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各自的打算

「妳当时怎么没问他名字呢?」

「呜……该、该说是顾不上问呢?还是我完全疏忽了……而且……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我……」

坐在我眼前的莉莉艾尔公主低着头,手里握着那个据说救了她的黑假面男给的手帕。除了公主,这房间里就只有我、由美娜跟琳赛。她找我们时,说要对皇王陛下保密,结果一来竟是要商量这个。

因为舞会上大家都戴着面具,就算有在意的对象,也不晓得对方的真实身分。所以规定上是如果喜欢对方,就悄悄地告诉对方本名,让两人之后能够联络。

当然,要是对方不喜欢自己,就不会告诉自己名字,说出名字等于表达『我很喜欢你』的意思,因此自然也不可能随便告诉别人。不然可是会被揶揄是花花公子跟水性杨花呢。

「冬夜先生,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就算妳这么说……」

在琳赛的请求下,我开始思考该怎么办。

线索就只有黑色面具吗?我分发面具给各国时是平均分配的,所以每个国家一定都有戴黑面具的人。

即使去掉女性,人数也不少喔?

「啊,但密苏密多跟赛诺亚斯……兽人跟魔族可以删掉吧?听起来他并没有尾巴或角。」

「啊……关于这点啊,其实我有把可以消去尾巴或角的东西交给几位这么要求的来宾,里面也有这种类型的黑色面具……」

我一这么回答由美娜,她脸上的笑容就变成一副难以形容的表情。呃,因为若能凭外表看出是密苏密多、赛诺亚斯或武王国拉赛的龙人族(Dragonewt),在各方都会有麻烦的问题啊。虽说不在意的人是真的不在意就是了。哎,要是大家能像樱跟赛诺亚斯的王子般可以把角收起来就好。

「我姑且有记录谁戴了黑色面具,应该不会找不到……但这就必须一个一个问了……」

看着记录在智慧型手机内的参加者名单,我有点泄气。就算去问,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老实回答,毕竟对方可能也有很多不便启齿的原因。

「……妳真的要找吗?」

「我想找。想再见他一面,跟他说话。不然……!」

莉莉艾尔公主紧紧握住手里的手帕,低垂着头。她居然钻牛角尖到这种程度吗……

「不然我就会在意到没办法写稿!虽然这次是设法写完了,但心情却不知为何一直闷闷的,冷静不下来!要是妨碍到写作活动就完了!我想早一刻脱离这种状态!」

喂,这让人很难判断该不该吐槽啊。

我招招手把由美娜叫过来,压低声音询问最重要的关键。

「这个意思就是,『那么回事』吧?」

「恐怕是。我从没看过这样的莉莉姐姐,我想她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那个妄想失控的公主啊……还真让人无法理解。『※只要少量的希望,就足以使恋情萌芽。』是谁说的?真是个麻烦的开头。(译注:原文为「A very small degree of hope is sufficient to cause the birth of love.」,是法国作家斯汤达尔的名言。)

「毕竟是救了自己的人,当然会在意嘛,只是单纯还没有这是恋爱的证明吧。毕竟我也没听说过莉莉姐姐跟恋爱有关的传闻。」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青梅竹马,非常了解她。」

「我很清楚喔,因为我也是这样。」

说完,我的妻子露出带着调皮意味的笑。呃,不过由美娜的话,我救的是她的父亲──贝尔法斯特国王陛下就是了。

虽然不能跟我们的例子相提并论,对象是一国公主这点倒是很像。

用智慧型手机在参加者名单中搜寻黑面具的使用者,再从中去掉女性。呃──共有三十八人……果然很多。

「总之先从知道的地方开始排除吧……?」

「那就是从布伦希尔德(我国)开始了。」

「嗯,我们这边有三人。骑士团员•勒苏德和卡隆,还有副团长•尼可拉啊。」

魔王国赛诺亚斯出身的勒苏德是吸血鬼族的青年,也是个明明身为吸血鬼、却不擅长面对血的怪人。在我们骑士团是旧人兼初期元老。

尽管有点缺乏主见,却是个温柔的青年。不过他是吸血鬼,说是青年,也超过六十岁了……

卡隆是贝尔法斯特出身的青年,老家是药师。大概是因为这样,他对植物很了解,在骑士团内主要是于开发农地这方面发挥所长。耕助伯父似乎很中意他,有给他一点点『农耕神的加护』。

