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挑战绝不可能的难关

1

当天色从傍晚转到黑夜时,大地摇晃了起来。

获悉到【朱红兽人】们已经停止活动后,人类们发出的胜利呐喊声甚至震到了远方布布他们所在的山中。仅仅是人的声音和兴奋的感情就让平日巍然不动的大地震动起来。几道清脆的爆响、欢呼声和大小声相互混合。人们大概从还在复建中的旅馆镇买了特别的食物和饮料来庆祝吧。

但是。

布布现在连看一眼派对的时间都没有。

现在时间就是敌人。

虽说人与人之间会有些许差距,但寥寥几天就是极限了。而贝亚特莉切已经为了对付【朱红兽人】而花费了大量时间。现在是分秒必争。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绞尽脑汁,将所有的想法列举出来了。

阿梅丽娜抬头望去。

“……人工大气障壁自那以来……就没有动作了。究竟是那一发攻击后就完全死机了,还是说那对它来说也是异常现象呢……?不过要是它还能连发那种玩意的话,问题就不是治疗贝亚特莉切那么简单了,所以这还算好吧。”

“Boo。【兵辉】究竟是什么?大家不能把自己的借给她吗?”

“【兵辉】从原则上就是单人绑定的。这是没法出借的东西。要将新的【兵辉】从地球带到古朗兹尼尔也会很困难,因为认证程序通常都是用地球上的机器完成的。【兵辉】真的就是生命线,基本上一旦弄丢了就完了。”

“主、主任。难道【兵辉】就是修不了的吗!?”

“……严格来说是可能的,但那是精密机械的集合体。这相当于在完全无菌的环境下手制一座半导体工厂。现在只剩下短短几天,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啊。”

“【迷宫】的底部呢?没记错的话,究极兵器阿比斯就是个机械人偶吧?”

“那和地球上的规格完全不同。虽然用电缆的话似乎是可以将我们的【兵辉】和阿比斯相连,但那是因为阿比斯将注册表调整过才能实现的。她原本使用的方式是行不通的。”

“万、万一真的没办法,我可以让【伊莉安娜】小姐帮忙做强力的复活药。只要每隔几天就复活一次……”

“这种方法只有你这个眼镜怪人才用得上吧。普通人早就疯了。”

说到这里,阿梅丽娜挠了挠头发。

然后她沉重地叹了一声。

“……抱歉。”

“不,现在不是靠漂亮话安慰自己的时候。必须要找到一个现实的方案,这些困难的障碍是一定要面对的。”

正因为贝亚特莉切还在昏迷,他们才能像这样子讨论。

毕竟谁又能亲口跟她说,她已经无法【登出】,只能在身心逐渐被侵蚀的状态下慢慢等死呢?

曾经在冷战期间君临西方势力的那个男人——奥米茄,就是在一次利用了无法【登出】的阴谋中丢了性命。即使他当时有魔王洁莉卡在身边,他都没能改变自己的命运。由此可见,情况到底有多严峻。

这并不是依赖什么历史壮举或者廉价的批发奇迹就能克服的难关。

在布布的大手上,遍体鳞伤的少女的胸口无声地起伏着。

听到【冰瀑姬】维尔德芙劳的发言后,古阿嘉赫战战兢兢地举起手道。

“洁莉卡,你以前就挑战过这个问题吧?”

『……能够完全将人体大小的物体在两个世界间转移的办法,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飘在古阿嘉赫身边的是那个头顶天使光环和巨大犄角的半透明女恶魔。

就好像不知该拿双手怎么办一样,她环抱着自己的魅惑肢体。

『真要说,如果这里有精通药学和冷冻技术的人,那我就建议使用冷冻睡眠了。虽然只是将必然的结果押后,但这样一来寥寥几天的界限就不存在了。如果只要有半导体工厂就行的话,这样花上几年去建都不成问题……』

“那真的就是最终手段了吧……”

阿梅丽娜沉重地叹了一声。

将长长的金发马尾绑成豪爽钻头卷的露萨尔卡一边捏着古阿嘉赫的皮衣,一边说道。

“姐姐大人,咱们能不能去拜托【贤者】呢?她本来就好像很熟悉【兵辉】,而且还长得和贝亚特莉切小姐一样。呃,那她俩会不会可以使用同一把【兵辉】呢?”

除了昏迷的贝亚特莉切以外,全员都将目光投向了坐在地上,挨着断裂的树桩的【贤者】。

那个外貌与贝亚特莉切是如此相似,却又和她完全不一样的人摇了摇头。

“虽然通常是要视损坏情况而定,但就目前看来已经修不好了。最大的问题不是刀刃断裂,而是内部构造被烧坏了。真要说,我还没见过以这种方式损坏的。且外,贝亚特莉切和我是同质但不是相同。所以是不可能使用同一把【兵辉】的。”

“在【冥府】的时候你不是黑过我们的【兵辉】吗!?你肯定有什么秘密手段吧!!”

“单纯的远程操作和修改管理员权限所使用的技术是完全不同的。真要说,你去请教让手下们打开了共享设置来进行集中管理、从而提升自己实力的奥米茄,说不定机会还会大一些。”

“嗯?可是西比尔小姐的【兵辉】呢?还有你的拼凑西洋剑,不就是通过改写那些夺回来的【兵辉】的权限、再将它们连结起来而制成的吗?”

“巨乳妹说的没错哦。但那要先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抹掉才行。要是对那把损毁的【兵辉】进行彻底重装的话,只会将幸存的文件全部消除罢了。事实上,是奥米茄那家伙太离谱了。”

大概是回忆起了重要的人吧,头顶天使光环和巨大犄角的半透明恶魔轻轻闭上了眼睛。仿佛正在做无言的祷告一样。

众人面前又出现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

消灭了【冥王】后,死者的灵魂就被解放了。现在已经再也不能召唤那个英雄老兵了。而那个牛仔帽骷髅严格来说只是他的模拟人格,所以他不一定会有和奥米茄一样的技术信息。

阿梅丽娜咽了一声。

“……终于还是卡死了啊。”

“你还是多想想有什么选项吧。尤其是现在时限已经所剩无几了。”

【贤者】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

“首先,你们可以通过究极兵器阿比斯来进行高级的VR实验。第二,从长老一战投入的轰炸看来,西比尔一定是获得了什么东西。要是她有能力看透一切,说不定就可以借此找到一个起点了。”

但是。

联想到某个可能性的布布慌忙问道。

“……如果连那样都不行呢?”

“完美的虚拟现实和看透一切的能力也有着残酷的一面啊,布布。”

即使是现在,【贤者】都是那么的无情。

也许正是因为她无论何时都能提出残酷的意见,她才会是【贤者】吧。

“因为它们也许会得出无论做什么都是无事于补的事实。”

2

即使他明知道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但他还是坐不住。

他的体内爆发着焦灼感,令他坐立不安。

“Boo……”

布布正在黑暗的森林中迈步。

他用巨大的獠牙摩擦着附近的一棵树木。

“愿贝亚特莉切能快点好起来。”

说完后,他又转到了下一棵树。

“愿贝亚特莉切能快点好起来。”

然后是下一棵。再下一棵。再下一棵。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