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纯真又凶恶的天使(2/9)

京战的前夕——就是庭聚的晚,遥将新型的AD与制服给。

有了两项新装备,使者念一转,就动切换符合情况需求的衣物。幼儿化的晓月身刚穿戴着两项装备,遥透外部操纵,就将晓月身的制服转换尺寸相符的童装。

“……应该是度使炼环劲气功的关系。”

莉丝蒂回答遥的问题,在场众人的视线顿集中在的身。

“你什了吗?”

“嗯——因前生类似的情况。”

莉丝蒂点点头,回应千影的询问,始描述的状况。

情是生在晓月滞留亚列萨德的期间。简言就是晓月几乎耗尽了体内的真气,却是在战场奋力搏斗,结果造了体的暂萎缩。

正值莉丝蒂的国——谢尔菲王艾尔迪亚的光复战。战斗结束,莉丝蒂晓月所率领的王国军虽获全胜,惨烈的战却造了无数的死伤,偏偏够使恢复魔法的人数十分有限,不足应付蜂拥至的伤患。总是站在最前线奋勇杀敌的晓月,虽耗尽了比任何人的体力,却是鼓仅存的真气治疗伤患,己的生命拯救无数将士。

“根据晓月的说法,维持体运正常所需的真气是跟体型正比的。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几乎不具备操纵真气的力,是在无意识中吸取身体所需的真气,让真气在体内循环、消耗,藉此维持体不变。”

是……

“擅长炼环劲气功的晓月毫无限制使体内的真气。一旦超越了极限,体就无法维持原本的规模,极有现缩水的情况……”

“怎办……是我不。”

听见莉丝蒂的说明,兔的语气十分沉重。

“不是我落入长的手中,害面不必的危险,人不变了。”

实在那场战斗中,晓月最确实是量释放体内的真气,才获最的胜利。

是……

“——说就不了。”

千影立刻提反驳。

“我已经说很次了。你是无辜的受害者,冰神京才应该负所有的责任。”

“错。不管你是不是落入冰神京的手中,他是我迟早必须面的敌人。一旦双方正式锋,些许的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且……

“果冰神京并未从你身获超高次元生命体的力量,是一味使他的概念力,胜负恐怕很难说。”

遥提的法。果京并未掳获兔,恐怕无视巴别塔受的伤害,他的概念力‘极消灭’攻击的主轴。

京所并未使‘极消灭’,绝跟轻敌或是意无关。实沦战场的巴别塔安装了控制兔及超高次元力量的装置,一旦使‘极消灭’,难保不让不容易才的超高次元力量付诸东流。

就点言,兔的力量虽被夺,但沦人质的反牵制京的枷锁。

毕竟‘极消灭’拥有毁灭一切的力量。即使所信任的晓月再怎强,一被击中恐怕是难逃灰飞烟灭的场。

“今凰泽晓月赢待胜利,平安无。我言,才是最完的结局。”

“……嗯。”

兔点点头,轻轻说了声谢谢,紧皱的双眉才获了舒展。

“了,莉丝蒂……凰泽晓月是怎复原的?”

面遥的疑问,莉丝蒂轻轻摇摇头。

“其实什特别处。了一段间——约十几分钟,就动恢复原状了。应该是晓月由吸收体外真气的关系吧?顶就是身高矮了些,身材瘦了一点已……”

说,莉丝蒂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晓月。

晓月已经十足的孩子,不但丧失了跟莉丝蒂等人相处的记忆,甚至连智现明显退化,很难跟先前的案例划等号。

晓月次所丧失的真气似乎是超乎像。

“莉丝蒂……人的炼环劲气功将他人的真气据己有吧?”

“是、是错啦。”

莉丝蒂点点头,回答了兔的问题。巴别塔战中,击倒四漆黑萨哈克,莉丝蒂曾一经将己的真气托付给晓月。

……该不又……

的情景,莉丝蒂顿感全身燥热。

双颊虽微微泛红,内却认,果在场所有人将真气注入晓月的体内,说不定就协助他恢复原状。

“不方法……必须在晓月够使炼环劲气功的前提才立。今变孩子的晓月丧失了部分的记忆,恐怕无法使炼环劲气功。即使身体记其中的领,失记忆的脑无从达指令。严格说应该不是无法使,是忘了使方法才。”

头恐怕落让晓月占尽便宜的场。

“那、那底该何是?”

“嘛……目前他正处真气严重不足的状态。理论,他应该在无意识的情况动吸收漂浮在半空中的真气。就点判断,给他充足的间,应该再不久就恢复原状了。”

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

距离晓月现幼儿化现象的清晨,已经隔了一段间。

晓月却恢复原状,似乎是少了某重的关键。

是……

“——很简单啊。那就别管晓月的身体,设法让他恢复记忆行。”

千影的语气格外轻松,在场众人的视线不约同落在的身。

“恢复记忆……的确,此一,说不定凰泽晓月就炼环劲气功的使方法——不具体言底该怎做?有什办法吗?”

