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问

说到关西的阿姨,那可是个每天从一大早始就唠叨个不停的,有些烦人的家伙。

“早上好。”

“啊~啦,论君,早桑吼!今天早上也还系帅•气•十•足呀~今天要跟阿姨约会啵?”

【斜体字的部分为关西腔,我尽量翻译地跟正常说话不太一,不过还是难以表达出其精气神,请见谅。——译者注】

阿姨那暗送秋波的眼神绝不是每天早上要细细欣赏的东西。尽管此时此刻很把自己用来矫正视力的眼镜摘下来,但是他——鸠之巢论,还是接着与阿姨对话。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

“非常抱歉,请容我拒绝。”

“为神马呀?阿姨我再年轻十岁的话就可以了啵?”

“再年轻三十岁还有可能。”

“年轻三十岁阿姨我就系中学生了呀!你难系那个?传说中的萝莉控?那括不行!萝莉控不行!依照儿色法这系会被抓起来的!”

【儿色法:《禁止儿童买春和儿童色情法》的略称。——译者注】

当然阿姨她并不清楚儿色法。为什么一大早就要这么精神地讨论这问题呢?论这么思考着,觉得让阿姨得寸进尺的自己也有错。

论一边拖鞋进屋,一边指着通向二楼的楼梯。正在准备早餐的阿姨也顺着他指的方向转过头去。

“她起床了吗?”

“结琉!论君……(内容加载失败!请反馈详细信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