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闲话 魔王军第二军团的任务

我,艾蜜拉‧贝尔古雷,在林格尔王国的战争之中不幸战败撤退。

为了负起责任,我被剥夺了第三军团长的职务,选择成为一介士兵而战。

为了即将来临的大战,我锻炼著自己,却因为第二军团长的传召而使状况生变。

他受魔王陛下嘱咐执行特别命令,并要求我一起同行。

若是魔王陛下的吩咐,无论内容如何,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不过,问题是我必须暂时成为第二军团长的部下,并共同执行任务。

「贝尔古雷军团长副官,你从刚才就臭著一张脸,是累了吗?」

第二军团长副官。

听人这么叫我,我不禁皱起眉头,挖苦走在前方的男子说:

「对呀,和你在一起很累人呢。」

「哎呀,这还真是不好意思。」

我对悠哉和我说话的男子发出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叹息声。

他甚至没穿盔甲、只穿著黑色装束,对我的谩骂仅回以形式上的道歉,便再度转向前方。

魔王军第二军团长——寇牙‧狄贾尔。

年仅十七岁便拥有军团长头衔的天才……这么说听起来虽然好听,但其实就是一个比战斗以外的事务全丢给属下处理的懒鬼。

「唉……」

「我们目前远离魔王领,在树木茂密的溪谷中前进。

有五名部下跟在我们后方,但他们都已显露疲态。

「喂!差不多该让他们休息一下了,这样下去在跨越溪谷以前,他们就会因为疲累而倒下喔。」

「嗯?嗯嗯、是呢。」

他命令部下休息后,来到附近的树干坐了下来。

「……只靠这样的人数真的可以吗?你应该可以带更多人来的。」

「因为这次的任务目的并非威逼呢,我们只是去瞧看看兽人派不派的上用场而已。」

魔王陛下吩咐的命令为『判断兽人族是否可与人类战斗』。

如果有魔王陛下的力量,即使是现在也足以与人类军队作战,但战力自然是越多越好。

不过就算缔结了同盟,兽人族若只会碍手碍脚,便没有拢络的价值。

为此,魔王陛下派遣身为第二军团长的寇牙为使者,命令他审评兽人族。

「对方也有可能与我们敌对吧?」

「有身为前任军团长的你和现任军团长的我在,以战力而言,已经过于充足了吧。」

「太小看对手的话可是会吃鳖的。」

「那倒是也很有趣,所以没关系。」

寇牙露出傻呼呼的笑容。见状,我觉得很烦躁,但因为我知道即使对他生气也没有意义,所以只能叹气。

「而且一大群人是不可能通过这里的,这里不愧是魔物的领域,有很多强大的魔物呢。我可不想不小心刺激到它们,让事情变得麻烦呢。」

「……的确。」

这里并非人类或魔族的领域,而是魔物的领域。

穿越这里的话,即使不渡过大河,也能抵达兽人国度,但遭遇魔物攻击的危险性很高。考量到这一点,也能理解他为何选择少数精锐。

「不过,有你在的话,我就不用担心部下了,真是轻松。」

「……」

这家伙,之后也打算将指挥部下或把其他事情都丢给我处理吗?

说什么要加强战力,强迫任命我为副官带著我来就是为了这个啊。

「你虽然露出打从心底不爽的脸……但不要忘记你还欠我人情喔?我可没忘记你害我们家的秘密武器被林格尔王国抓去当俘虏啊。」

「唔……我知道啦。」

他是说从第二军团派遣到我这的黑骑士,在与林格尔王国的战争中不幸惨遭俘虏的这一件事。

我自己也根本没想到拥有那种犯规程度反击招式的黑骑士竟然会被俘虏。

「算了,我也没想到那家伙……菲鲁姆会被俘虏呢。毕竟,她虽然和我一样是暗魔法使,但她的魔法也很特殊呢。」

拥有『反转』特性的暗魔法。

黑骑士的魔法能朝敌人反射伤害,这应该是一种无论面对何种强敌,都能给予致命伤的无敌魔法。

寇牙将黑骑士这个战力派遣过来时,想法应该也与我相同吧。

「所以啊,当我听到她输给人类时,我真是打从心底吓了一跳啊,没想到她会被治愈魔法使狠狠揍了一顿,害我不禁笑了出来,心想为什么恢复伙伴的家伙会来攻击凶狠的暗魔法使。」

「喂!你都不担心吗?那可是你的部下啊。」

部下被俘虏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我听见他那极不合适的言论,忍不住狠狠瞪著他。

「毕竟我没那么担心她啊,甚至觉得她可能倒戈敌军呢。」

「……你为什么那么说?」

「因为对她而言,魔王军就只有那样的价值啊。她之所以为魔王军效力,并非为了魔王陛下,而是为了自己,只是想要一个能充分施展力量的环境罢了。」

听寇牙一说,的确如他所言。

虽然我不打算要求他人「为了魔王陛下而战!」,但倒是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为了何种理由而战……

当时,我因为军团长的身分而没有那种心思,只记得自己曾多次怒骂黑骑士。

在卸任且心情沉淀下来后的现在,或许有更多能交谈的话题。

「暗魔法使都在追求自己的理解者。」

「理解者?」

「因为我们从出生起就被当作是禁忌之子,被战战兢兢地养大啊。这样成长的话,自然而然会养成扭曲的个性。」

「像你这样?」

「我只是不会表现出来,所以还比较好。」

寇牙大刺刺地笑著,凝视著自己的掌心。

他虽然露出笑容,但眸中却透露出一种遥望著远方的空虚感。

「所以说,如果林格尔王国中有能成为菲鲁姆的『理解者』的人的话,她就不会回到魔王军了吧,因为那里有著自己存在的理由。」

存在的理由。

那并非以一句叛徒便能了结的的简单问题。

毕竟,制造出唾弃嫌恶暗魔法使的这种环境的并非他人,正是我们魔族。

原本来说,即使暗魔法使拋弃魔族也毫不奇怪。

正当我苦恼著双手环胸时,寇牙便想起什么似地望著我说:

「比起那个,我更有兴趣的是痛揍菲鲁姆的治愈魔法使跟那两名勇者。」

「……那在我心中,只是一种痛苦的回忆。」

继萝丝之后第二名治愈魔法使,以及两名勇者。

将黑骑士逼到无法再战的勇者,以及能将他们恢复到几近完全状态、并让他们回归前线的治愈魔法使。

两名勇者使用光与雷这两项强大无比的属性魔法,打倒了身为魔王军主要战力的大蛇魔物‧巴尔吉那古。

他们的存在对我而言只是一种心灵创伤。

不仅这两名勇者如此,甚至还多了一名接近不死之躯的回复要员,只能说真是糟糕透顶。

寇牙似乎对他们充满兴趣,不同以往懒洋洋的态度,饶富兴味地对我说:

「我听上过战场的士兵们说,那个治愈魔法使和两名勇者的年龄都与我相差无几,这让我更是惊讶。」

「……啊?那是偶然吧?」

「是吗?我却觉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