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约定

「──呃,真的吗?」

「关系。拜托你了,姬。」

听见舞姬语带不安,萤深深点头。

现在萤与舞姬就置身不久前动的现场──滨海公园遗址。面著海的宽广空间中,有两人抽长的影子。

更正──更正确说,萤坐在椅子,舞姬则站在的背,两人的影子彼此重叠完全融一体。

「那……始喽,萤。」

「嗯。」

萤回答,表情透露著几分紧张的舞姬抬了右手。手中拿著一银色剪刀。

舞姬翼翼剪刀夹住盖在萤眼前的刘海,轻轻使力──喀嚓。

因恰巧有机,萤就拜托舞姬修剪头许久未剪的长。

不是其他的方,就是在方。

二十九年前立重逢约定的场所。

萤一语不著的候,舞姬突说:

「──真像在昨深夜醒了。」

「………………是喔。」

两人沉默了半晌,萤问:

「管理局那边呢?」

「报告。」

「是喔。」

萤轻吐一口气。舞姬似乎明白了萤问题的意义。

「……我打算离四课,继续留在。姬呢?」

「我有内陆的打算。虽留在方的最理由是了萤相见──但是保护是真的。」

「啊。」

萤语气柔喃喃语。

随,平静的语气继续说:

「──既引了程度的问题,真香肯定受某些处分。」

「嗯。」

「且,果就人给管理局,甚至随便找理由就让『意外身亡』。」

「……嗯。」

舞姬剎那间屏息,随点头说:

「那,萤。」

「姬,怎了?」

「……真昨已经被〈UNKNOWN〉吃掉死了……不行吗?」

「…………」

舞姬句话让萤睁圆了双眼。

的确是一手段。就同真香昨说的,〈UNKNOWN〉袭击生是理所的。既名义已经死亡,那管理局无从继续追杀真香吧。

,萤吃惊是因另一理由。

──因萤在脑海中思索著同的选项。

「不,真的关系吗?姬。许再次姬手喔。」

「嗯……的确有点伤脑筋。既幸运活战争,我是不让真死掉。」

「啊。姬真是坚强啊。」

「啊哈哈,才有呢。」

舞姬苦笑。

在一段间内,萤一面听著喀嚓喀嚓的剪刀声,默默著公园遗址的风景。

完全荒废的公园早已与记忆不同,碧海蓝的景色依旧。彼此相反的风景,让萤感觉间流逝的残酷。

从冷冻睡眠中清醒,已经了约十年。

年幼的舞姬一直守护著方。

不是了别的,正是了实现与萤重逢的约定。

那纤瘦的肩膀扛著超乎像的重责任,一直在等待著。

「……抱歉,姬。」

萤轻声喃喃说,舞姬睁圆了双眼。

「咦?怎了吗?」

「让你……等了太久。」

「关系啦。因──我说了不是吗?」

舞姬浅浅微笑。那太爽朗的神情让萤不由苦笑。

十几分钟,舞姬将梢修剪至整齐,萤的头绑马尾,取围著脖子的披肩。

「了,完!」

「嗯──」

萤轻轻甩了甩头身,转身面向舞姬,微微歪头向舞姬。

「吗?」

「嗯,很适合啊。感觉萤变更像萤了。」

「什意思啊。」

回答,萤不由挑嘴角。

舞姬像是回应那笑容般展露微笑……口说:

「欢迎回……萤。」

「嗯。我回了,姬。」

两人彼此了半晌,突间又不约同笑声。

「感觉奇怪喔。明明一月前就已经重逢了啊。」

「说的是,真的满怪的。」

萤笑了一阵子,调匀呼吸,正色舞姬说:

「──姬。」

「嗯?怎了吗,萤?」

「再立一约定吧。」

「嗯?」

「──我姬的剑。姬危险,我一定救你。姬求助,我一定全速赶。姬愿意,我就一直待在姬身边。」

「萤……」

萤伸指,舞姬害臊笑了笑,伸己的指勾住那份温暖。

「…………」

神奈川生的集体昏迷,及离群〈UNKNOWN〉现动的隔。

一切件的主谋依藤真香,被关押在神奈川市内的拘留设施内。

虽房间不同,不就是前关押栖的设施。房内有单调的墙面、面、花板,及便器与床铺。现在真香明白栖何感精神耗弱,的确是无聊至极的场所。

话虽此,真香并不怎在意,是愣愣著花板。

理由很单纯──因萤与舞姬。

真香深深喜欢著萤。即使在改变。十年前,功取代了「萤」的位子,让萤属真香的「紫乃」,件有分毫悔意。与两人一执行各项任务的日子,依是真香中闪耀动人的回忆。

尽管此,「紫乃」取回萤的身分,前身「萤」的己就变回了真香。

从萤亲口表达厌恶。

又听说了己失意识,舞姬救了己一命。

舞姬的杀意彷佛断了线般,逐渐变淡薄。

己明明做了那的,舞姬却原谅了己、救了己,真香因此舞姬深深感动──并非此。就算是现在,真香仍很肯定果二分法区隔,舞姬是属厌恶的那一边。

真香不知该怎形容,许近似失所有动力的忧郁状态吧。十年间灼烧著己的那份萤的执著,随在真香中微微变了色。

简单说──真香明白了。

无论真香做了什,终究无法介入萤与舞姬间。

同,真香无法控制己著:

萤舞姬温柔微笑的表情──真的。

「唉……」

叠的双手放在脑杓,真香在床铺躺平。

「……那表情,十年就连一次给我啊。」

闹著别扭似的嘟嘴,吐一口气。

就在──

喀嚓声响传耳畔,慎重锁的房门就缓缓启。

「……怎,管理局已经接我了?真早啊。」

真香慵懒撑身子。

速度比栖那次快不少啊──不,是理所的吧。真香是管理局四课的特务。且在萤击昏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