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 > level.17 有朝一日跟战斗的日子告别吧

3.不眠之王无法安眠?

究竟是谁?

其实不是谁,准确说,应该是某存在某东西遗忘在世间了。

那座山不知打从什候始,就耸立在一望无际、无比辽阔的疾风荒野了。

人称那座山……

悲叹山岳。

名称的由众说纷纭,一般的说法所示。

在白即使远望见那座伫立山顶已经半崩塌的古城。那方像是城堡,但不是普通的城堡,其实是祭祀旧代神明的神殿。远古王不怕不怕,直接在神殿遗迹盖城池。王死,城堡就世王者的墓碑。据说人朝着墓碑吟唱哀叹的曲子,借此赞颂远古王无所畏惧的丰功伟业,表达哀悼意。

就算不计其数的星辰仿佛漂浮在般闪耀光芒,疾风荒野的黑夜依旧沉重让人感觉快窒息。不畏被沉郁的黑暗压垮,抬头仰望,就见悲叹山岳山顶灯火通明。

根据义勇兵团派的密探回报,敌方现在仍旧持续在修缮古城。尤其是耸立在山顶附近陡坡的城墙,已经修复相部分。

除了通往城门的路,其他方像四处布满了类似鹿砦的路障。若是顺着路前进,就遭遇敌方从城墙,弓、弩、投石器等武器动狙击。果从其他方进攻,就必须撤除路障。但动手拆除路障,仍旧遭遇敌方的击攻势。不管是义勇兵团的魔法师中,一鼓气杀进敌营,是采传统攻城法攻打城堡,必须做有不少人阵亡的理准备。

因此,走门才行。

虽说是门,但并不是环绕山顶的城墙设有正门门。

向边境军义勇兵团提供条秘密路径相关情报的,正是希诺哈勒。

据说希诺哈勒率领的猎户座,一直是单独前探查已不死族(Undead)巢的悲叹山岳,曾次攻进古城内。

但是,猎户座的目标并非攻古城。

相传那位已逝的王者,就是将城池盖在神殿遗址的远古王,死就葬在己的城堡。

果传说属实,古城中应该有王的棺椁或类似的物品。但是,不管希诺哈勒他再怎寻找,始终有现任何方摆有身分尊贵者的遗骸。

希诺哈勒他因此猜测,王的墓位在其他方,进继续深入探查,最终找正确位置。

结果位在底。

古城的底,藏着一处秘密墓。

正确的描述应该是推测墓的空间,但实在太饶舌,因此决定称墓。

猎户座历经年的调查,寻两处墓的入口。古城内悲叹山岳山脚原野有通的入口,两处被岩石门紧紧封闭。

猎户座曾尝试从两处入口进入墓,最确定那方果是墓。根据希诺哈勒基穆拉的主张,远古王八九不离十就是葬在古城底,且他已取足取信人的证据。

希诺哈勒他称呼王长眠的房间玄室,猎户座甚至曾经进入那方。

不,每次进入玄室就有人阵亡,使希诺哈勒不不令撤退。

此次攻打悲叹山岳的重点在,无论从山脚是从古城内进入墓。

姑且将位山脚的入口称山脚口,位古城内的入口称城内口,两处皆通往玄室。顺带一提,论距离的话,据说从城内口前往玄室快许。

就是说,若是从山脚口穿墓闯玄室,再从城内口离,便直接深入古城。

此次是由边境军义勇兵团联手攻打悲叹山岳。

边境军派吉恩•莫基斯总帅钦点指挥官的汤玛士•马将军,率领约百名精兵征。另外哈尔希洛、库萨克、蓝德、梦儿、梅莉及瑟朵拉六人,与包含希诺哈勒在内的二十三名猎户座员有参加。

