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亲宴

「所以说,你这么郑重其事是要讲什么?」

「嗯,关于这个嘛……总之,欢迎回来。好了,喝吧喝吧。」

「……你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我开始提防起跟平常不同、神神秘秘的恩德。

我们久违地约好在冒险者工会旁边的酒吧碰面。

新婚旅行结束后回来的这几天,因为累积的工作等事,我十分地忙碌。等我想说终于有点空时,这家伙就来邀我了。我还是新婚耶,稍微顾虑一下我啊。

不过男性彼此的来往也很重要,我才姑且过来了,但总觉得许久不见的恩德的行为举止很可疑,我的麻烦事雷达哔哔哔地产生了反应。

「结婚后感觉如何?过得还顺利吗?」

「……你是不是真的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这个人会在意他人的家庭,也太奇怪了。我开始有点担心他是被武流叔叔扁过头,变得不正常了。

可能是因为我的表情太过怪异,恩德发出微弱的低吟声,开始说明:

「结婚这种事情,在其他世界也有各种形式。像是决定人生伙伴的仪式、单纯为了求子的契约又或者是宗教上的规定,有各式各样的模式。」

「啊……?」

「我们『横渡者』由于种族特性,基本上很少有人会选择结婚。因为如果对方并非同种族的人,那就意味着旅行的『终结』。受到一个世界束缚,不再横渡世界的人就不再是『横渡者』了。不过我们是长命种,要是对方是短命种,也是有人在送走另一半之后,再次选择『横渡』啦。」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有够不干脆,给我讲重点。

恩德「啊……」了一声,把视线从我身上转开,一口气喝光放在他面前、加了冰块的酒。

「我也要结婚了。」

「哦………………!?啊!?」

听到恩德的话,我差点失手摔了手上的玻璃杯。结婚!?恩德吗!?这么说来,这家伙在我们的婚礼上扔捧花时,是最先接到捧花的……这难道是花恋姐姐的力量?

「等、等、等一下,对象当然是梅儿……吧?」

「那当然啊,我又不像冬夜一样,会到处对人出手。」

哦,这个混蛋,居然损我。

话说回来,这家伙要结婚?我完全无法想像。不过为什么这么突然……

「因为弗雷兹的文化中没有结婚这种事情,梅儿看了你们的婚礼,似乎起了兴趣……」

「等等,这样说起来,弗雷兹是怎么……繁殖的?」

支配种姑且还是有男性型和女性型,我是不认为这没有任何意义啦。

「支配种跟普通人一样,男女之间也能生小孩,高阶、中阶与低阶种就没办法了。」

「也能生?」

「因为弗雷兹即使只有一只也能生孩子。说是小孩,但不像人类孩子般有娇小的外貌就是了。」

我详细一问才知道,所有的弗雷兹都是先以核心的状态诞生的,然后核心会重复结晶进化,完成作为一个生命体的成长。当他们觉醒自我时,已经结束了个体成长,因此他们似乎并没有所谓的孩提时代。

结束成长的弗雷兹可以注入自己所有的生命力,产生出新的核心。生命力愈多,就能够产出愈多核心。也就是说,如果父亲或母亲年纪轻轻就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便能够生出许许多多弗雷兹……是吗?

「支配种有点不同,不需要倾注所有的生命力,就能独自产生下一代的核心。但这个方式所生的孩子,换句话说就是父母亲的劣化版复制品,支配种他们都不是很喜欢这么做。」

「所以说、果然是要两人一起生小孩吧?呃,那个……方式跟人类相同吗?」

我不知该怎么说,谨慎地选择用词询问恩德。呃,因为我很感兴趣嘛……

「嗯,几乎一样。就是要成为父母的两人,把自己生出的核心加以融合。人类不也是如此吗?」

融合……这个嘛,算是没说错……吧?人类也是继承了双亲的遗传基因而出生的。

「弗雷兹没有所谓结婚的概念。如果想要生孩子,只要取得喜欢对象的核心就够了,不会一起住或一直相伴左右。偶尔也会有个体这么做,但真的很稀有。大部分的个体都只知道父母其一,不认识另一方。所以即便是兄弟姐妹,大多也都是人类口中的异父、异母兄弟。」

