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电击文库 > 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 > 第十七卷 加奈子if

【或许是结局的后续】(2/3)

「我的女儿叫我的妹妹妈妈这一点要我如何说明!」

「啥?妈妈就是妈妈吧?」

这个女人还是一听不懂人话!

这时候女儿仰头看着桐乃说了一句:

「姑姑,肚子饿了。」

「再等一下下喔~♪爷爷回来之后就饭了♪」

「嗯~爷爷好慢喔~」

「真的很慢~对了,吃完晚餐后,跟妈妈一起玩梅露露的娃娃吧♪」

「嗯!」

梅露露最近又重新引起风潮,重制版的动画正在播映当中。

「还有要叫桐乃姐姐妈妈喔。」

「嗯!姑姑!」

「唔啊~真是的!」

……好复杂的心境。这两个家伙的感情是不是比父母还要好啊。

我在两个人对面的沙发坐下,桐乃就以含泪的眼睛瞪着我说:

「喂,为什么这个孩子都不叫我妈妈?之前明明叫过的啊。」

「噢,因为之前那件事让我学乖了。所以我就拿妳的照片反覆教她『这个人是姑姑』『这个人是姑姑』喔。」

「为什么要做这事!我才二十几岁耶!」

「对她来说妳就是姑姑啊。」

「唔咕……」

「倒是妳呢,喜欢小孩就结婚啊?妳要男友很简单吧?」

「啥?那会阻碍我的工吧!」

「这个理我也知,但妳最近都没工吧。老是待在家里跟我女儿玩。」

几乎是家里蹲了。

要是对国中生时的桐乃说「妳将来会变成家里蹲」,不知会出现什么的表情。

「那跟你没关系吧!应该说……我……我不在的话你会寂寞吧?以前不是这么说过,还跑到国来。」

「妳说以前……」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还有之后也──」

「别再提这些事了!」

充满不祥的预感。虽然不清楚桐乃要提出哪一段故事,但老实说不论哪一段都一糟糕。

那个时期的我们──怎么说呢,就是很乱来啦。

调皮、幼稚、不成熟──不考虑后果就往前冲。

没错,每次回起来就很痛苦。

又吵闹又可怜,心过头之后反而觉得寂寞──

这些都是无法取代的回忆。

「那个,桐乃……」

「什么事?」

「我──昨晚了个梦。是妳刚从国留学回来时的梦。」

「哦……不愧是妹控。」

这时浮现在桐乃脸上的表情──嗯,还是别说吧。

「好怀念呢。」

「嗯。」

「大家不知在做什么?」

「我之前跟沙织见面喽。」

「真的吗?」

「嗯,她过得不错。还请她让我听了久违的『在下』呢。」

「噗!」

桐乃发出心的爆笑声。她笑了一阵子冷静下来后,才呼出一口气说「这啊」。

隔了一阵子──才又口这么说:

「我经常跟绫濑见面喔。」

「她现在是OL对吧?」

「是啊是啊,变得超漂亮的哟!看照片吗?」

「看看!超看的!」

「……噁心,你也太积极了吧。」

「没有啦……这个……」

即使到现在,绫濑对我来说依然像是初恋情人那的存在。

闭上眼睛就能回起来。

那个──恐怖上段踢的破坏力。

「不是啦……」

初次见面时的天使般微笑。

用手臂遮住身体并且感到害羞的那动。

为了桐乃而展现所有感情的认真程度。

我怎么可能忘得了。

不论是沙织、绫濑、麻奈实、赤城兄妹、莉亚与布莉姬、御镜兄弟还是游研的伙伴们──都还是以当时的模活在我的心中……虽然这么说听起来好像他们全都过世了一,但刚才列出的那些家伙当然全都活着,只要见面就能见得到。

「桐乃──要不要找久违的大家见面?」

「你说真的?」

「嗯,当然是认真的。虽然大家各自有工,但是应该可以互相调整一下时间。」

「感觉好像同学会。」

「对对,就是那感觉──妳觉得呢?」

「嗯──可能不错喔……秋叶原的那间女仆咖啡厅,叫什么名字的……不知还有没有营业?」

「我也不清楚。查查看吧。」

以桐乃来说,这算是个好点子了。哪一天再次在那间女仆咖啡厅聚会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感受到回到过去般的气氛。虽然成员跟当时可能有些不同……但可以聊聊过去的回忆,场面一定会很热络才对。

「既然要办,就办得盛大一点吧。我去跟沙织商量。把住在远地的家伙也找来,至于失联的家伙,沙织的话或许能找得到。」

「你这个人,马上就倚赖沙织的毛病真是一点都没变。」

「……唔。」

因为那个家伙真的很可靠啊。

「但像这时候要是不请她帮忙,她反而会生气呢,那个──」

本来要说「戴圆滚滚眼镜的家伙」,但桐乃稍微思考了一下用词遣字……

「那个家伙不知会用什么打扮出现。虽然认为不太可能,不过她不会超过二十岁了还打算以『巴吉纳』的模出现吧……」

「哈哈,一晚限定的复活吧。」

「……别玩笑了。」

桐乃这时候静静地抚摸我女儿的头。

跟母亲同的黑发被用手梳理后显得更加柔顺。

「呜嘻,好痒喔……」

「抱歉抱歉……噗,果然是母女。笑容根本像同一个模子印出来。」

「是啊。再过十年左右,应该会变得跟那个时候一模一吧?」

「搞不好就连格也完全一。」

「……别说那恐怖的话。」

会让人不安耶。

结婚到现在,已经变得沉稳多了……

但当时的那个家伙,该怎么说呢,嗯……总之就是很那个啦。

当我们进行这的对话时……


「久等了。」


老婆本人就把晚餐端过来了。生鱼片、马铃薯炖、盐烤鲷鱼──等等豪华的和食。

女儿动着鼻子说了句「哇,看起来很好吃」。

「看起来好好吃~那个……下次妈妈特别做菜给妳吃吧?妳喜欢吃的我都做给妳吃。」

「不要,因为很难吃!」

小孩子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

大受打击的桐乃垂头丧气地说着:「这啊……」

这的光景让老婆发出「啊哈哈」的苦笑,接着把料理排在桌上。

这时候玄关的门刚好传来急促的声响。

「我回来了!买回来了喔!娃娃!我买回来了!」

看来是「超宠孙子的爷爷」回来了。

「好了,那么吃饭吧。」老妈这么说。

「在那之前──可以问一下庆祝的理由吗?」

我以满足的笑容仰望着老婆的脸。结果……

「恭喜你晋升了。」

老婆露出淡淡笑容。

「──妳知了吗?」

「嗯,从部长那里听说了。下个星期始升任课长了对吧?」

「────」

「怎么了吗?」

「没有啦,没什么大不了的。」

意料之外的巧合让我露出苦笑。或许是了过去的梦的缘故吧,跟这个家伙相遇那天的事情,就像昨天刚发生过一鲜明地闪过脑海。

「真的跟妳说的一呢。」

「咦?」

老婆愣了一下并且眨着眼睛……

「嗯,那个时候的确说过了呢。」

不过似乎立刻就能了解我的意思,只见她缓缓点了点头。

然后……

「唉……初次见面的时候──原本觉得你是个穷酸的家伙。为什么会变成这呢?」

她就像是回到刚认识时那,露出了小恶魔般的笑容。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