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无可避免的战斗

如果这世上真有比死亡更痛苦的事,那应该不是体上的痛苦或心灵遭到撕裂般的悲恸,而是接受不到任何刺激的无聊状态吧。

茫然注视著空无一物的房内景象,隐谷来栖没由来地这么著。

波浪般的金色卷发与白皙肌肤,嘴下方有一颗惹眼的笑痣。身上穿著的是以白色为底的神奈川学园制服,但由于她无论躺著或起身时都穿著这套衣服,裙子已经压出无数的皱纹。

尽管睡眠相当充分──甚至可说是远远超过生理所需的时间,倦怠感依旧挥之不去。肌肤与头发似乎也渐渐失去了光泽。

现在来栖的所在之处是神奈川都市内某处的拘留设施。约两坪多一点的空间内只设有简易床铺与便器,房间入口处的门以及采光用的窗户全都由牢固的铁条所组成。

话虽如此,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处置。毕竟来栖是防卫都市东京送到此处的间谍──同时也是之前趁著〈UNKNOWN〉袭击时企图绑架都市首席舞姬的犯人。

神奈川、东京、千叶三都市同是守护国土的伙伴,但同时也是互相争夺战功的竞争对手。由于舞姬长年来君临于排行榜顶端,却又迟迟不转任内陆且长期留在最前线,会有人对她心生不满也是必然的结果。

话虽如此,不管谁对舞姬有什么情绪,来栖以及东京首席所采取的行动依然是对友军的背叛行为。听说认为事态严重的管理局目前正谨慎讨论如何防止类似事件再度发生,还有该对来栖等人做何处分。

来栖等人的犯罪出自东京首席的指示,这一点已经完全曝光了。既然如此,首席也不可能平安身,甚至可能已经被管理局逮捕而沦为囚犯。

不过,来栖本身对首席并没有多么强烈的忠诚。虽然失败的原因出于自己的疏忽让来栖怀有几分歉疚,不过事到如今剩下的都是个人责任。

「话说回来……」

──真是无聊。

来栖把话语的后半段转为叹息吐出。

虽然听说拘留只会持续到处分决定,但是在这狭小的空间中能做的事实在太少了。这座设施内应该还收容了与来栖一同参与舞姬绑架战的东京学生,但或许是防止彼此下沟通,所有人都分别监禁在不同区域。来栖有时试著大吼几声,但回应总是只有自己的回音。

与人之间的沟通,就只有和每天三次前来送饭的守卫学生的简短流。来栖不禁著,如果这的状态再持续数个星期,自己说不定会爱上守卫。

听说有些犯人喜欢受到借提,现在的来栖或多或少能明白那心情。在日常生活中不会注意到,与人对话其实是远胜于任何行为的娱乐。

来栖的〈世界〉是瞒骗对方认知的〈世界〉。如果这效果还没有让对方得知,也许还有可能逃──不过现在思考这个也没有意义了。

来栖一度在守卫前来送饭时对自身重现〈世界〉,让对方无法认知自己的存在,但守卫只是一瞬间露出讶异表情,随即一如往常地放置餐点后离。

恐怕舞姬和四天王等人已经彻底通知守卫了吧。守卫在牢房中找不到来栖而连忙门查看,来栖趁隙逃亡──事到如今这漫画般的情节已经不可能发生。这毫无意义地重现〈世界〉,只会徒然失去与守卫对话的宝贵机会而已。

