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五话 之一 忠告

会议结束后,宽敞的会议室里的人渐渐减少。

呼,我吐出一口气,用手指揉眉间的皱纹。只有令我头痛的话题也很讨厌。(会议)战争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这栋建筑物被称为会议塔。除了五层楼中间的三楼以外,全都是会议室,每天都会在那里举行一些会议。


「老爷」


我抬头一看,弗雷德里克来到了这里。他往返于宅邸和骑士团等,四处奔走,为了(向我)报告这件事而微微倾斜着头催促着。


「那个女人在第四番。听说那个治疗结束了」


「治疗?」


「艾尔莎稍微为夫人报复了一下」


弗雷德里克淡淡地告诉我。我一边听他说一边向玻璃杯伸手喝水。

这么说来,我起了被艾尔莎按住的女人的脸颊上淌着红色的血。

优秀的她有点太容易动手动脚,但这次也没办法吧。我不知你做了什么,但(继姐)活着的话,做什么都没关系。艾尔莎(应该)也知这一点吧。


「刚才去了趟房间,夫人身体好像稍微崩溃了。」


「你应该先说这事」


我慌慌张张要站起来,却被弗雷德里克压住肩膀坐回了椅子上。「怎么回事」,我回头看,弗雷德里克还是一副很若无其事的模,看不出他的表情。


「听说上午有客人来。……听说是胡克斯伯格公爵大……(内容加载失败!请反馈详细信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