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呜呜,呜噜噜噜。”

“能不能请你不要怪叫呢?”

“可是人家好冷啊。这样都没死还真是厉害呢……”

“有什么办法,毕竟要用极低温来消灭体内的所有霉菌和孢子啊。”

维尔德芙劳和胡德拉一边拌嘴,一边在熟悉的过道中走动。她们不再是先前的裸体披风和裸体皮毛装的亡灵状态,而是包含了【兵辉】以及【比率系】铠甲的全副武装。她们的灵魂已经回到了肉体,冷冻储存也被解除了。毕竟同时还能暖和身体,于是她们就一路朝着【冥府】的深处奔去。

“啊,看来主任她们已经到达高潮部分了呢。”

“……话说恢复正常后才发现,之前的打扮真的好羞耻啊。”

“你通常穿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

贝亚特莉切,菲莉尼昂和阿梅丽娜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唯一能够干涉【次代胚胎】的人就只有持有【兵辉】的【贤者】,看来她们已经解开误会了。

人类和【伊比利亚兽人】都可以得救。

被赋予躯体的灵魂将再次获得生命的自由。

“这并不是可以无限使用的东西。”

【贤者】连看都没有去看背后的维尔德芙劳和胡德拉。

“虽然次代胚胎有很多颗,但是激活的时候必须要吸收【冥府】的血肉中的养分。使用它就会摧毁【冥府】本身。因此机会是有限的,不能浪费。所以不要和我搭话。我会走神的。”

终于要结束了。那些未曾完全死透的人们将得以从【冥府】解放。虽然操纵周围的环境,根据预设的数值来打造理想的生命体是十分复杂的方法,但岛外的整个世界都已经沉默了。因此不需要担心这个独立划分出来的实验场,哪怕有新的大陆浮到海面也不重要。

“Boo……布布可担心了。”

『啊哈哈。嗯,这次该我道歉了,布布。』

“一点都不好笑!!Boo,你当时突然就死了!!”

贝亚特莉切用两只手应付着布布逼近过来而产生的压力,然后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既然有这么多的次代胚胎,那么救赎的范围究竟会有多大?那些被作为祭品献给了【千龙】的【妖精】可以回来吗?虽然复活【艾尔基阿德】会很麻烦,但是那些古人类呢?虽然已经和【冥王】做了个了结,但现在还不能放松。少女就是有这种感觉。

然而【贤者】以带刺的语调说道。

“别在那傻笑了。看了就心乱。”

『啊啊?』

贝亚特莉切几乎就要顶了回去,然后她就发现了。

【贤者】似乎在生闷气。

就好像是因为现实没有如她所愿一样。

一头千米长的黑龙在黎明前的海上漂浮着,宛如一座小岛。

【召唤猎人】古阿嘉赫跟【贵族舞者】露萨尔卡站在那副庞大的身躯上,眺望着远处的【冥府】。

这时候,二人中的古阿嘉赫突然抬起了头。

“姐姐大人?”

“露萨尔卡,抱歉,请协助我。”

【召唤猎人】慢慢站了起来,摆出了射箭的姿势。箭头中蕴藏着她的契约者的灵魂。换言之,魔王洁莉卡。这是洁莉卡的请求。

她释放了那根箭矢。

白光以抛物线的轨迹,切开了黎明前的黑暗天空。在露萨尔卡的【风系】【魔法】的援助下,箭矢准确地飞越了在一般情况下绝不可能办到的距离……

想要找一个适合临终一刻的地点,但最后还是一无所获的欧米茄苦笑着登上了【冥府】的顶端,打算来透透气。

一道白光的轨迹落在了他的脚边。闪光的箭矢化为了长着角和翅膀的妖艳魔王。

『结束了。』

『这样啊……?』

听到男人那漫不经心的声音后,女人稍作停顿,似乎拿不定该说什么。

『贝亚特莉切小姐她们知道吗?』

『无论知不知道,作战的胜算也不会改变。那就没必要告诉她们了。』

如果将两边的案例并排着放在一起,一眼就能看出两者的不同了。

从死者变为生者的贝亚特莉切等人的轮廓会开始散发淡淡的光芒,但欧米茄的亡灵却没有变化。不,他的轮廓原本就似乎吸收了夜晚的黑暗,现在看起来似乎更加沉沦其中了。

『【冥府】消失后,生者和死者就再也无法接触了。这个世界和来世之间会筑起结实的障壁。』

『……』

『你无须感到哀伤。真要说,这才是正常的状态。我们的灵魂已经被【冥王】彻底禁锢并改造了,和夹在中间的贝亚特莉切她们不一样。怎么说呢,就是死灵和幽体出窍之间的不同吧……』

既然如此,这个男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战?

就算没有作出可以的举止,庇护贝亚特莉切她们的行为肯定也伴随着风险。虽然这次的进展恰巧比较顺利,但如果贝亚特莉切她们输给了【冥王】,肯定会有人立刻展开调查,分析其中的原委。而亡灵无法逃离【冥府】,他迟早会被抓住并受到严厉的惩罚。他到底为了什么才选择背负这种风险?

欧米茄已经没救了,那当他看到无知的【剑圣女】团队对复活的可能性雀跃不已后,他有什么想法呢?换个角度来看,他也许会感到愤怒,千方百计地给她们下绊子吧。

『我看都是因为你狠狠地给我来了一下的关系吧。』

欧米茄苦笑着,轻轻用拳头拍了拍胸口。

那里似乎有一点白光,而他认为那并不是错觉。

『魔王洁莉卡•冯•阿尔法•切里迪亚•鲁米迪莉耶。我被你的一片灵魂救了。如果不用妻子为我赢得的自由,去做值得让你感到自豪的事情的话,我还算什么丈夫啊。』

『老公……』

他大概是打算就这么消失吧。

直到最后,他都希望贝亚特莉切她们能够复活,并且为了不给她们添加不必要的负担,影响她们的发挥,打算默默消失。

他已经选择了一方,舍弃了另一方。垂着脑袋的魔王无言地咬着嘴唇,挤出了几个字眼。

『……谢谢你。』

『没问题。我会在对面等你的。期间就希望那个模拟器能够为你排解一下孤独吧。他是个好男人,但是没有真家伙的灵魂,最后会和你在一起的是我呢。』

洁莉卡无法抬起头。

她还没有做好目睹他消失的那一刻的觉悟。

随着脚步声响起,男人转身离开了。然后好几道说话的声音也同时响了起来。

『啊——啊。最后就是这个样子么?梅丽狄安娜她们那么喜欢做手工,大概会为我们立个墓碑吧。』

『哎,看到【千龙】那么慌张的样子,看来她是真的有好好反省过呢。』

『哦哦,哦哦。请您先接受我阿尔法零号的敬礼再走。』

『……终于解放了啊……』

『要是咱们人类留下的东西能够成为新生命成长的助力,那咱们也没必要硬留下来了。只是哪怕一次也好,我很想见一面完成后的阿比斯的英勇身姿呢。』

洁莉卡低着头,聆听着那些逐一消失的声音。

一人接一人。

直到最后,最后一刻为止。

“哇……”

在【千龙】的身上,感觉自己被丢下了的露萨尔卡发出了无邪的叹息。不,或许正是因为两者之间的莫大距离,她才得以从如此客观的角度欣赏这个结局吧。就好像看着苹果腐烂的加速视频一样,她眼看着那个庞大的【冥府】从内部开始凋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