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生的阶梯*灵药Ambrosia

1

在将时不时攻进来的亡灵大军推回去的期间,妖精们的女王【斯特莉欧娜】与【吸血鬼】【卡莉坎扎萝丝】藏在岛屿的森林中,观察着远方可见的巨大【冥府】……不过这也就是说,即使跑到这么远,也依然处于对方的火力范围内。

“喂,虽然事态暂且缓和,可你真的打算等到下一个黎明?妾身在黎明时分回到棺材里之后,你可得守住这个优势啊?”

“……那真的就是时限了是么?”

哪怕是面对面交谈都感觉是在浪费时间。一部分在早期就入侵了岛屿的亡灵仍在活动,而且更重要的是,一次疏忽就能颠覆一切。虽然情况乍一看是缓和了下来,可一旦掉以轻心,毁灭的势头就将张牙舞爪而来。

不能再等到【卡莉坎扎萝丝】下一次撤退了。

虽然【冥府】没有进一步活动的迹象,但如果布布的团队全灭,对方的战力组成将会彻底改变。至今人类的恢复【魔法】这么有效可以说是万幸,但如此一来就再也用不上了。

虽然不想去考虑这个可能性,但也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斯特莉欧娜】十分憎恨在思考这种事情时就变得莫名冷漠的自己。

她意识到,原来这和千龙吞噬【妖精】时是一样的。要是她当时受情感所驱,以复仇的心态出手,说不定就能阻止那条黑龙的暴虐,但如果【妖精】女王的毒素使得千龙痛苦地扭动,引发不分敌我的暴走,说不定还会引发更大的破坏。所以她选择了旁观。正因为她是处于众人之上的女王,才能做出那个决定。

(这也是作为负责人的工作吗……)

站在她身边的那个【吸血鬼】则截然相反。虽然乍一看十分冷酷,却很容易在这种关头上感情用事。这或许就是她不合群,不得不孤身生活在幽灵船上的原因吧。

“下一个黎明就是时限。如果届时布布他们还不出来,那就只能下定决心了。将所有仍能战斗的【惊闻者】召集起来,从外部同时发动攻击解决【冥府】。”

2

死了。

死了,死了,死定了。

『呜……?』

浑身的皮肤传来了冰寒一般的感觉,贝亚特莉切呻吟了一声。她的短期记忆十分浑浊。自己之前是在哪里,在做什么来着?在这股奇怪的不安感的驱使下,她用纤细的手臂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察觉到从手指传来的奇怪触感后,她的意识终于跟上了。

平时那套红色铠甲和迷你裙都不见了。

视野的一半不知为何是漆黑一片,用手指一摸,发现原来是戴上了眼罩。虽然感觉不到实际的疼痛,但无论怎么用力拉扯都摘不下来。贝亚特莉切放弃眼罩后往下一看,发现了被绷带胡乱包扎起来的雪白肌肤。除此以外穿在身上的就只有缠在胸前和腰间的破布。由此一来,皮肤留下的印象比穿着还要深刻。

就好像是一套新鲜出炉的【丧尸】装扮。

绷带自不用说,但那些破布本来似乎是手术服的一部分。但因为接口被扯破而松垮地挂在身上,完全没有了原来的功能。那根紧紧地勒住身体的东西也许是透明的点滴管。

『呃。』

少女迅速按住胸口的布,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一阵沉重的金属声响了起来。她往下一看,发现右脚踝上有个铁环,上面连着一根粗铁链和铁球。

自己正身处一根由石块和金属制成的方形空间内,确实很像是个监狱。

『等等……这、这是怎么回事!?我被人抓住了吗!?』

她正要环望四周寻找出口,然后确实地感觉到了铁球的重量。不对,重量似乎还在改变……???

离她不远处还躺着两个人。确认过相貌后果不其然,就是菲莉尼昂和阿梅丽娜。她们两个的装备也被夺走,被强行套上了某种装扮一样的东西。

(万圣节……?不对,也许是死亡或【不死族】主题。)

她回想起了女仆三姐妹在魔法离宫曾经为她举办过的派对,但那个答案应该是错的。现在必须要直面眼前的现实。

她想要尽量获取更多情报。

仔细一看,菲莉尼昂正穿着和风幽灵的白色和服,身边还飘着一坨坨蓝白色的奶牛眼镜女魂魄。那对巨乳正被粗厚的紧身胸衣强调着,但似乎是为了分阶段挤压胸围、激发痛感,而不是什么时尚的穿着。

阿梅丽娜则戴着帽子,额头上贴着一张大大的咒符。她的衣服可说是道袍或者旗袍。简单来说,就是个僵尸少女。她的肤色看上去血气不足,但贝亚特莉切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装扮本身以外,她的脖子和手腕都被一张断头台的底部似的薄木结构给固定了起来。

一边按住胸前的破布和绷带,贝亚特莉切拖着沉重的铁链球靠近了两人。

她并不清楚正规的囚徒怎么做,但把它用手抱起来会不会更方便走动呢?

『菲莉尼昂,阿梅丽娜,喂!你们俩能解释一下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贝亚特莉切按着一头雾水的脑袋,不顾一切地试图达成某种理解。没错,确实是这样。三人的衣服是拥有衣服外形的【魔法】,那如果被夺走了的话……不就完全用不了【魔法】了吗?

『啊!?对、对了,我的【兵辉】呢……?』

不见了。

贝亚特莉切一手伸向腰间确认,然而并没有找到那件可靠结实的物品。作为代替,她摸到的是杂乱地绕在身上的点滴管,以及毫无意义地挂在另一头的透明袋子。

(怎么办啊……?)

模糊的焦虑终于被现实的恐惧改写了。【兵辉】不仅仅是管理【魔法】的终端,同时还被用来通过【传送门】在两个世界之间往返。换言之,没有了它就回不了地球。

因为在这个异世界只能待短短几天,这样的遭遇相当于缓慢的死刑。在指针从恐惧指向绝望之时,贝亚特莉切听见了那两个熟人的声音。

『呜……脑袋好沉……』

『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呃!?这什么东西!?木、木板吗!?』

菲莉尼昂和阿梅丽娜似乎终于醒了过来,但她们的眼睛还没有完全聚焦。和贝亚特莉切一样,她们最初想必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穿着的变化。

然而。

胸部被紧身胸衣从下方托起,没有意识到话中的严重性的菲莉尼昂说出了破坏力十足的一言。

『诶?那根粗缆线呢……???』

时间减速了。

这一回,完全静止了。

【剑圣女】一手按在胸前。自己现在是只有最低限度的绷带和破布遮掩的新鲜【丧尸】。胸部几乎是裸露的……但那里什么也没有。既没有痛楚,也没有恐怖的挤压伤。

且外。

虽然这时候照个镜子也会有类似的效果,但当贝亚特莉切再次看向菲莉尼昂的和风幽灵装扮和阿梅丽娜的僵尸女装扮时,她感到了一丝既视感。

自己之前有见识过类似的东西。然后她突然想到了。

『虽然没有穿上藏了暗器的靴子,但这是手术服的破布和绷带。还有这个金属拘束具。这和那些被【冥王】摧毁,灵魂被他征服的古人类是一样的打扮吗?』

目前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她们身上并没有那些单壳贝或者章鱼之类的海洋生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