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HJ文库 > 无赖勇者的鬼畜美学 > 第十一卷

终章《悄然出现的威胁》

1

蕾蒂亚的惊人之语并未让久保田停止手边的工。

他依然默默地检修眼前的机械。

不过情况还是出现了变化。

至少周围的气氛比先前为之紧绷。

蕾蒂亚当然知个中的原因。

因为她说出了久保田过去的克昆代号。

身为世界管理者的克昆。

这个庞大的组织是在距今二十几年前,当十几岁的少年少女始被召唤至异世界的数年之后,由两名青年所共同建立的。

久保田于克昆成立的两年之后加入组织,成为第三号人物。拥有丰富的异世界知识以及惊人战斗能力的久保田虽然很少公露面,却一直稳居克昆No.Ⅲ的地位。

距今数年前,大约在蕾蒂亚成为克昆之后不久,久保田就自动退出克昆的席位,成为单纯的研究人员。

过去一直属于久保田的No.Ⅲ席次之所以没有后继者,原因在于找不到取代他的人选。举凡各国特别自治区所采用的巴别塔系统、将体伤害转化为精神伤害的结界,甚至是『Y计划』当中将显现于这个次元的超高次元生命体纳入控管的系统,都是出自久保田之手。久保田一肩扛下了克昆以及巴别塔各系统的研究与发,绝对是组织之中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

这些年来所立下的汗马功劳,已经不是文字所能形容的了。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久保田一手创的先进技术就是这么伟大。

除此之外,久保田更是熟知克昆历史与沿革的国元老。

事实上,目前位居克昆No.I的米迦勒以及蕾蒂亚等现任克昆都未直接见过当年建立组织的那两名青年,唯独米迦勒跟其中一人有过数面之缘。

因此现在的克昆当中,也只剩下身为国元老的久保田认识那两名创立者。

……原因很简单。

初代No.Ⅱ打算背叛组织的时候,试图加以阻止的其他克昆全都遭到对方的反击,纷纷死于非命。

而背叛克昆的初代No.Ⅱ,之后建立了另一个新的组织。

是的,他就是世界最强的恐怖集团『血色黄昏』的初代团长。

直到蕾蒂亚继承名号之前,No.Ⅱ的席次整整闲置了二十年之久。

目前初代No.Ⅱ的纪录已经被克昆彻底抹煞。

凰泽刚毅当年所使用的克昆名号当然也不例外。

「——你是来忆当年的吗?」

久保田突然其来的发言,顿时让蕾蒂亚露出无奈的苦笑。

「你忘了吗,葛雷?我是来找你抱怨的。眼看着就要从凰泽晓月的手中夺回这座人工岛了——」

停顿片刻。

「不到非但巴别塔系统自地脉离,甚至连整座小岛也拥有航行能力,害得我事先准备的计划完全派不上用场。」

「………………」

面对蕾蒂亚语带娇嗔的埋怨,曾经是克昆的男子依旧不发一语。

久保田本来就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然而如今的沉默却与平常略有不同。

因为蕾蒂亚的推测正中红心。

在密谈之中主动撤回归还人工岛的要求,也是基于同的原因。

在尔虞我诈的谈判过程当中,蕾蒂亚直到最后一刻,才察觉到晓月所布下的陷阱。

整合所有的情报之后,蕾蒂亚归纳出「这座人工岛具备航行能力」的推测。

蕾蒂亚没有确实的证据,只有十足的信心。

因此她并未在会谈现场当面向晓月求证。

也并未透过自己的携带型GPS确认目前的位置。否则蕾蒂亚就等于是承认自己掉进了晓月设下的陷阱。

中计之后才撤回要求,跟在不承认中计的情况下撤回要求,两者的意义截然不同。

掉进陷阱之后才被迫撤回要求,代表自己吃了败仗。

而且还是当着赛席尔——血色黄昏的面前苦吞败绩。

然而识破陷阱的存在,进而回避可能发生的损害,结果可说是不相上下。

克昆宣称拥有主权的特别自治区,位于过去被称为日本的国家的东京湾内侧,也就是『Y计划』当中占据关键地位的地脉集束点。

晓月以反其而行的方式,巧妙地取得了人工岛的主权。

因此蕾蒂亚支负责领路的遥之后,旋即以自己的携带型GPS确认目前的位置。

……已经航行于太平洋的公海之上。

与东京湾之间的直线距离,大约是一千公里左右。

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让整座小岛移动至一千公里之外的公海,而且还必须在岛上的每一个角落启动惯控制系统,让所有的居民无法察觉高速移动的事实。就蕾蒂亚所知,也只有巴别塔系统才有这能耐。