这时,来栖微微挑起眉梢。

鼓膜捕捉到轻微的脚步声。

「……?」

来栖困惑地歪过头。会造访此处的,照理来说只有送饭来的守卫──但时间似乎比平常要早了一些。

也许在来栖动情之前,守卫先爱上了她吧。脑海中冒出这像,来栖不由得耸了耸肩。

接下来等著她的肯定不会是这浪漫情境,八成是处分已经决定,要将来栖移送至管理局吧。来栖慵懒地扭动身子,转身面向铁条组成的房门。

喀嚓的声音响起,自从来栖进入后一次也没启的房门缓缓地敞。

但是──

「……哎呀?」

看见出现于眼前的人物,来栖狐疑地眯起了眼。

出现在该处的并不是平常送饭来的守卫,也不是穿著管理局制服的成人──而是一名穿著与来栖同的白色制服的少女。

「你是……」

来栖把手搁在下巴旁,轻声说了「啊」──那少女的长相,来栖记得自己曾经见过。

没错。她是曾经与紫乃一起偷溜进舞姬房间的少女。来栖还记得──少女名叫凛堂萤。

「转学生找我有和贵干?或者你其实是管理局派来的?」

来栖话才说完,萤便轻声苦笑说:

「该怎么说才好呢,你还真的满敏锐的呢。虽不中亦不远矣吧……话就先说到这边。」

萤一面说一面耸了耸肩,继续说:

「不过今天不是为了那件事来找你的。」

「哦?是这啊?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隐谷来栖,我放你逃走。」

「……哦?」

听见萤这句话,来栖眉心微蹙。

「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不过,你为什么要为我这么做?你的目的是什么?究竟希望我做些什么?」

虽然这个提案本身对来栖而言是求之不得──但来栖心中的不信任感不停打转。

理由很单纯。因为这条件对来栖实在太有利了,有利得让她不禁怀疑如果她答应了萤的提议而逃狱,也许会被课以更重的刑罚──又或者萤根本是为了营造「不得不」杀害来栖的情境。

「怎么会呢?我哪有什么目的?」

然而,萤脸上挂著彷佛连来栖的疑心都瞭若指掌的温柔笑容,悄悄地伸出了手。

「──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在低沉的运转声与电子音效中,巨大的机械规律地振动。

舞姬并没有坐在为她准备的椅子上,而是站著凝神观察那模。

「──还没好?」

「再等等。」

舞姬发问后,站在一旁身穿工服的男以低沉的嗓音如此回应。

神奈川都市内的输出兵器制造设施──俗称「工房」的某处,现在数名工科学生以及实质上掌管「工房」的工科科长钢城铁兵正随侍舞姬左右。

钢城铁兵的高大身躯恐怕有舞姬的三倍,满是胡渣的方形下巴再加上凌乱粗犷的发型,特徵相当显眼。虽然实际年纪应该是十八岁,但外表上看起来摆明超过了三十。那容貌令人不由得联到奇幻小说中巨人与矮人的混血儿。

「不过啊,居然能让公主亲自为他准备武器,那小伙子还真够幸福的啊,而且居然还是纯命铁打的特别制品。那小伙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不是小伙子。紫乃是女生喔。」

舞姬如此纠正,钢城举起他木桩般的手臂搔了搔头。

「哎呀,那还真是不好意思……等等,紫乃不就是那个……新加入四天王的那个人?」

「嗯,对啊。非~~常厉害喔。」

「……嗯?特别模拟战我也有去看,那家伙不是男的吗?」

钢城纳闷地歪著头,旁边的工科生纷纷苦笑:

「老大……你是说多久前的事啊?」

「上星期不就到处都在传了吗?紫乃宫晶原来是女的?校刊社也出了号外啊。」

「哦?是这喔?」

钢城轻抚著满是胡渣的下巴,从鼻孔呼气。

「怎么啊,第二个能用纯命铁的也是女的啊。神奈川的男人还真不中用。不过,我也没资格说人家就是了。」

钢城说,伸出那只大手使劲抚著舞姬的脑袋瓜。

「真是的……让这小姑娘去和怪物战斗,我却在安全的都市里头悠悠哉哉的,这还真是丢脸啊。」

「才不会呢。」

舞姬觉得很痒似的扭动著身子,抬起头仰望钢城的脸如此说:

「如果没有老大你们在,那可就糟糕了。是因为有大家打造的武器,我们才能战斗啊。上前线或是在后方支援,只是大家看见的〈世界〉不一而已。适才适任。大家就全力做自己能做的事,这才是通往和平的捷径喔。」