义勇兵团则派莲崎队、奇涅队、荒野使队(Wild Angels)、铁拳队(Iron Knuckle)、凶战士队(Berserkers)共七十人。

中,包含希诺哈勒基穆拉在内的十名猎户座员、哈尔希洛一行人、莲崎队及奇涅队二十六人另组特殊行动部队,准备取墓攻进古城内。

剩余人员就是主力部队,他必须摆正面攻陷悲叹山岳的态势,借此牵制敌军行动,等待特殊行动部队的进攻信号。

说此次战的败取决特殊行动部队是否功攻进古城不。

话说回,主力部队在特殊行动部队攻入古城,送进攻信号前,不全力进攻。因此特殊行动部队若无法完预定任务,战略便无法挥效果。

「哒啊……!」

库萨克豪迈挥刀,猛砍人型步兵怪(Pawn)。

「啊哈哈哈……步兵怪!」

戴面具的黑暗骑士险、邪恶笑着,宛若怪鸟般跳向其他的步兵怪。「──就是步兵怪!」不屑挥刀砍断牠的脖子。

「砍有够意思的……」

库萨克嘟囔的同,像在挥舞棍棒般挥动刀。刀轻轻一挥,许步兵怪就被「啪哒啪哒」接连砍倒。

「呼哇!」

梦儿竟脚踢踹。前踢逼退进攻的步兵怪,立刻使回旋踢加踹飞。在赞叹际,已跳往其他步兵怪,「呀呀呀」使快眼不清楚的高速三连踢,踢飞了方。接着「──嘿呐」一声,掌底攻击另一步兵怪,次打飞了目标。

「妳伙是功夫师喔……!?」

戴面具的黑暗骑士「砰、砰、砰砰砰、砰砰」砍飞敌人余,调侃了梦儿。蓝德什像是乐在其中啊?算了,谁叫他是蓝德,反正他就是那子。

梅莉瑟朵拉目前是背靠背相互保护,运战斗棍杖长枪击退攻的步兵怪。

该怎说呢?由蓝德梦儿四处激烈应战,几乎留在原不动的梅莉瑟朵拉,就觉内平静。毕竟现在在战斗,因此若是说内感疗愈,像有点言其实了吗?错,现在不是感疗愈的候。

哈尔希洛从背架住靠近梅莉的步兵怪,接着左手按住牠的头,再右手中的匕首一口气扭转割断牠的脖子。步兵怪是低阶的步兵怪。墓中的步兵怪,全身缠着白布条般的物品,因此猎户座像称呼牠是绷带怪或木乃伊。牠实际摸与其说是布条或绷带,其实更像介黏土、泥土与陶器间的触感,砍断或破坏牠的头,就像哈尔希洛现在收拾掉的那步兵怪一碎裂崩解。构步兵怪的材料,应该是泥土骨头。

「哈尔,谢谢你!」

梅莉因实在太少说话,所哈尔希洛听声谢,感稍稍松了一口气。虽希望瑟朵拉打精神,但又不希望勉强己。无论是瑟朵拉是梅莉,是做份内的工。他相信点。若现力有未逮处,哈尔希洛歹是队长,再由他手协助即。

从山脚口进入墓久,就一处通称玄关厅的宽敞房间。名称是猎户座,不实际构造,与其说是玄关厅,总觉更像是座剧场。

一行人进玄关厅,猎户座的所有员便拿超十根、亮度相高的光棒状物撒向四周,因此目前保有最低限度的见度。由光线不足,不清花板,但墙壁板是由石头拼组,或是铺满石板。整房间内的势中央较低,四周较高,低处正中央一带依稀像是座舞台。总哈尔希洛一行人先是朝着那状似舞台的方前进。

