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苏醒的凶鸟

意识在深沉泥泞般的黑暗中苏醒。

(咦……我底……是……呜!)

「呜咿!咳咳!咳咳!喀、咕、咦咦……」

吸入高浓度的霉味与尘埃,再加混杂缠人湿气的恶臭空气,让产生恶感觉的我剧烈咳嗽了。

「……呼、呼……真是的,底在搞什,……是什方……?」

紊乱的呼吸慢慢平静,确认己所处状况的候——

「咦,身体怎……呜、呜、呜哇!是什!」

我首先注意己身的异常状况。首先是我的手被绑在身,手腕被固定住了,脚的腿、腿及脚踩被仔细捆绑,就无法站立,像毛毛虫一蠕动。

「、底是怎回!?生什了!应该说是哪啊!」

虽因超乎像的展陷入混乱,但我是驱使受极度限制的身体着周围。

方有光源,笼罩在沉重的影。凝神注视,见墙壁、打的门及面的房间。是某方的室内,但是却不见任何具,现在视界的墙壁与板脏不原本的颜色,且处有龟裂的痕迹。

从老朽化的情形,推测已经很久有人居住。恐怕是某处像废墟一的方吧。我则是躺在被摊在的报纸面。

「……嗯,我应该是在照顾苇原妹的候遭袭击,醒的候就在废墟被绑住了……咦?不就是所谓的绑架监禁吗……?」

危险的四字浮现在我脑海,让我内的恐惧加速增加。

被绑不正常的姿势并且躺在板让我的身体有些疼痛,但是有受暴行的外伤或者痛楚。但已经有田中及苇原两受害者,就不禁觉己接办法毫无伤。

但做此行的犯人底是什身分呢。

从恐吓信始的一连串件。正常人实在不高中生做威胁、伤害甚至绑架监禁的行。且搞不伤及命。我的瞬间,就先听见喀嚓喀嚓的门转动声,接着是生锈的门「滋、滋滋」的刺耳声音并且被打了。

内的危机感不停升,但是被绑住的身体却完全无法改善目前的情况。犯人慢慢靠近的脚步声,让我的紧张感与恐惧感快速亲升。

紧接着——

「……咦?」

意不的人物登场,让我的脑袋一瞬间变空白。

现在眼前的是一名女孩子。手拿着便利商店的塑胶袋,穿着鞋子就直接进室内。

「啊,醒了吗?苍衣长。身体不痛?虽铺了报纸,但直接你放在板总是有点意不,不是变废墟的老旧公寓,所有床铺奢侈的东西唷。」

带着笑容的女孩子,很高兴般脑部无法处理眼前情形的我说。

「苇、苇原妹……?你怎在……?」

错,现的正是我认识的少女,苇原月子。最见完全一的型与服装,缠着绷带的手与染血的制服,及脸颊的伤痕让我更加确信的身分。

「不,原本在长醒前回,但附近有便利商店,所花了一点间。长不口渴?肚子饿了的话有吃的东西唷。面包饭团,你吃哪一啊?」

(等等、等等、等等。女孩从刚才始就不劲了!见我陷入状态,怎现的反应呢!)

苇原即使见明显遭绑架监禁的我,有露惊讶或慌张的模,反极的态度跟我闲话常。

所产生的莫名不信任感——导了非常难相信且不相信的答案。

「……苇原妹。」

「是的,怎了吗?啊,抱歉,厕所的话忍耐一吗?正你所见,栋废弃的公寓有水,且在绑的情况很难让你厕所。」

「你就是一切的犯人吗?」

「虽不清楚长所说的一切范围哪,但应该你所像。我就是犯人。」

苇原完全有隐瞒,但有豁的子,是既你问了我就回答的轻松态度说实情。

「……恐吓信是你放的?」

「是啊。制那封信真的很花间。但像是拼贴画一,很有意思。」

「田中从楼梯推的是你?」

苇原果是回答了「是啊」。

「什……做……你不是田中聊那愉快吗!」

「是啊。那一真的很高兴,我很喜欢那人。但是完全是另一回。是因有需,所我就做了。」

「太分了吧……那绑架监禁我的是你啰……」

「是啊。我很佩服己逼真的演技呢。己的血果很有说服力吧。虽制服送洗就是了。」

一边说一边从口袋拿工刀给我。

「你是……己割伤的吗?」

「老实说真的有点恐怖。但是,伤太轻的话冲击又不够,所我就狠划了。」

苇原笑着刀刃滑靠近己肌肤的方,重新呈现划伤己的情形。

够毫不在乎己脸孔挥刀的神经让人觉很恐怖。

不,最恐怖的应该是一直保持着跟平常有两的态度。

即使己的犯行曝光有豁的感觉,此外有露邪恶的表情或者言,从头尾是我所熟悉的苇原月子。

候我才终。

女孩子中是不是有善恶观念。

不论是什的善行与恶行,是在同的情进行。所才轻松从楼梯推一度快乐光的田中,并且绑架我监禁在。

(伙真的脑袋有问题……)

果苇原是那典型的卑劣坏蛋,那在感恐惧的同,有强烈的愤怒感吧。但是现在的,让背部仿佛冻僵一般的恐惧却远胜怒气。

应该降临己身的冷酷场,我就打从感害怕。

有必的话毫不犹豫杀掉我,回路甚至先Mister Donut买完甜甜圈才回——很容易就像的光景。

(总先逃离的方法……)

但是捆绑住身体的绳子比像中牢固,我根本有在情况平安逃离的手段,剩就有被像※煌那,总是在危险刻及现的调整者所救,或者苇原一软——完全靠别人的方法了。(译注:指『机动战士钢弹SEED』的一男主角煌·。)

「啊,了了,有一件必须订正。」

不知是不是我正拼命着逃亡方法的苇原……

「刚才一不就说了全是我干的,不那有点太夸张了。因在那状况我不让长昏。」

我确实是在抱住受伤的苇原,被人从面击倒。

从实导的结论有一。就是——有共犯。

在毛毛虫状态,应付狂人苇原及谜的共犯两人,甚至是比更的人数,沉重的实变绝望感重重压在我身。

「难有机,是露一面吧。请进。」在苇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