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雪山野战生存竞赛

在抵达不死族之国之后又过了三天,这天终于来了——百死生道的开赛日。

整个赛道位于海拔三千公尺的巨大雪山山中,而我们一行人此时正来到山脚下的大会选手报名处。

说起来也是理所当然,但亲眼看到的这一刻,还是让我受到不小的震撼。

这里处聚集了来自魔界各地形形色色的魔物。

对此,僵美说——

由于魔界全体的近代化发展,诸种族的魔物为了提高生活的便利性,纷纷多以人类外型生活,这已经渐渐成为一种风气。不过在魔界的偏乡僻壤,还是有许多没有感染这种风气的种族。因此,聚集在这个参加会场的选手,还是有许多非人类外型的魔物。

参赛选手之中有许多看似木乃伊及吸血鬼的魔物……看来整体比例仍旧以不死族作为中心。

选手登记参加的会场前有许多摊贩,使得这里看来就好像庆典一般。

「呣,这甘甜的香气……闻起来很像恶魔所做的,带有成瘾性的禁忌果实……是焦糖苹果!?」

「焦糖苹果哪来这么伟大的头衔呀!?」

「驯魔师,本小姐忽然有急事,我们暂时先分头行动!」

爱丽丝举起手,啾噜地用袖子擦去嘴角淌出的口水说。

「……也对啦,我们接下来是没有必要继续一起行动了没错。」

说归说,但放着她一个人单独行动,这也让我觉得很不放心。

毕竟这家伙虽然摆出不可一世的姿态,但其实就只是个陌生人光用一颗糖果就可以把她骗走的小女生。

「千春先生,您与其担心别人,不如先担心自己比较要紧……爱丽丝小姐就交给我,我会监视她,不让她遭遇危险的。」

莉莉丝将头凑到我的耳边,以旁人听不见的音量小小声对着我说。

「……莉莉丝小姐,真的很不好意思,每次都这么麻烦你。谢谢你了。」

也对,莉莉丝说的没错。

我得在这次的竞赛中夺得优胜,让整个食尸鬼族都认同我这个人类的存在。

为此,我不能因为别人的事情分心,要是忘记最初的目的,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里有大荧幕针对赛场中的情况进行转播。其他人就请她们待在大荧幕前为我们加油好了。

这个决定我也得通知说是有事要办已经跑不见人的杏子跟爱美。

「……千春,选手报名好像要到那边那顶帐棚办理。」

僵美颇为在意地瞄了瞄四周,随后拉一下我的袖子说。

也难怪,毕竟她虽然很久没归国,但再怎么说也还是这个国家的公主。她来到会场的事要是被发现,肯定会掀起一阵骚动吧。

也因为这个缘故,僵美今天稍微做了一点变装,戴着眼镜,穿了一件连帽外套遮住大半张脸。

说起来,当一个名人真的很麻烦呀。

「我们在这里就先遵从淫魔的美意,去完成选手登记吧。」

「我知道了。」

如此这般,我跟僵美在心里怀抱着对于莉莉丝的感谢,快步朝着报名柜台移动。

也许是大部分魔物都已经完成登记参赛的作业,帐棚里的人远比想像中少。

说到参赛登记的手续,这个部分更是简单得让我吓了一跳,一下就办完了。

「我说,僵美,这个百死生道对食尸鬼族来说是非常盛大的活动吧?」

「是的,这个竞赛的重要性就如同我事前跟你说明的一样。」

「……可是,这样就很奇怪了吧?这么重要的活动却没有预赛,而且还可以用这么简单的方式当天完成报名手续?」

莉莉丝之前说过,这个百死生道被称为魔界的奥运,但这样的比喻却让我难以接受。

的确,若是单以参赛人数和场地规模来看,这个竞赛确实足以称得上魔界的奥运。

不过,如此大规模的竞赛,对于参加者却完全不进行筛选,这实在是太不自然了。

欸,不过若是事前有举办预赛,那我跟僵美毫无疑问是无法参加了。这点我们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就是了。

「……很简单呀。不过原因说起来非常残酷……这个竞技必须在不经过预赛的情况下,将强者跟弱者凑在一起进行比赛,才更能满足观众追求刺激的欲望。」

「?这是什么意思?」

「由于规则上不保障参赛者性命,所以在参赛选手方面自然已经做了筛选……而且这个百死生道不愧是魔界竞技,比赛内容相当血腥残忍呢。」

「——呜哇,杏子!?你……你之前都跑到哪里去了!?」

一直消失不见的杏子忽然冒出来,抢在僵美之前回答了我的疑问。

「什么跑到哪里去了……你看到人家这身装扮还看不出来吗?虽然不好意思……但要人家静静待在一边帮你们加油,这实在太无聊了。」

杏子的胸前别了百死生道参赛者识别用的胸章,上面印有选手的参赛编号。参赛者在雪山中落难时,这个胸章也兼具有发信装置的功用。

「咦……你该不会也要出赛吧?」

「……你干嘛这么明显摆出厌恶的表情。」

「这个嘛……」

因为这么一来我夺胜的机会就减少啦……

尽管心里这么想,但我还是犹豫了一会儿而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不过话说回来,这句话应该也没必要说吧?

我想杏子应该知道我们参加这次竞赛的意义,会顾虑我们的想法,在必要的时候全力协助我们夺得优胜。

这么一来我们形同多了一名伙伴,其实应该要觉得安心才对。

「呵呵呵,其他人不说,人家绝不会输给那个僵尸的!」

「…………」

随后爱美也冒出来,带着胸前的胸章和一副傲然的笑容回了话。

这个打死不会顾虑别人的家伙出现了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爱美,你参加这次的竞赛一点好处也没有啊,不是吗?」

「有啊。哥哥,你忘记我们这次参赛的目的了吗?」

「我怎么可能忘记?」

虽然已经重申好几次了——我跟僵美要在这场竞赛之中夺得优胜,让食尸鬼族认同我们人类的实力。

「这个目的之下,人家夺得优胜结果也是一样呀♪」

「……咦?」

「因为,如果我们的目的是要让那些嚣张的僵尸们认同我们人类的实力……那其实爱美夺得优胜的话,反而更能够彰显这点不是吗?」

「嗯……真的是这样吗?」

就算真能获得认同,我也非常不希望最后是这样收场。

不是吗?想想——到时候我得对僵美的父亲说:「我妹妹夺得了优胜!请您认同我跟僵美小姐之间的契约!」这也未免太丢脸了……

「……再说,爱美来到这个城镇之后,就一直有不祥的预感。为了不让哥哥跟那只僵尸之间的关系继续发展下去,这个进展趋势一定得尽快斩断才行……呵呵呵呵。」

爱美边说,眼睛边『锵!』地一声闪耀出鬼灵精怪的光芒。

「…………」

我感觉现在我身边的,就是这次竞赛最大的敌手。

这场比赛一定得小心,不要被自己的妹妹绊倒才行。

身为特级驯魔师的家母是驯魔师界的活传说,而爱美获得了母亲相当程度的遗传,其体适能似乎还拥有无穷的潜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