分得真是清楚啊……既然族群的生态如此,会对结婚这种行为产生兴趣,的确也不奇怪。毕竟梅儿她们也对吃饭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嘛。

「她们懂结婚是什么意思吗?」

「我有大概跟她们说明过,就说是对彼此有好感的双方一起养育孩子,互相支持,一同生活。」

嗯,若要提细节,当然不止如此,但大致上算没错……吧?不过这也只是婚姻观念的其中一种罢了,毕竟还有策略婚姻这种形式呢。

「是说,梅儿跟你生得出小孩吗……?」

「梅儿本来就为了要跟我住在同样的世界而持续横渡世界,并进行进化,她的身体已经既是弗雷兹,又不算是弗雷兹了,而是进化成跟我相近的新种族的存在,这部分倒是没有问题。只是啊……」

恩德用阴沉的目光望向半空中。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敢问了。

「不只是梅儿……涅伊和丽丝也说要结婚……」

「啊────!?」

那是怎样!喂,你刚刚还损了我一顿吧!?你不也是同类吗!这个开后宫的混帐!

我一指出这一点,恩德就露出像是吞了黄连的表情摇摇手,说「不是不是」。

「不是跟我结,是跟梅儿。她们两个都想跟梅儿结婚。」

「…………What?」

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奇怪的用词……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对结婚产生兴趣的人不是只有梅儿。而那两人想要结婚的对象是梅儿,不是我。」

呃、咦?我还以为是恩德开后宫,结果开后宫的是梅儿吗?梅儿小姐还真受欢迎……

「咦,但那两人都是女性体吧……?」

「有问题吗?弗雷兹的支配种即使双方都是女性体,也能生小孩唷。只是小孩必定跟双亲是一样的性别,也很难继承双亲的特性,因此不太有人会这么做,不过梅儿已经进化了,所以没有问题。」

这样啊……那就没关系了吧……?不,我也认为只要是相爱的两人,就算是同性也可以结婚啦。实际上,这边的世界的确也有这种例子。

这边的世界承认一夫多妻制,不过只要拥有养得起配偶的财力,一妻多夫制基本上也是受人认可的。我还听说过,某个国家的女公爵就有三个丈夫。

很不巧,我尚未听说有同时跟男性及女性结婚的例子,不过真的要找应该会有吧?

「梅儿怎么说?」

「她说如果我可以接受,她希望也能跟她们两人结婚,四人融洽地一起生活。但要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她就会放弃。」

梅儿打算接受啊……这个形式又该怎么说?最起码我想梅儿是能获得幸福的。不过对她而言,结婚或许只是『成为家人』的形式之一吧。

虽说我认为她的爱情肯定是给了恩德……但倘若只是想继续维持目前的状态,总觉得不结婚也可以啊。

「恩德,你不想跟那两人成为家人吗?」

「嗯……没有不想啊。我跟丽丝一同走过了许多世界,和涅伊也在一起生活的期间熟悉起来了,哎,只是遇上梅儿的事,她还是很爱吃醋就是……」

恩德带着苦笑回答。我想也是。

涅伊会提出结婚,恐怕是源自于对恩德的对抗心吧。而丽丝大概只是顺口应和而已。

「也就是说,你也打算接受那两人啰?」

「嗯,虽然很担心结果会如何,但幸好身边就有一个好范本。冬夜,你要记得多关注艾尔赛喔。那女孩想必不会自己主动说这种话,不过她会表现在态度上,你应该看得出来吧?」

等一下,为什么我要被你说教!?你是艾尔赛的哥哥吗!啊、呃,两人的确是师兄妹没错啦!

「她在结婚前就说了很多呢,我都成了她发泄不满的沙包了。为什么我得代替冬夜被打啊?」

「那还真是对不起啊。」

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来消除压力。艾尔赛的确是很容易将情绪表现在脸上的类型,我本来是觉得自己当时有给她足够的协助,可是似乎并不太够。

对喔,以立场来说,恩德跟艾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