步兵怪很弱,但是牠不停涌现,导致前进速度缓慢。哈尔希洛等人老实说完全有屈劣势的感觉,但果靠他几的力量,或许往方败退。

「我稳扎稳打前进就!」

希诺哈勒带着黯淡银色光泽的盾牌挡步兵怪。他手的剑形状独特,剑身偏短且宽,剑锋裁切单侧斜边,十分锋利。希诺哈勒就像在划破纸张般,剑劈步兵怪。

猎户座是名声响亮的集团(Clan),资深老手不希诺哈勒一。比马兹亚基名左右手各持一锤矛的魁梧战士,骁勇奋战的英姿让人瞪双眼。另外有两名魔法师,有猎人盗贼。一眼便知战力类十分均衡。

「姆呼!」

那位圆眼镜神官光是身处其中,感觉就足破坏某重的平衡。

「姆乎哈……!」

基穆拉的行径就诡异形容。由哈尔希洛让梅莉参与战斗,因此有资格主张「神官不着场战斗」。话虽此,但基穆拉不必那积极站前线,毕竟猎户座有很专精战斗的员。

且,他的战斗方式相诡异。

他运圆盾(buckler)的盾牌护身,同迅速靠近步兵怪面前,由往挥锤矛。哈尔希洛本基穆拉使的是一般挥动方式,不是横向或斜向,就是笔直由往挥舞。但他不知什采截不同的招式,绝是从方往挥。且不知什,永远瞄准一方。

「喀呼喔啊啊……」

那方就是胯。

基穆拉由往挥锤矛攻击步兵怪的胯。

「兹哈……!」

步兵怪被锤矛击中胯,与其说是粉碎崩解,更像是「轰」破裂四散。的画面像让基穆拉感兴奋。

「呼嗯……!嗯啊……!」

他令人害羞的吟声。

子基穆拉破坏步兵怪,甚至感受快感。他是哪门子的神官啊?是说哈尔希洛已经彻底失义勇兵期的记忆,所他是的笼统法反才有违常理?确实是不无。

「我的,必杀技──」

有名男子身穿基穆拉相同的神官服,助跑向前腾空翻筋斗。

「轮转破斩(Somersault Bomb)……!」

他顺势挥双手持拿的战锤,将步兵怪连同石板打了粉碎,简直就是肆摧毁。

「──唔啦啦啦啊啊啊……!」

接着原扭摆身躯举战锤再次挥,一连串的动是快惊人的步。

塔达,塔达先生真不是盖的。他击毁步兵怪,现场就传犹爆炸声的轰巨响,那底是什声响?他明明是神官,但探究他的身分像无法解答疑惑,实在让人摸不着头绪。

「俺啊啊啊!动攻击了……!」

相较塔达,基卡瓦就显身轻燕,「咻」跳,「咚」砍飞步兵怪的头颅。他人虽常「俺啊俺啊」声嚷嚷引人注目,身手十分俐落,几乎不拖泥带水。

「像豹一般飞舞!」

不德奇牧涅,根本不知他的身手算不算俐落、不拖泥带水。他的身法无疑非常灵巧,但不知何每攻击一步兵怪,就一直旋转手的长剑。总觉那的动毫无意义,不他那转剑有是在打拍子,是在战斗中有必打拍子吗?

「像杀人鲸般突刺──」

德奇牧涅像现在突冲进一群步兵怪内,将盾牌压在倒立,再盾牌支撑,不停转动身体踹飞四周的步兵怪。或许是因他采的是类的攻击方式,所才必须打节拍吧。头哈尔希洛是无法参透,真的有头绪,是觉「像豹一般飞舞,像杀人鲸般突刺」不是应该讲「蝴蝶般飞舞,像蜜蜂般突刺」才正确?