——然而巴别塔系统的运,必须建立在与地脉连结的前提之上。

『Y计划』的目的是控制力量远胜于凰泽兔的超高次元生命体,操纵全世界的各自然现象,强化克昆对这个世界的管理能力。

然而将力量超乎像的超高次元生命体召唤至低位次元,必须将这个世界——不,将整颗星球改造成足以迎接绝对之神降临的『圣地』。

当然,改造世界是不切实际的法。

既然如此,至少也要创造一个环境,令其耐得住超高次元生命体显现于低位次元时所产生的强大破坏力。

因此,这座小岛目前正航行于公海的事实,证明了晓月口中的『诺亚系统』确实存在。

蕾蒂亚不禁有感而发。

提出这惊人构的晓月固然不容小觑,然而将这荒唐的构付诸实行的久保田更是毋庸置疑的天才。

因此蕾蒂亚的心中不禁萌生疑虑。

「葛雷,回答我。」

蕾蒂亚口。

「……你为什么选择了凰泽晓月?」

2

蕾蒂亚不知久保田辞去克昆席位的原因。

既然以研究员的身分继续留在克昆,代表他对克昆并没有敌意。

可是两年前京也发动政变之后,久保田并未接受克昆的劝说,选择了继续留在岛上辅佐晓月。

为什么?蕾蒂亚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

「……我有我的责任。」

久保田的语气十分低沉。

「责任?你是指保护凰泽晓月的责任吗?」

蕾蒂亚不禁皱起眉头,久保田却没有回答。

看来久保田跟晓月之间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不过他显然没有详细说明的意思。

恐怕是跟米迦勒与凰泽刚毅有关的家族恩怨吧。

……责任。

各自怀抱着不同的理念,在三足鼎立的局面下互相敌视的米迦勒、刚毅以及晓月。蕾蒂亚很知久保田在这场世纪对决之中扮演什么角色,不过既然他保持沉默,自然也难以得窥真相。

看来也只能克尽职责,尽人事听天命了。

站在克昆的立场,思索日后将如何与晓月率领的诺亚一较高下。

……不过……

会谈之中虽然接受了晓月主力对决的提议,却也未必对克昆毫无好处。

而且事实上刚好相反。

晓月是被迫做出这个提议,我方只是顺势接受。

制造出促使晓月做出该项提议的主客观环境,才是蕾蒂亚今天真正的目的。

之后与晓月进行的涉,不过是余兴节目罢了。

一切的安排,都是为了塑造出「即使终结晓月也不会受到舆论谴责」的局面。

诺亚的气势固然是如日中天,组织规模还是跟克昆差了一大截。若双方正面展对决,难保不会落实了大欺小、强凌弱的指控。弱者总是没来由地厌恶强者,这是不变的理。

——如今是晓月提出主力对决的要求。

克昆只是被动地接受。

组织规模与战力等等暧昧又不确定的情感和状况获得排除之后,即使双方的实力差距令人不忍卒睹,也不会落实世人对克昆卑鄙无耻的指控。

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定,必须彻底排除障碍。

……而且……

这场涉的输家,也未必一定是我方。

既然识破了晓月的诡计,代表我方对晓月以及赛席尔依然保有筹码,未来的局势发展依然存在着无法估计的变数。

……最重要的是——

蕾蒂亚的手中确实握有足以令局势逆转的王牌。

唯一的失算之处,在于找不到机会……不,应该是无法当场掀。

因为血色黄昏的赛席尔·安华德也在场。

克昆的敌人不是只有诺亚而已。万一手中的王牌被血色黄昏的赛席尔察觉,即使战胜了晓月阵营,恐怕也是得不偿失。

……或许他早就料到这点,才会刻意请赛席尔担任见证人吧。

赛席尔真正的任务,就是在紧要关头封印我方的杀招。

就这点看来,就算诺亚本身是具备航行能力的战斗要塞一事被我方得知,晓月恐怕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应变措施。

面对避克昆支配下的已发国家,带着整座人工岛造访比邻大海的发展中国家,直接进行贸易与商业活动的诺亚,如果克昆采取强硬的手段,势必会引起世人的反弹。

当然克昆也可以事先知会已发国家,下达将主要企业撤出发展中国家的命令,透过经济制裁的手段削弱诺亚的实力。

……不过。

这恐怕也早在晓月的意料之中。

若无法跟世界各国进行贸易,诺亚或许会转而向异世界寻求贸易伙伴。

晓月的手下有个实际上是超高次元生命体的兔。即使能够使用的力量有所限制,也未必无法从事次元移动。

因此这才是最妥当的策略。

与诺亚展正面对决,彻底地摧毁诺亚的存在。

于是……

「……问完了吧?」

久保田没好气地站了起来。

「给我一点时间,等到工告一段落之后,我就带你去收藏巴别塔系统的仓库。」

「好的,那就拜托了。」

蕾蒂亚点头致意。

「……对了。可以再请教一个问题吗,葛雷?」

似乎起了什么。

等到久保田回过头来之后,蕾蒂亚·克莱西斯缓缓地口。

以平静的语气。

「——听过『OZ』这个名字吗?」

3

「『OZ』……?」

赛席尔口中的辞汇传入耳中,晓月不禁皱起了眉头。

——以深情的长吻结束战斗之后……

解除实装空间的晓月正与赛席尔位于总帅室内部的寝室。

战斗的亢奋尚未消退,两人迫不及待地倒在床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