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那是为了未来的死斗

1

坠落。

那条一千米长的巨龙坠落了。

负伤的【千龙】在空中失去平衡后,径直掉了下来。黑龙一路撞倒了森林里的大量树木,在地上留下了巨大的爪痕。

意外的是,她最终就落在了布布家附近。

她绕了整个岛一圈后,回到了一处长满了茂密杂草的地方。那里有好几处布满绿色青苔的废弃建筑。看起来就好像是在上面布置了花草的,一张张用巨大的叶子搭建的帐篷,这些东西本来应该是某种房屋吧。

虽然现在已经消失了。

但无论是谁都能认出这个地方。

【伊比利亚兽人】们的村落曾经就在这里。

“……”

身穿赤红铠甲和白色迷你裙的【贤者】将抓在铁甲拳套里的某个物体丢到了一旁。那是正在轻微抽搐的【盗尸贼】利迪耶茨。她的胸部和腰都在不规律地颤抖着,但怎么看都不是性感的暗示。那副被打得伤痕累累的脸肿到根本认不出来是她本人。被打成这样却还有呼吸,不禁让人感叹生命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意外的坠落使得【贤者】失去了完成补刀的机会。

而且说实话,她也不在乎那些人的死活。

虽然太阳的位置稍微出现了偏移,但天空还是蓝的。【贤者】慢慢往后看去,那头银红色的头发摇曳着。是那个村落。既是一切的起点,又是一切的终点。也许,这也是命运吧……即使是她这个引入了名为【魔法】这一崭新科技体系,从而扭曲了全体地球人的历史走向的理论派,也不禁产生了那种非科学的想法。不,也许正因为她是这样的人,她才会把这个新体系称为【魔法】,而不是异世界物理学或者特殊元素性理论之类的东西吧。

那个美女瞄了一眼坠落了的【千龙】。

黑龙遍体鳞伤,而出血最多的部位是她的后背。不仅仅是那些船锚状的巨大箭头和爆级战士们射出的【魔法】,是再次觉醒的【伊比利亚兽人】造成的伤势最为严重。

【贤者】将裹着手甲的手掌放到了呼吸微弱的黑龙的鳞甲上。

她眯起眼睛,轻声说道。

“……真亏你能一直保护长老他们到现在啊。在快要落地的一瞬间,你还尽力扭转身体,在最后关头避开了村落吧。你的这份心意,我很敬佩。”

然后她慢慢转过身去。

浑厚的野兽体臭和好几道低吼声传了过来。堕落为毫无头脑和理性的野兽的朱红兽群,踏上了曾经是他们的村落的土地。

他们都是曾被【贤者】杀掉的,她所珍重的人们。

同时也是【贤者】复活了他们。

“啊哇哇!啊哇哇哇!长、长长老先生他们醒了!这已经完蛋了吧、默示录的天使已经吹响号角了吧!?”

“没喝醉的警察要是看到了天使那世界大概真的要完了,但现在没时间唉声叹气了。离这里最近的【传送门】不到一公里。是贝亚特莉切小姐平时用的那个吧?大家尽力而为吧。不在这里展开防线的话,地球真的会被入侵的!!”

从巨龙背上的声音来判断,他们大概是想帮她止血吧,然而迷你裙和长发随着侧风飘扬的【贤者】已经没有去听了。

一个人影从朱红大军中走向前来。不用看就知道,那个人就是长老。要在跨越时间、跨越生死后再次与【贤者】对峙,除了他以外,没有人能挑得起这个重担。

“长老……”

“……【贤者】。”

所以也就不必多言了。

首先,那个迷人的美女再次拔出了腰间的拼凑西洋剑。是那把在逐一追杀了那支明明无冤无仇却屠杀了【伊比利亚兽人】的特种部队的成员后,将他们的【兵辉】集合到一起的特制并列演算机器。明明是她本人提出的邀请,可她又痛恨着应邀而来的人们的肤浅,这把凶恶的武器象征着她那『不可理喻的复仇』,同时也将全村人的死亡凝聚到了一点。

与之相对,长老并没有拿起特定的武器。他用脚背挑起一根倒在地上的粗大树干,轻轻往上踢了一脚,然后一手抓住了树干的中央。

立刻联想到了像是狼筅或筅枪这种中国枪的【贤者】露出了苦涩的表情。那些疯长的树枝乍一看很粗糙,但它们能缠住并接下敌人的攻击,同时增大躲避的难度。还有那根粗大的树干本身,如果让好几个人扛着的话,连城堡的正门都能撞开。

长老的行为乍一看很无脑,实际上十分的合理。

从他能够轻轻将那把原始又残暴的武器踢起来,还有那竹刀一样的握法,不难看出作为【朱红兽人】的他有着十分恐怖的肌肉力量。

他本人恐怕无法控制这股力量。缰绳随时都会绷断。那处于爆发边缘的肌肉不规则地颤抖着,然后长老简短地说了一句。

那就是他最后的一丝理性了。

他凝聚了自己的所有理性,说出了以前没能说出的那句话。

“让你去处理这种苦差。Boo,真对不起。”

“别说了。你当时也只能依靠我了吧。”

在那漫长的时间中,两人对彼此的理解愈发深厚。

因此,他们不需要什么信号。

轰!!

长老的理性突然就消失了。就好像被拉长到极限的粗厚橡皮筋被松开了一样,他一个箭步向前冲去,而【贤者】也毫无保留。她没有防御或躲开,而是主动奔出。她的长发披散开来,背上的【魔法】阵散发着光辉,迸出了火焰的翅膀。期间,她一直握着那把由屠杀了【伊比利亚兽人】们的所有刀刃汇聚而成的拼凑【兵辉】。

长老手上的粗树干一下就被打成了木屑。

不,他是明知道会被打碎,却依然全力挥出了树干。

他故意让树干被【贤者】的西洋剑打碎来削减对方攻击的威力,同时还能朝她释放出霰弹一样的尖锐木屑暴雨。面对那么小的投射物,无论怎么挥舞西洋剑都不可能挡得下来。然而【贤者】就是【贤者】,根本没有比她更精通【魔法】的人类存在。所以她能否靠刀刃挡住那水平的毁灭暴雨根本就不重要。

她背上的【魔法】阵发出了更加强烈的光芒。

五彩缤纷的光线肆虐着。

“【手榴Hand Grenade】卷Fire Stor【爆轰Detonation】火Volca【熔矿Melt Steel】擦Fricti【煤烟Chemical Smoke】!!!!!!”

轰!!暴雨般的光线从【贤者】的西洋剑倾盘射出。全都是【火系】。每一发都准确地击中了树干的尖锐木刺,将其全部击落。银红色的长发和白色的迷你裙在【贤者】自制的爆炸中猛烈地舞动着。

不,这不仅是迎击的程度。

她还将让大量的【魔法】绕过木刺朝正前方射出。看起来就好像是一门加特林。

随着恐怖的声音,空气被燃尽了。

然而长老并不在那里。

这是持续的攻击。明明【贤者】的火焰仿佛能将空间本身捅出一个大洞来,长老却总是能往一旁跳去,以她为中心绕着圈子,让所有的攻击擦身而过。

长老本来就没有自己的武器。

他再次用双手各抓起一根长满枝头的树干,用那些一次性武器朝着追赶自己的【魔法】乱打一气,以破坏武器的代价在【贤者】的弹幕中挖出一个洞来。

长老钻进了那片被开拓的空间,逼近了【贤者】。

他手上已经没有武器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