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4 天马和十贵子看到了梦想?

在那之后过了一周。

那时候已经被抬进了早已进惯了的那家医院,虽然被医生『又是你啊』这样的戏谑了一番,不过还是受到了完美的治疗。

来看望明明刚出了院却又立刻住进医院的天马的双亲,与藤宫家发生了争吵,被迫躺在床上的天马就这么一边给双方做着仲裁,一边和老样子不从天马这里补充能量就活不下去的十贵子搞着这样那样的事。总之还算是顺利的在这些日子中专心地治疗着伤口。

仅仅只是一周之间。

本来就拥有着天下第一等结实身体的天马,这回又稍稍用魔法进行了一下治疗(貌似本来在这种事上动用魔法就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不过毕竟还是有原因的),所以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出院了。

说道受伤的程度的话,基本上和上次住院的时候差不多,异乎寻常的只有那超短的住院时间罢了。

不论好坏。

对于天马来说,不管收多少的伤也不能总是这么休息下去。

如果说为什么的话,那就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

一旦心中决定了下来就一定会去实施,这就是一条天马。

他那清楚地朝着目标前行的行动力与前进力,就算是已经过了被镀上『神通』这么一层金的年岁,也依然没有生锈。

“也就是说,请重新多多关照咯,藤宫”

“”

最后回到藤宫家的天马,一边微笑着一边“哟~”的举起手打着招呼。

不过说起出来迎接他的藤宫家主,则摆着一副像是被画描绘出来的冷面孔。

“为了能够在住院期间专注于恢复伤势,我也只能忍耐着不把任何关于那件事的事情说出口”

“嗯~嗯,说来也是呢~。毕竟治疗伤势才是最重要的呢。如果我的伤没治好的话,关于支援你的那件事也没法轻松做好的说”

“你给我等一下。听你的口气,简直就像是我已经决定接受你的支援了似地”

“恩?不行么?”

“不行,不过”

不知是身上发痒还是说害羞之类的,十贵子的表情奇妙地让人觉得急得慌。

“关于你提出的申请,我也并不是说一定就会欣然地接受。但是,现在我正冲着世界第一的魔法使前进着,被别人插手干涉之类的事情也有很多。你虽然嘴上说『支援』说的很简单,不过我首先得先让你理解前方所等待着的困难。在此之上,你应该再重新考虑一下是不是真有必要来协助我”

“恩~恩~,说的也是呢~。关于这方面的事不先听一下也不行呢。但是啊~,我大概不,绝对会那样的。总之,嘛~能不能让我先确定一件事?”

“什么事”

“不论你说什么,我的想法都不会变。我会全力地支援你的梦想,不管将来会是多么的艰辛。不论你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我都会全力的去完成它”

十贵子沉默了。

不过,十贵子把视线转向上方看着天马。

那是一种带有遗憾的眼神么。

那个表情就像是在说: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怎样才能拒绝掉呢。

“再说,你打算怎么做啊”

“嗯?什么?”

“你打算怎么来支援我啊。在魔法方面你就是个大外行,到底怎样才能支援我啊?”

“那个我现在正打算开始考虑呢”

“现在才开始考虑?你给我”

“所以说啦,让我们来谈谈吧,藤宫。再说咱们两个之间又不是特别的了解。所以,首先应该来互相交流一下吧。通过交流来加深相互之间的了解,一切都要从这里开始才对吧”

“”

“我想听关于你的事,而且也想说说我的事给你听。本来相遇就很奇怪了,又老是在打架嘛,所说从现在开始我觉得也还是会不断地打架嘛,不过总算是站在了起跑线上了,不管是我,还是你”

“”

“事情就是这样了,我在这里重新说一声请多多关照了,藤宫”

呢哈~

天马露出了晴朗的笑容。

不过这只是因为他自己一点都没有自觉性罢了。

十年前,在他更加灿烂夺目的时候,这个笑容也是能够经常地看到。

“随、随你喜欢好了”

把视线转向一旁的十贵子,脸颊不自觉的看是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但是,我就算不借助你的手也一定会成为世界第一的魔法使的”

“恩,那不是很好么?打上『吵架上等』的牌子,把看不惯你的家伙全部打倒。但是只要能成为世界第一就好,能够支援你全都只是因为我的任意妄为。你只要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我也只需按照我自己的意愿,两边都只要擅自做自己想做的事不也挺好的么?”

“”

“但是啊,不知什么时候,你肯定会到达名为『世界第一的魔法使』的顶峰的吧?不过我啊,怎么都想要见证你成为世界第一的那个瞬间。想要在你成为世界第一的那个瞬间,能够站在你的身边看着你。但是前提也是能够做到才行,为了让你成为世界第一,我多少也得起点作用才行――这个对我来说,绝对是比什么都更能让我高兴的事了”

“”

“就是这种感觉吧,怎么样?”

“哼。请自便”

“哦,那我就自便了哦”

天马微笑着。

十贵子则在板着脸。

不知齿轮是咬上了还是没咬上,真是关系微妙的两人。

但是现在,他们两人所面向的方向是相同的。

他们在所踏上的漫长道路上,朝着仅此一个的目的地前进着。他们两人如今正是在准备冲出起跑线的时刻。

“――啊啊,话说回来,能不能问一件事?”

“什么事”

“虽说已经决定要帮助你了,不过有件事我还是想先问一下。随这么说,不过总觉得这件事必须得在一开始就得问。而且话说回来了,我原来也问过你这件事的说”

“前置太长了,快说想问什么”

“恩。那个啊,为什么你想成为世界第一呢?”

虽然是很单纯的提问,但是十贵子却沉默了。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想成为世界第一的魔法使的呢?为了成为世界第一的魔法使,大概一定得努力的非常辛苦才行吧?修行啦~学习啦~而且现在你是高中生,正是该玩的时候,而你却把娱乐的时间全部划给为了实现梦想而努力上了吧?成为世界第一的魔法使之类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在过去的时候。

如果是短时间以前的十贵子的话,应该是绝对不会回答的吧。

『不能说』

用这样的,冷酷的让你找不到线索的话语来问答无用地斩断话题的吧。

毕竟因为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向天马挑明的事情。

而且就连提问的天马,也并不是一定在期盼着回答。明明回答不了的问题不回答就好的说。但是,心中却在想着,不管怎样起码要好好地问一下才行。

但是。

十贵子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把视线转而直直地盯着他。

“我决定了”

“嗯?什么?我没怎么听清”

“如果我成为世界第一的话”

然后,天马迎来了出生以来最大的惊愕。

她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