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问(2/4)

其忧郁的原因正是五月里要进行的两天一夜的修学旅行。

大约两周后就要来临的那个固定事件,本来应该是充满欢乐的,但因为合宿中共同行动的小组是根据学号顺序来决定的,他所以会跟进在同一组里。

“是吗?这不是一个可以成为朋友的机会吗?”

当然,学号在两个人之间的论也会跟进在同一组。论本来就要尽量和别人保持良好的关系,因此也不特别避讳进。

“那合宿的时候就由你来负责吧。我没有跟她说话的勇气……”

“毕竟是两天一夜的合宿,多少也能看见她不一的一面吧?那就这,再见。”

论结束对话站了起来,那个男生无力地朝他挥挥手别。虽然她确实是个难以靠近的人,但也不至于被她弄得茶饭不思吧。论在心里点了点头,准备去接结琉。

结琉的班级在隔壁的隔壁。没有学生从教室里走出来,好像班会还没有结束。

在正对着教室门的走廊墙壁边,靠着一个全身白色的人影。

论停下脚步。进一瞬间抬了下头,注意到是论以后又把头撇了。

“瑞平你也在等人吗?”

论自然地跟她打了招呼。但是进并没有回应,还是略微点了点头,然后像是要避论一准备走。

论并不是追着她过来的。他只是在这里等结琉出来,然……(内容加载失败!请反馈详细信息。)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