总言,奇涅队的员不是泛泛辈,不中最猛、最狂的既不是德奇牧涅,不是塔达。

是那人。

明明是魔法师,的却是剑。

那确实是剑。

且是双刀流。

前双剑拿在手,是佩挂在腰际,所觉什惊怪。但亲眼战场,惊人,觉才是所向披靡。

比德奇牧涅,今名女子更像某生物在飞舞。

头戴宽檐帽子的米摩莉,剑法十分豪迈,挥砍速度虽不慢,但不显匆忙躁进。是「嗡」幅挥剑,俐落砍死步兵怪。右手的剑挥底,不反向拉回。右手的剑挥底,接着就是左手的剑挥底。挥剑的身躯感觉摇晃不已,但重摆非常稳,就算全身倾斜或是顺势转身,不失重胡乱摇摆。米摩莉行云流水般不停挥剑,毫无迟疑,有停歇。旁人,一连串的动有一丝刻意的感觉,觉是不停挥剑形的剑路,甚至给人一浑的印象。说夸张一点,米摩莉的剑技就是气势恢弘让人此惊艳,简直就是衣无缝。

剑技虽精湛,职业是魔法师。

今正在动魔法师才使的招式。

米摩莉在两剑将步兵怪斩尽杀绝的同,剑锋写元素文字,咏唱咒文。

「达鲁姆•海尔•安•巴鲁克•杰尔•阿尔芙……!」

塔达战锤粉碎步兵怪,哈尔希洛己听爆炸声,但那是错觉。现在震耳聋、撼动身躯的声响,才是真正的爆炸声。

米摩莉在剑锋指着的前方五、六公尺处,运咒文引了爆炸。

那是炎热魔法一的爆炸(Blast),被爆炸产生的火焰、强风炸飞的步兵怪概三、四,最有五,但其造的震撼远收拾的敌人数量。

「就是……!」

基卡瓦德奇牧涅滴水不漏守护着安娜姐,因此应该有任何人伤害。至受保护的安娜姐,根本无所。不,不是毫无,像现在就力挺脯说:

「我奇涅队的实力!怎啊!你些的兵,投降了啦……!」

相是。

一副非常目中无人、理所的模。

不神官有许候,是在同伴受伤才采取行动。从角度,安娜姐现在的行或许算合理。毕竟奇涅队有己的战斗方式,再加他至今像有员阵亡,团队应该是合无间。从安娜姐的态度更支队伍在战场游刃有余。身神官,本就做准备面紧急状况。虽说是做准备,但不必表现充满歉意,因此畅所言。

话说回,令人意外的反是莲崎队。

平头战士隆油灯挂在腰际,身形极娇的神官,确实保护着戴黑框眼镜的魔法师亚达契,稳扎稳打消灭步兵怪。莲崎虽散像不断进攻,独便歼灭所有敌人的感觉,但实际并未做。他同伴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默默挥舞剑劈砍进逼至的步兵怪,他战斗的模实在太轻松在,就像在养精蓄锐一。

莲崎确实有在奋力杀敌,取优秀的战果,但他说,程度的战斗,应该真的就像在养精蓄锐。他就是散高手的气息,让人觉他游刃有余。一点或许正是莲崎的厉害处,却让人感有些意外。

「──……唔!?」

哈尔希洛忽感觉某东西的动静,无法具体说是那是什东西。毕竟在那瞬间,真的「某东西」描述,不他马了解生了什。

那东西从面舞台的左手方,不,是左前方……

飞了。

「库萨克……!」

瑟朵拉抢先哈尔希洛提示警。

「──喔啊!?」

库萨克立刻刀挡了飞冲的物体。那物体非常,且连人高马的库萨克,在短暂的间内差点失重,由此知那物体有相的重量。那底是什东西?

「一直有那东西飞喔……!」

哈尔希洛喊。那是球状物,像是炮弹,有拳头,体积相。

「快躲……!」

希诺哈勒边盾牌抵挡炮弹边喊。

「嗯奴。」

梦儿仰躲的炮弹,直接粉碎了步兵怪。

「──敌人现在是在乱枪打蛇喔!」

「妳讲的应该是乱枪打鸟吧!唔啊……!」

蓝德令人费解的动,「咻、咻、咻」快速左右移动,借此躲两、三炮弹。那些打中他的炮弹击碎了步兵怪。

「那是炮台怪(Haun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