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noesis虚假的记忆物语 > 第四卷 忧姬之章

第六章(2/7)

(译者:兄控的一模式)

白香怜爱抱着己的身体。

……是疯了吧。

「稻草人是有什意义?有什将我卷进炸弹件头?」

白香嗤嗤笑了。染尸臭的是在笑,完全有回答我问题的意思。

「サイノカミサマ的?是那的话,我告诉你。」

白香从口袋头掏那稻草人。

「头,收有哥哥的骨头。所サイノカミサマ持有灵力。让白香替代哥哥,燃尽世界——给了我的神托。」

「……我一点不。」

伙又隐藏了什重的东西了。

青莲死的理由,Ophelia引炸弹件的理由,总感觉有什东西欠缺。

「失败挫折不算是什坏吧。因伤害己。但是伤害其他人就是坏了。应该与奋战的,应该举拳相向的,全部弄错了。白香,你所做的,单单是卑怯已。」

——哒。

白香跨进了柱子,变了青莲。

「你法真是让人呕。结果你是体制狗吗?」

我摇了摇头。

「不变装哥哥的话,你伙就什做不了吗,白香!!」

伙完全是在蒙混己的感情。

是将己的人生不的责任全部推社身已。

「气量真啊,青莲。做件啊,是此活着的吧。首相府的话,我扔点翔进的了。我你装青莲,真是一点兴趣有。但是,伤害其他人,我是不允许的。」青莲像是逃离我的追问一般,背朝向了我。

是我说完,立即向口快步走。

「鹿仓君。你一的间真的就有那一点点,……回那些,竟让我此痛苦,真是象不啊——」

分别的候,青莲低着头说。


* * *


在高高的花板应急灯,不靠的光芒照着周围。

忧姬玩耍般脚尖点那摇动的影子。

我忧姬一,向的影子伸脚,却现不怎玩。

「提精神。」

忧姬不太精神的声音鼓励着我。

的脖子挂着炸弹。

走已经积尘的楼梯,人工的centraltree矗立在眼前。树的周围有着不一的布偶装放置着,让人有前的确是游乐园的感觉。(译注:セントラルツリー,centraltree,象型的圣诞树就。)

「营业的候,我哥哥曾经。」

戳着布偶装的脸蛋,忧姬怀念笑了。

恐怕在明,青莲就进行最的行动。在那候,忧姬怎了呢?被脖子的炸弹所威胁,我……不不冲进首相府吗?

「世界,有着均衡的力量。」

或许再的我不了吧,忧姬忧伤说。

「炸弹件引革命,世界统一子的——」

忧姬摇了摇头制止我继续说。

「不,是在人更根本的方。人被国、语言,加人、肤色、色,有最高的墙壁——所隔离。」

忧姬拉布偶装的手,握了。

「人总是着一体,互相理解。但是非常不中,不相互伤害就办法感情表示。」

Ophelia……Ophelia……

青莲在现场留的言语,是哈姆雷特头的女主角的名字……

什那伙选择Ophelia词语呢?

「呐,忧姬……所谓的Ophelia,是什?」

「在哈姆雷特头,悲剧的女主角且是少女——我应该说……但是哥哥像有什接受不了。」

「哈姆雷特怎,我听的是少女的情。就算是片言语介绍己的留生,说己有什喜欢的东西吧。」

「Ophelia是因父亲的死,变奇怪。面就疯了,沉水死了。是普遍的说法,是哈姆雷特头的说法。」

我着忧姬的眼睛。

闪闪亮的光辉,寄宿在的眼。

「忧姬不认吧。那恶炸弹魔那热衷的词语,肯定……有别的解释才。错吧?」

忧姬点了点头。

「哈姆雷特Ophelia,有他是兄妹的说法。身陷绝不结合的恋情中,罪恶感背德感焚烧着相互的身。结果是受不了折磨,Ophelia丽的花围住己,杀了。」

「所说……是悲剧的Ophelia吗……」

Ophelia,我从名字,感觉白香的未。

那伙果……打算死啊。

直死保持欺骗己,那就变真实的了吧。

是注意我的法了吧,见忧姬冷淡的表情着我。

「人就将叫做命运。无奈何欺骗己,是了活的防御机构。」

忧姬完全从我的表情穿了我在什。

「命运……命运?不是欺骗己,其他人卷进的、盛的殉情已。」

「变人,我在是不是真的有不不欺骗己的候。正因正视己的感情,才杀的。世界……」

忧姬靠我的身边,捏住了我的脸。

瞬间疼痛在皮肤的表面游走,但不让人歪脸的程度。忧姬底是在干什?

