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姬(2/6)

回,紫乃因故的影响意识朦胧不清──就在那瞬间,紫乃回萤的名字及「萤一直是己的朋友」。

「────」

……

紫乃觉刚才彷佛受高热侵袭的脑袋在一瞬间冷却。

一掠了脑海。

虽那是一,但若非此,紫乃记忆中的矛盾与模糊处就难解释。

「难不……真的是……」

虽紫乃不愿意思考的,但果是实,紫乃清醒至今许已经错失了无数重物,且──其中某些物恐怕已经覆水难收了吧。

「…………」

尽管此。紫乃长长吐一口气,握紧拳头,扶著墙面撑了身体。

让感情执掌身行动是愚蠢的做法。紫乃身管理局四课的战士培养至今的意志无法阻止停脚步。

──紫乃必须厘清真相,就算结果颠覆现在的人生。

紫乃手中提著舞姬给的黑刀,摇摇晃晃站身迈步伐。

「唉~~……」

坐在市内某间咖啡厅的露座位,萤轻叹一口气。

「结果紫乃最是不行啊?」

「是喔。虽一度有机手,但像是故意刺中。」

萤此说完,坐在面的女生此回答。

是萤重现〈世界〉使「朋友」的生。虽萤曾告诉紫乃己最低限度使力……但其实萤一直固定维持著数名类情搜的「朋友」,让他搜集情报。

了,避免周遭的人疑,萤定期解放情搜的「朋友」,更换新的「朋友」。此一,就在搜集情报让目标无法察觉萤的存在。

虽萤向紫乃坦承己消除相施术耗费间的记忆,但实际不是有其他方法──尽管紫乃是萤的搭档,完全坦白己的〈世界〉就相暴露己的害。

「……啊。」

萤一口喝光了摆在桌的柳橙汁,惋惜此说著。

一现舞姬与紫乃似乎有所行动,萤就暗中派遣现场,让观察状况──但结果不符合萤的期望。

「虽我设……不,真叫人不愉快啊。」

萤手肘抵在桌,不悦叹息。

已经「紫乃准备」此周全的舞台了,紫乃最舞姬是不了手。实让萤不由中一阵焦躁。

「……不,办法吧。呢?河舞姬现在人在哪?」

「先回市内简单治疗,似乎又离市了。」

「又了?回同的方?」

「不,次是往海岸方向──滨海公园遗址的方向。」

听了句话──

萤微微眯细了双眼。

「哦……是喔。那公园啊……呵呵,虽不晓是命运是偶,但舞台满适合的嘛。」

萤浅浅笑了笑,身离席。

「辛苦你了。谢谢你带给我许有益的消息。」

萤说完缓缓迈步伐,走那女生身旁的同让己的手盖在女生的手背。

「──解放。」

字眼就是让萤的〈世界〉的控制象重获由的解放钥匙与咒文。萤手触碰方并且说字眼,象就不再是萤的「朋友」。

一般言,些朋友留在身旁一段间预防万一,但是像找重情报的人,萤尽早解放让他失身「朋友」的记忆。虽「朋友」不背叛萤,但萤无法确定情报百分百不走漏。

况且──考虑接的行动,不太浪费己的「容量」。

「再见喽。」

萤短促说,迈步就离露咖啡厅。

但就在──

「嗯?那,请问次在几点报告?」

萤听见方的女生此说,便讶异停步伐。

从的言行,「朋友」状态似乎有解除。

「…………」

萤垂视线著己的掌,反覆握拳又松两三次。刚才明明就觉有碰触了啊……似乎是不失败了吧。

刚才那故潇洒的动让萤不禁觉有些害臊。次萤改将手放女生的头顶,清了清嗓子重整态度正色说:

