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无可避免的战斗

果世真有比死亡更痛苦的,那应该不是体的痛苦或灵遭撕裂般的悲恸,是接受不任何刺激的无聊状态吧。

茫注视著空无一物的房内景象,隐谷栖由著。

波浪般的金色卷与白皙肌肤,嘴方有一颗惹眼的笑痣。身穿著的是白色底的神奈川园制服,但由无论躺著或身穿著套衣服,裙子已经压无数的皱纹。

尽管睡眠相充分──甚至说是远远超生理所需的间,倦怠感依旧挥不。肌肤与头似乎渐渐失了光泽。

现在栖的所在处是神奈川市内某处的拘留设施。约两坪一点的空间内设有简易床铺与便器,房间入口处的门及采光的窗户全由牢固的铁条所组。

话虽此,是理所的处置。毕竟栖是防卫市东京送此处的间谍──同是前趁著〈UNKNOWN〉袭击企图绑架市首席舞姬的犯人。

神奈川、东京、千叶三市同是守护国土的伙伴,但同是互相争夺战功的竞争手。由舞姬长年君临排行榜顶端,却又迟迟不转任内陆且长期留在最前线,有人生不满是必的结果。

话虽此,不管谁舞姬有什情绪,栖及东京首席所采取的行动依是友军的背叛行。听说认态严重的管理局目前正谨慎讨论何防止类似件再度生,有该栖等人做何处分。

栖等人的犯罪东京首席的指示,一点已经完全曝光了。既此,首席不平安身,甚至已经被管理局逮捕沦囚犯。

不,栖本身首席并有强烈的忠诚。虽失败的原因己的疏忽让栖怀有几分歉疚,不今剩的是人责任。

「话说回……」

──真是无聊。

栖话语的半段转叹息吐。

虽听说拘留持续处分决定,但是在狭的空间中做的实在太少了。座设施内应该收容了与栖一同参与舞姬绑架战的东京生,但或许是防止彼此沟通,所有人分别监禁在不同区域。栖有试著吼几声,但回应总是有己的回音。

与人间的沟通,就有每三次前送饭的守卫生的简短流。栖不禁著,果的状态再持续数星期,己说不定爱守卫。

听说有些犯人喜欢受借提,现在的栖或或少明白那情。在日常生活中不注意,与人话其实是远胜任何行的娱乐。

栖的〈世界〉是瞒骗方认知的〈世界〉。果效果有让方知,许有逃──不现在思考有意义了。

栖一度在守卫前送饭身重现〈世界〉,让方无法认知己的存在,但守卫是一瞬间露讶异表情,随即一往常放置餐点离。

恐怕舞姬四王等人已经彻底通知守卫了吧。守卫在牢房中找不栖连忙门查,栖趁隙逃亡──今漫画般的情节已经不生。毫无意义重现〈世界〉,徒失与守卫话的宝贵机已。

,栖微微挑眉梢。

鼓膜捕捉轻微的脚步声。

「……?」

栖困惑歪头。造访此处的,照理说有送饭的守卫──但间似乎比平常早了一些。

许在栖动情前,守卫先爱了吧。脑海中冒像,栖不由耸了耸肩。

接等著的肯定不是浪漫情境,八是处分已经决定,将栖移送至管理局吧。栖慵懒扭动身子,转身面向铁条组的房门。

喀嚓的声音响,从栖进入一次启的房门缓缓敞。

但是──

「……哎呀?」

见现眼前的人物,栖狐疑眯了眼。

现在该处的并不是平常送饭的守卫,不是穿著管理局制服的人──是一名穿著与栖同的白色制服的少女。

「你是……」

栖手搁在巴旁,轻声说了「啊」──那少女的长相,栖记己曾经见。

错。是曾经与紫乃一偷溜进舞姬房间的少女。栖记──少女名叫凛堂萤。

「转生找我有贵干?或者你其实是管理局派的?」

栖话才说完,萤便轻声苦笑说:

「该怎说才呢,你真的满敏锐的呢。虽不中亦不远矣吧……话就先说边。」

萤一面说一面耸了耸肩,继续说:

「不今不是了那件找你的。」

「哦?是啊?那你是做什的?」

「隐谷栖,我放你逃走。」

「……哦?」

听见萤句话,栖眉微蹙。

「我很感谢你的意……不,你什我做?你的目的是什?究竟希望我做些什?」

虽提案本身栖言是求不──但栖中的不信任感不停打转。

理由很单纯。因条件栖实在太有利了,有利让不禁怀疑果答应了萤的提议逃狱,许被课更重的刑罚──又或者萤根本是了营造「不不」杀害栖的情境。

「怎呢?我哪有什目的?」

,萤脸挂著彷佛连栖的疑瞭若指掌的温柔笑容,悄悄伸了手。

「──我不是朋友吗?」

在低沉的运转声与电子音效中,巨的机械规律振动。

舞姬并有坐在准备的椅子,是站著凝神观察那模。

「──?」

「再等等。」

舞姬问,站在一旁身穿工服的男低沉的嗓音此回应。

神奈川市内的输兵器制造设施──俗称「工房」的某处,现在数名工科生及实质掌管「工房」的工科科长钢城铁兵正随侍舞姬左右。

钢城铁兵的高身躯恐怕有舞姬的三倍,满是胡渣的方形巴再加凌乱粗犷的型,特徵相显眼。虽实际年纪应该是十八岁,但外表摆明超了三十。那容貌令人不由联奇幻说中巨人与矮人的混血儿。