舞姬说完,钢城一瞬间睁大了眼睛后,再次用那巨掌磨蹭舞姬的头。

「哈哈……小不点还是一说起话来神气十足的。」

「好~~痛~~喔~~老~~大~~」

舞姬逃离钢城的掌中之后,为了恢复被压扁变形的发型,像淋雨的小狗使劲甩著头。

「讨厌啦,老大力气总是这么大。」

「被蛮力享誉全关东的女孩这说,真是荣幸啊。」

钢城打趣似的这么说著,看向仍不停发出振动声的机器。

「……差不多可以出炉了。」

「真的?」

舞姬双眼绽放灿烂神采,探头把脸靠向机器看个仔细,但钢城一把抓住她把她拉回来。

「就说很危险嘛。在那边等一下。」

「知了~~……」

舞姬顺从地回答后,再度看向那巨大棺材般的机器。

现在在舞姬等人面前运转的机器,是为兵器本体安装储备匣系统的装置。

这机器里头装著舞姬在钢城等人的协助之下锻造、研磨并加上装饰的刀型输出兵器。现在只剩下这最终工程,之后紫乃的专用兵器便就此完成。

机器上头的红色灯号转变为绿色的瞬间,尖锐的电子音效响起。

「好了。」

钢城走到机械旁,伸手使劲扭转机械上的活栓。

剎那间,大量蒸气自机器内喷出,一瞬间遮蔽了舞姬等人的视线。

「哇!」

「来吧,来瞧瞧吧,公主。」

「呃、嗯!」

舞姬紧张地点了点头后,走向朝天口的机器前方,探头往里头看。

那是一柄刀柄与刀刃通体漆黑,闪烁著锐利光芒的黑刀。金色刀锷上附有蝶状的装饰,装饰中闪闪发光的是翠绿的命气储备匣。

刃纹为细直刃。但是除了刃纹之外,还有金黄色如几何图形般的纹路攀附在刀身──这是以一般的武士刀工法绝不可能产生的输出兵器独特的纹。

「哦哦……」

舞姬将刀拿到手中,不由得赞叹。

虽然刀身是自己槌打锻造的,但如今亲眼目睹完成品,似乎出现了某不一的格调。

钢城抚著下巴,感叹般轻吐一口气。

「嗯……品质不错啊。这可是难得的珍品啊──刀名已经决定了吗?」

「当然喽!」

「哦?叫什么名字?」

「呵呵……秘密。我已经决定好要第一个告诉这孩子的主人了。」

「哈哈。原来如此。这也对。」

钢城愉快地击掌后,从业台上抓起那与刀身一同制造的色泽艳丽的朱红刀鞘,给舞姬。

「来,收刀入鞘吧。总不能就这么亮著刀子走在大街上。」

「嗯,谢谢!」

舞姬接过刀鞘,以手扶著刀背流畅地让刀身滑入鞘中。金属相触的清响声回荡在工房内。

「──希望那个叫紫乃的会喜欢啊,公主。」

「嗯!」

舞姬露出满脸的灿烂笑容深深点头。

「…………」

紫乃在自己的房里坐在椅子上头,目不转睛地盯著手中的通讯终端。

全身上下彷佛静止般,视线也同文风不动,全心全意专注于思考。然而无论再怎么思索,都无法得到解答。

回起来,这的状态大概维持了一个小时左右吧。对于重视效率的紫乃而言,这状态非常罕见。

话虽如此,这也是正常的反应。毕竟现在紫乃让终端上显示的是──为了启通往管理局的秘密通讯频而准备输入密码的画面。

一般来说,紫乃等特务不会使用这个频。这只供紧急事态使用。只有面临生命的危机──或是发生使任务前提颠覆的重大事件时,才准许使用。

一旦送入敌营,在穿敌人心脏之前绝不回头的必杀箭矢。这就是紫乃等四课成员的存在意义。

因此这其实是不被允许的行为。

──居然请教上级暗杀对象是不是真的非杀不可。

「……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