「解放。」

「……!」

在萤话语声口的瞬间,女生浑身一震,表情转空白。

「嗯。」

次确定功了。萤留一头雾水东张西望的女生,离了露咖啡厅。

──远处不传的浪潮声轻轻敲打著鼓膜。

位市外海岸边的滨海公园遗址处,舞姬一人坐在长椅抱著腿,愣愣望著海。

四周毫无人踪。不是理所的吧。毕竟此处是市外又面向〈UNKNOWN〉现的东京湾闸门,特的生原本就少又少。

但是舞姬常忙偷闲,一人座公园。

舞姬遇的或是生悲伤的,候,常常,什不做就是眺望著波光荡漾的水面。

话虽此,舞姬并非一人独处。果是那,己关在宿舍的房内便足够。

若正确描述──舞姬真正的希望其实是两人独处。

是舞姬接受冷冻睡眠前那一,与友凛堂萤两人一同造访的点。

了,就算舞姬,萤不真的现身,无法与萤谈。

但是在彻头彻尾与相异的世界中,听著与相同的海潮声,望著与相同的海景,舞姬便觉己中萤的身影变稍微鲜明一些。

「……萤。」

一段间默默注视著海,舞姬突喃喃说。

在旧市区与紫乃手,究竟经了久呢?赌舞姬项人头的战斗就那戛止,有结果。

「…………」

舞姬轻抚己的侧腹。虽刚才一度回市内简单治疗,但白色制服留著些许血渍。

那是紫乃的攻击造的伤口。舞姬应该让命气循环提高治愈力,睡一晚就完全愈合,但目前疼痛彻底消褪。

──就同舞姬所的,紫乃相强。

了,光是手中兵器的差异就十分明显。紫乃使的刀虽品质不错,但命铁比率顶就六左右吧,显与的命气量不相衬,无法与舞姬「工房」的师傅锻造的那黑刀相提并论。

不,就算撇武器的不谈,紫乃比特别模拟战那又变更强了。那刀路彷佛完全预料舞姬的一举一动,有分毫余。再加无比强的〈世界〉,每一项是一流的水准。

舞姬知战斗无法重。但是,是忍不住像著。

果让舞姬受伤的瞬间,紫乃有露破绽。

此外──果在那,紫乃精准刺向了舞姬的咽喉。

那舞姬现在肯定无法海了吧。

「……紫乃。」

舞姬抚著侧腹的手拉脸颊旁。

虽痕迹早已经消失,但是那温暖的水滴打在脸颊的触感仍留著。

不错的,跨坐在舞姬身,刀尖刺向面的紫乃──的确在哭。

究竟是不杀死舞姬,或者是因舞姬故意砍歪感屈辱呢?有是因其他理由。虽舞姬不明白理由,但在近距离目睹那表情让舞姬有揪的感受。

舞姬的确说紫乃的战力。

紫乃很强,且是无论哪防卫市首席的水准。果愿意留在神奈川,那肯定十分靠。

话虽此……舞姬那说的理由并不是因一点。

现在舞姬口的痛楚才是真正的原因吧。紫乃哭泣,舞姬觉悲伤。一那原因许是己造的……舞姬就觉难受。

「……我该怎做才呢,萤?」

舞姬言语,抱紧了双腿。

了,有人回答的问题,有海浪声拂耳畔又远。

但是──

「……?」

舞姬抬了头。

刚刚毫无人踪的公园遗址内突现了一名少女的身影。

「──久不见了,舞姬。」

「咦?」

因那少女一口就直呼舞姬的名字,让舞姬不由愣了一。神奈川的生称呼舞姬「公主」或「河同」,听人称呼已经是许久前的往了。

不,不是。刚才的确说了久不见。难是前曾经见的人吗?

舞姬凝神注视,打量著背海站在眼前的少女容貌。

少女身穿与舞姬相同的神奈川制服,身材纤瘦,缎带绑的马尾在海风中轻轻摇晃。

「你是……谁?」

舞姬问,少女觉很滑稽似的轻笑著,手按在口处。

「我是萤──凛堂萤啊。」

「……!萤?」

句话让舞姬圆睁著双眼,刚才抱著的双腿倏向前踢,身子前倾就身。

少女的轮廓有一瞬间舞姬记忆中的友萤重叠了。错,名少女的型或站姿的确与萤有几分相似。

──不。舞姬改变了法。果是萤,应该不叫己「舞姬」。

更重的是,的长相给舞姬的感受与萤截不同。舞姬有见「现在」的萤,所无法真正断定,但是气氛未免差异太了。

「你……应该不是萤吧?是刚同名同姓?不,我认识的萤就有一人……」

「你真的不?」

「咦……?」

少女歪著头凝视著舞姬的双眼此说。舞姬纳闷皱眉头。

「唉,办法吧。毕竟最一次见面已经差不十年前……不,就实际的间说是二十九年前了嘛。」

「二十九年前……?」

舞姬揪两眉毛思索。二十九年前,正是舞姬等人进入冷冻睡眠设施接受保护的候。

「啊──」

,舞姬终回。

眼前少女的名字。

「、真……?」

错。名少女就是舞姬摆在房间的相片中与萤分别站在舞姬的左右,冷冻睡眠前就认识的朋友──依藤真香本人。

因整体印象年不同,所一间有察觉,但仔细一就现确实留著年幼的某些特徵。舞姬的表情剎那间变朗,连忙从长椅站身跑向真香身边。

「真……!真的是真耶!太了,你平安啊!既穿著套制服,你一直在神奈川吗?怎不告诉我!」

「…………」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