;五色旗与剑的国军徽章;对着一家人的自动步枪枪口;被按在地板上的老爷与大少爷。

受到夫人保护的小少爷──微弱的哭声。

不具有语音输出功能的我连出声安慰他别哭都办不到。



老爷一家人随即被带往他处,我在变得空荡荡的宅第里,一片暴风雨过境般的惨状之中,不断地反覆自问。

就算当时一天即将结束,我受命进入待机模式,但怎么能就那袖手旁观?

我难不该挺身保护老爷、夫人、大少爷与小少爷──不该战斗吗?

我的系统设定了高度禁规,禁止我伤害人类。

老爷这么做是期望我成为人类的挚友,这是我的存在理由。我绝不能违反这项禁规。

但就算是这……

就算是这,我当时难真的无能为力吗?

就从现在始也好……

是否还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做的……

思考到最后,我决定出发寻找他们。

所幸为了进行自我学习,我获准连接公用网路。

经过搜寻,我立刻就知了他们被带走的原因──尽管我无法理解原因背后的逻辑。

也知了他们被带往哪里。

老爷赐与我的外壳只能供室内活动使用,不适合长途跋涉。虽然感到过意不去,我还是决定舍弃原有外壳,换一个新的身体。

为的是找到我的主人们,这次一定要保护他们。



我将我的全组态资料传送到一架被称为「清夫」的运输机械之中,前往了战场。

年复一年,我在进行部队支援任务的同时,彷徨于战场寻找他们。

其间死了太多人,多到我不愿去数。

起初是与老爷同辈的众多男。

接着是与夫人岁数相仿的众多女。

再来是与大少爷年纪相差无几的众多少年少女。

他们接连不断地,没完没了地战斗,然后都死了。

到最后,我不得不领悟到一点。

我没有亲眼看见,但是,老爷也是,夫人也是,大少爷也是,以及我知他们每一个人都保护的稚幼柔弱的小少爷也是。

在这地狱般的战场上,他们都不可能活下来。

在被打坏、抛锚的「清夫」里,我迷失了方向。

我目前必须支援的主人──部队里的少年兵们,似乎全都捐躯了。友机「清夫」也已经一架不剩。

我只要继续这躺着不动,「军团」们就会把我解体,搬去它们的再生工厂。既没有保护好老爷一家人又没能找到他们的我,活该有这下场。

这时,喀啦一声,小块瓦砾掉落的声响使我回过神来。

我真是的,大概是得太专心了,竟然完全没侦测到靠近过来的脚步声。

一名少年兵踩着瓦砾,走到我身边。

年纪大概介于大少爷与小少爷之间吧。他把尺寸不合的野战服下䙓折起来,穿在离长大成人还早得很的身上。

那个娇小可爱的小少爷总有一天也会……

如果他还活着,或许已经跟这个男孩差不多大了吧?不知要经过多久的岁月,才能盼到那一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