「不啊,居让公主亲他准备武器,那伙子真够幸福的啊,且居是纯命铁打的特别制品。那伙子底是什头啊?」

「不是伙子。紫乃是女生喔。」

舞姬此纠正,钢城举他木桩般的手臂搔了搔头。

「哎呀,那真是不意思……等等,紫乃不就是那……新加入四王的那人?」

「嗯,啊。非~~常厉害喔。」

「……嗯?特别模拟战我有,那伙不是男的吗?」

钢城纳闷歪著头,旁边的工科生纷纷苦笑:

「老……你是说久前的啊?」

「星期不就处在传了吗?紫乃宫晶原是女的?校刊社了号外啊。」

「哦?是喔?」

钢城轻抚著满是胡渣的巴,从鼻孔呼气。

「怎啊,二纯命铁的是女的啊。神奈川的男人真不中。不,我资格说人就是了。」

钢城说,伸那手使劲抚著舞姬的脑袋瓜。

「真是的……让姑娘怪物战斗,我却在安全的市头悠悠哉哉的,真是丢脸啊。」

「才不呢。」

舞姬觉很痒似的扭动著身子,抬头仰望钢城的脸此说:

「果有老你在,那就糟糕了。是因有打造的武器,我才战斗啊。前线或是在方支援,是见的〈世界〉不一已。适才适任。就全力做己做的,才是通往平的捷径喔。」

舞姬说完,钢城一瞬间睁了眼睛,再次那巨掌磨蹭舞姬的头。

「哈哈……不点是一说话神气十足的。」

「~~痛~~喔~~老~~~~」

舞姬逃离钢城的掌中,了恢复被压扁变形的型,像淋雨的狗使劲甩著头。

「讨厌啦,老力气总是。」

「被蛮力享誉全关东的女孩说,真是荣幸啊。」

钢城打趣似的说著,向仍不停振动声的机器。

「……差不炉了。」

「真的?」

舞姬双眼绽放灿烂神采,探头脸靠向机器仔细,但钢城一抓住拉回。

「就说很危险嘛。在那边等一。」

「知了~~……」

舞姬顺从回答,再度向那巨棺材般的机器。

现在在舞姬等人面前运转的机器,是兵器本体安装储备匣系统的装置。

机器头装著舞姬在钢城等人的协助锻造、研磨并加装饰的刀型输兵器。现在剩最终工程,紫乃的专兵器便就此完。

机器头的红色灯号转变绿色的瞬间,尖锐的电子音效响。

「了。」

钢城走机械旁,伸手使劲扭转机械的活栓。

剎那间,量蒸气机器内喷,一瞬间遮蔽了舞姬等人的视线。

「哇!」

「吧,瞧瞧吧,公主。」

「呃、嗯!」

舞姬紧张点了点头,走向朝口的机器前方,探头往头。

那是一柄刀柄与刀刃通体漆黑,闪烁著锐利光芒的黑刀。金色刀锷附有蝶状的装饰,装饰中闪闪光的是翠绿的命气储备匣。

刃纹细直刃。但是除了刃纹外,有金黄色几何图形般的纹路攀附在刀身──是一般的武士刀工法绝不产生的输兵器独特的纹。

「哦哦……」

舞姬将刀拿手中,不由赞叹。

虽刀身是己槌打锻造的,但今亲眼目睹完品,似乎现了某不一的格调。

钢城抚著巴,感叹般轻吐一口气。

「嗯……品质不错啊。是难的珍品啊──刀名已经决定了吗?」

「喽!」

「哦?叫什名字?」

「呵呵……秘密。我已经决定一告诉孩子的主人了。」

「哈哈。原此。。」

钢城愉快击掌,从业台抓那与刀身一同制造的色泽艳丽的朱红刀鞘,给舞姬。

「,收刀入鞘吧。总不就亮著刀子走在街。」

「嗯,谢谢!」

舞姬接刀鞘,手扶著刀背流畅让刀身滑入鞘中。金属相触的清响声回荡在工房内。

「──希望那叫紫乃的喜欢啊,公主。」

「嗯!」

舞姬露满脸的灿烂笑容深深点头。

「…………」

紫乃在己的房坐在椅子头,目不转睛盯著手中的通讯终端。

全身彷佛静止般,视线同文风不动,全全意专注思考。无论再怎思索,无法解答。

回,的状态概维持了一左右吧。重视效率的紫乃言,状态非常罕见。

话虽此,是正常的反应。毕竟现在紫乃让终端显示的是──了启通往管理局的秘密通讯频准备输入密码的画面。

一般说,紫乃等特务不使频。供紧急态使。有面临生命的危机──或是生使任务前提颠覆的重件,才准许使。

一旦送入敌营,在穿敌人脏前绝不回头的必杀箭矢。就是紫乃等四课员的存在意义。

因此其实是不被允许的行。

──居请教级暗杀象是不是真的非杀不。

「……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