「很痛?」

忧姬「恶剧功」微笑着

「是有点痛。」

是我的回答有点不服吗,见忧姬了几秒,另一方式进行诉说。

「感痛是被捏住同生的吗?」

我点了点头。

「普遍说,是同生的吧。果是被意不打了的话,或许在才痛说不定。」

忧姬「卟卟」的声音,意摇了摇头。

「所谓的痛楚,普遍说生被脑察觉有0.5秒的间差距。人被捏的同就感痛。是脑将被捏的视觉情报延迟了0.5秒才处理吗?不是那子的。」

忧姬什说些话,我是完全弄懂。

「人啊,是在被捏前就感觉痛的了。实生的0.5秒前,痛楚就已经产生了。头脑是怎的,那其实根本所谓。因我的身体,是预知未的。」

忧姬的话,底是正确的,是一番鬼话,我已经搞不懂了。

「动人形所做的,一的梦……吗。」

「所谓的意识,肯定是程度的东西已。」

撕裂口般的痛……就是我身在预测的命运所带的吗。那接的未,不就有破灭在等待了吗。

「不思议」、「就那回啊」,「漠」、「不安」,在我的中怀抱着些相反的感情。

「人相信的东西,就一直相信。直魔法解前,一生……」

忧姬拉着我的手,始走动。

欢快躲东西的面,捉弄着我。是在努力鼓舞我消沉的呢。

在有应急灯照耀的、灰暗的馆内,我忧姬像孩子一处乱跑。

「就是,约吗?」

忧姬的眼睛闪闪亮。

忧姬抬头着被黑暗笼罩的树梢,张了双手,花板点点应急灯,就像是星星一。

「果,关系在间的流动中生变化的话……生变化是因命运的话……」

忧姬向着头的光芒伸了手。

「停止间的魔法,我不不找呢。」

但是的手,人工的光源无法达。

「就算光倒流,无法消除悔。所我在悲惨的现实前,将间停住。」

(译者:哇,者你是书定了吗?)

即使此,忧姬是不停伸手。

「就算付我所有的东西,。我……那一瞬间确切拿手。」

我将己的手重叠在忧姬伸的手。冷啊,忧姬的手。

忧姬将我的手拉回的脸,怜爱抚摸着。

「项圈啊,让我觉戴了真是太了。因东西是我哥哥唯一的羁绊了。」

明明两人相互依偎着,但是忧姬却一脸寂寞说。


* * *


船划混浊的水面前进着。

是游乐园唯一运的娱乐项目。

本船的两边有吉祥物随着音乐一边跳舞,一边唱歌的,现在部分已经腐朽生锈了。

每水的尽头,船就被卡住。候我就跳进及腰深的水头,船推。

一切是了忧姬的笑容。

「哇,哥哥——快——睡莲的花着呢。」

我向忧姬指的方向,那正有一朵浮在水面的睡莲华绽着。

花板有一部分崩落了,是有一束光落入了灰暗的室内。睡莲正楚楚怜盛在那束光内。

「真是不思议,什……在方?」

「是风子带的,或者……有谁在的吧。」

着被月光点缀诗画的花朵,忧姬始了诉说。

「睡莲是在早探水面,花的。午太阳倾斜的候,花就闭合。蓝色的花瓣,中是金色的花。古代的埃及人将它与太阳重叠……进行崇拜。但是真是不思议啊,有晚的睡莲。」

着蓝色花的睡莲。肯定是属蓝莲花的品吧。(译注:应该是指埃及蓝睡莲,面的寓意类的是围绕品的文化说的,有兴趣百度一。)

「……相信,复活吗……」

忧姬着睡莲花突喃喃说。

「古代的埃及人,将每犹太阳一花的睡莲,是死的世界。死了飞升至界,在睡莲的花中复活……」

听了忧姬的话,我摇了摇头。

「是迷信。」

泛白波,船慢慢从睡莲旁边划。

忧姬一脸惜一直回头着水莲。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