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毁灭的序章

这副令人绝望的场面足以用世界末日来形容。

……天空中没有半点光彩,一片漆黑。

——不……不会吧?

这数量少说也有一万只以上,人界毕竟出现如此数量如此庞大身为魔物……这可是前所未闻的情景。

面对如此出乎意料的场面,魔物女孩选拔赛身的会场顿时陷入一片慌乱。

「那个——各位观众,请大家冷静一点!」

在这般混乱的场面之中,中级训魔师——唯菜学姐率先为大家开口解释了这个情况:

「根据刚刚收到的消息,位在天空的深渊之门——永久天烙的第一结界在『黑之背信者』的攻击之下损毁。

受到这波恐怖攻击的影响,根据推断目前已经有超过五万只反人类派的魔物侵入人界。」

「!?」

『黑之背信者』袭击深渊之门……?

我曾经听说过人间陆海空三个领域都有深渊之门。而我们之前就是利用海上的深渊之门进入魔界……现在遭受攻击的是天空的深渊之门,也因此才会有这么多飞行魔物出现吗?

「虽然这个消息一直没又让各位初级训魔师知道,不过……其实协会之前一直有释出『黑之背信者』攻击门的消息

而这件事……跟我们之所以将各位初级训魔师召集在此集训并非毫无关联。我们没有时间……而且更没有足够的人手。

所以,请各位务必要跟我们一起并肩作战。

设置在富士山麓,树海区的世界最大的深渊之门——『地表上的炼狱』

要是这里遭受到『黑之背信者』破坏,带来的灾害可是远比我们头上的情况严重的多了。」

「……开始玩笑。」

「那么大量的魔物要我们怎么对抗啊!?」

听到唯菜学姐的发言,在场的初级训魔师完全无法压抑内心的慌乱。

「……当然,我们没打算让身为初级训魔师身为各位并肩负超出你们实力范围的重负,说起来,我们也只是备胎。

『地表上的炼狱』对我们人类来说是最重要的据点。

而现在,负责守护『地表上的炼狱』的人……那位是传说中的训魔师——久住奏惠小姐!」

「!?」

听到妈妈的名字的瞬间,会场中弥漫的紧张气息忽然缓和去了不少。

「久住奏惠是……那位不死的训魔师吗?」

「据说她可是历代特级训魔师之中最强的一位。光是她一个人就相当于两千名一般训魔师的战力耶……?」

「所以请身为初级训魔师的各位尽管放心,

有奏惠小姐担任的『地表上的炼狱』的警备工作,这到深渊之门是不可能遭到破坏,进而威胁到人类世界和平的。

只不过,奏惠小姐怎么说也只是个人。

若是敌人采取偷袭的手段,他们还是有可能打破『地表上的炼狱』的第一道结界——届时,就是我们出场的时候了。

为了不让灾害波及一般民众,我们说什么也要抵挡入侵人界的魔物!」

「……我记得,第一道抑制的是……综合评价E级的魔物吧?」

「……喔喔,这样的话我们应该有机会能把情况控制住。」

「…………」

在唯菜学姐的发言中,我们察觉到会场的人逐渐取回了斗志。

我母亲果然很厉害。

唯菜学姐说出妈妈的名字之后,当下的氛围旋即剧变,仿佛前一刻现场一片慌乱的情况从来不存似的。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大家的脸上开始恢复冷静,但我的心情却怎么也开朗不起来。

经过食尸鬼之国长年流传的传统野战生存竞技——百死生道那场赛事之后,我已经可以感受到周围的魔力流向,因此我知道——

地点穿过森林,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大概西南方十公里外的位置。

从那边我可以感受到,不久前就有两股我从未体验过的强大魔力圕块彼此正面冲撞……

这情况让我不停冒着冷汗。

……那两股魔力,搞不好比我魔物化后使出百分百实力的情况还强。

这是我第一次有这种感受——我完全无法想象在我使出全力之后要怎么赢过对方。

「……千春,怎么了吗?」

也许是我思考时的脸庞太过严肃深刻,一旁殭美有些担心地窥视着我的脸庞,开口询问。

如果唯菜学姐得到的消息没错,那么现在富士山麓的树海区作战的其中一名训魔师就是我的母亲。

……那么,另一个人是……

『黑之背信者』之中竟有人能够跟妈妈彼此相抗衡吗?

……

…………

很遗憾地……我知道有一个人。

我知道有一名训魔师的实力可以跟妈妈彼此相抗衡。

那个人是……第一位对我表明其真实身份的训魔师……页也教导了我许多作为训魔师该有会的事——她是我的恩师。

「我说,殭美、杏子、爱丽丝……可以摆脱你们什么都别问,先跟我去一个地方吗?」

「……嗯?」爱丽丝不解地应了一声。

「你怎么忽然这么说?」杏子接着问。

「我无路如何都得去见一个人。

我不知道他是基于什么理由而这么做。不过,根据她的说法,我想我有义务去阻止她。」

「……听不太懂呢。不过既然你说要去,那我当然是陪你到天涯海角了。」

「……人家跟食尸鬼一样——应该说,要是你再像以前一样,一个人不知道溜到那里去的话,看人家揍扁你!」

「训魔师,本小姐至今……欠了你无数的恩情,如果这次可以让我多少还清一点……那本小姐没有拒绝的理由。」

「……谢谢你们。」

我想,我拥有一群最棒的伙伴。

面对这身边着三位总是支撑这我,帮忙着我的女孩们,我将内心的感谢藏在心里,迈步全力往森林深处飞奔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

来到目的地,我吓得整个人说不出话来。

之前曾听说过好几次了。

这道现在耸立在我眼前、超过二十公尺高的门就是深渊之门了吧。

这道门比起周围树木高出一截,夹带着一股异样的气息。

然而,真正让我感到震惊的不是这道门,而是……四周躺着超过十名训魔师。

「好残忍……是谁做出这种事……」

杏子也伸手捣住了嘴,表现出震惊的反应。

面对这般异常事态,殭美倒是冷静沉着地往前查看了几名训魔师的状况。

「若是不赶快帮他们做紧急处理,他们的状况会变得非常危险。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造成他们魔力如此巨大的消耗。」

「…………」

一如殭美所说,这情况无法辩清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在我们眼前这群训魔师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

仿佛被别人吸干魔力似的,他们身上没有任何的魔力反应。

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耗尽了所有的魔力……真的会有这种事吗?

「小春……快逃……」

就在我们惊讶于眼前的状况时,耳边似乎传来妈妈的呼唤。

我朝着声音源头望去,便看到另一幅冲击性的画面,让我甚至怀疑起自己打的眼睛。

妈妈的情况跟其他倒在地上的训魔师不同,她仿佛经历了一场悲壮的战斗,全身上下片体鳞伤,到处都流淌着鲜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