这种场合的『加护』并非像是由美娜她们这些『眷属』般的特殊能力,而是跟普通的才能相近的力量。

尼可拉就不用说了,是布伦希尔德骑士团的副团长,密苏密多出身的狐狸兽人。

咦?尼可拉用的也是隐藏种族的面具吧。

总之先问问不在场证明吧……呃,什么不在场证明,又不是在找犯人。

「勒苏德跟卡隆都是清白的啊……」

「清白是什么意思?」

由美娜歪着头问我。不好,都有自己变成刑警的感觉了。

我没有把莉莉艾尔公主的事直接告知勒苏德和卡隆两人,而是这样问:『某个女性受到黑假面先生的帮助,想找出那个人跟他道谢。』他们或许会说谎表明正是自己,但这样的话只要问手帕的事就好。不过我想我国的骑士团员里没有这种人啦。

结果勒苏德在那时候正在跟认识的女性跳舞,卡隆则忙着享用利夫利斯的珍奇料理。

因为大家都戴着面具,自然没有周遭人士的证词,只能相信本人说的话。若这两人说的是真的,那他们就都不是救了公主的人。

只是要是救了她的当事人说『我不知道』,那就没办法确认了啊……

用博士的谎言侦测器(测谎杀手)或拉米修教皇猊下的【真假的魔眼】是能够立刻得知真伪没错,可对方又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没必要彻底揭发到那种地步吧。

……好麻烦,果然还是对所有人使用【召回】,从记忆里找吧……

「不能、用【召回】喔。」

「……我没这么想唷。」

被琳赛警告了。呜,真敏锐。唉,不过因为【召回】不会看到对方不想交出的记忆,所以本人拒绝的话就没办法了。用神气进行强化是可以看到啦……不,我不会这么做唷。

为了询问最后一人──副团长•尼可拉,我们来到了骑士团的训练场。今天大家也都在努力训练,消化诸刃姐姐安排的地狱菜单。

一开始我时常目睹大家倒在地上、尸横遍野的样子,最近却没什么看到了,这就代表他们应该增加了不少实力吧。

这是我的推测,大家的实力搞不好有红等……一流冒险者的水准。只是冒险者和骑士所需要的技能不同,这倒是个困难点。骑士团也不会进行像是『解除宝箱陷阱』的训练嘛。

「咦,这不是冬夜吗?怎么啦?」

艾尔赛出声叫住到训练场露脸的我们,她正坐在长椅上,用毛巾擦拭汗水。即使成了王妃,这种地方还是没变呢。

「嗯,我有点事要找尼可拉。他在吗?」

「副团长?副团长的话,就在那边唷。」

在艾尔赛所指的方向前方,木枪及木剑正相互交错。

尼可拉挟着气势十足的大喊刺出木枪,对方轻盈地躲过攻击,用木剑自下方弹开木枪。

就在尼可拉的动作有些停滞时,八重瞬间逼入长枪的攻击范围,如同闪电般用剑扫向他的身体。

「呜……!」

尼可拉往前倾倒,重重跪在地上。嗯,不要紧吧?

「到此为止。站得起来吗?」

「是、的,没、问题。」

尼可拉一边起身,一边简短回应担任裁判的希尔妲。

尼可拉绝对不弱,是八重有点奇怪。而连这样的八重都对诸刃姐姐一筹莫展,所以我们的骑士团内并没有傲慢的人在。按照武流叔叔的说法,似乎是『跟谁比较实力这种东西,那就是二流的』。

「那么下一位!准备!」

「请您多多指教!」

尼可拉从八重她们面前退开后,换成在后方等待的骑士团员上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