“办法不是有啦,不……”

“快点告诉我,千影!我底该怎做,才让那人恢复记忆?”

“晓月暂失记忆的原因,应该是体的急速萎缩精神面所造的影响,毕竟身体跟灵是连结在一的嘛。不他是一间不已,并非忘了的记忆。所啰,给予晓月强烈的刺激,震撼他的灵,就让他恢复记忆了。”

面忍不住探半身的兔,千影慢条斯理回答。

“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找女人在他面前哭一场,不虚情假意的泪水恐怕什效果。且最重的是,相信我不愿意在晓月的面前假哭吧?”

‘………………’

千影的表情逐渐严肃了,莉丝蒂等人顿陷入沉默。

实千影说中了的。

眼泪确实是女人的武器。在场的少女言,真的哭的话,假装流泪并不是什难。

晓月女人的泪水特别敏感,又已经做了永远跟随晓月的决定,说什不愿意欺骗晓月,在他的面前留虚假的眼泪。

“千影……照你说,我底该怎做才?”

除了泪水外,有什刺激晓月的方法吗?

见五泉千影的嘴角浮现一抹诡异的微笑,神秘兮兮口:

“那说吗?是色诱啰。”

3

千影的提议并未获其他四人的热烈回响。

严格说,应该是有些不。

就算方是晓月,方法实在是太直接、太欠缺思虑了一点。

更何况眼前的晓月跟平常不同,是年幼的孩子。

色诱一不谙人的孩子底收什效果,确实是令人怀疑。

——不话又说回了,果是期待状况够获改善,又跟依赖晓月的候有什不同?齐聚在此的原因,不就是了支持凰泽晓月、助他一臂力吗?既此,理应思考己够主动晓月做些什才是。

是……

即使破了脑袋,是不更的方法。

结果……

“、什是我……?”

现千影推荐己担任色诱晓月的人选,七濑遥的语气显有些难。

“呃,怎说呢……实真正的目的不是色诱晓月,是在刺激晓月的脑,设法让他恢复记忆。”

千影厚顿片刻。

“人类的体精神是互相影响的。果够取回遗忘的记忆,说不定让他恢复十六岁的体。”

“理论是此错,不什挑我?”

“子才构强烈的刺激呀。基本叫专门负责卖的兔执行项任务,总是少了点新鲜感嘛。”

“等、等一,千影!我什候变负责卖的!?”

兔立刻提抗议。千影见状,堆满脸的笑容,试着安抚兔的情绪。

遥站在一旁愣愣打量着两人。

“是……我不知该怎做……”

遥完全有类似的经验,内的难与焦急全写在脸。

“真是拿你办法……罢,就先掉你穿在身的裤裤吧。错,就在。”

“我在裤裤!?你是认真的吗!?”

遥不禁变了脸色。是客厅,是人联系感情的场所。

难我着晓月——甚至是着的面前,在方宽衣解带?

一,遥忍不住微微颤抖,千影的语气却是显一派轻松。

“不妥吗?别忘了,色诱的象是晓月呢。现在他虽变一孩子,不考虑他

在色诱的刺激恢复原状的,难你不希望候我在现场,替你化解面临的危机吗?”

“……”

千影言有理。

“啰,果你坚持跟晓月独处,我不便表示什啦……”

“……不,是在了……”

千影的反向操促使遥改变主意。

再说遥实在足不知该何色诱晓月,是需其他人的协助。

“是……我是觉有点尴尬……”

“若真的有困难,那不勉强啦。”

见遥羞红了双颊,一副难定决的模,千影再度口:

“即使是了晓月,犯不着勉强己牺牲色相嘛,不?不了另觅适合的人选就是了,相信其他人一定很乐意接任务的。”

“………………”

千影的语气格外温柔,遥顿不知该何回应,狼狈朝着兔莉丝蒂瞥了一眼。

“………………”

“………………”

两人的脸颊虽泛一阵红晕,却是一副跃跃试的神情。

是了晓月,兔莉丝蒂显非常乐意接色诱的任务。

遥不禁打量着依偎在葛叶身边的晓月。

察觉遥的目光,晓月稚嫩的眼神凝视着遥。

……了凰泽晓月……

错,一切是了晓月。

晓月是遥决定托付终身的象,他曾经从冰神京的手中救了己一命。遥失了的一切,陷入莫名的绝望,晓月更己的方法温柔接纳了遥,治愈了遥内的创伤。

今晓月变了一无助的孩子。

果己够帮助晓月,就算是稍微拉脸皮牺牲色相又有何妨?

……错。

实在亚列萨德的娼馆及凰泽的浴室中,遥已经在晓月的面前彻底露,毫无隐言。且在场的少女是决定追随晓月的伙伴,是同一条船的命运共同体。

……什害羞的……!

“………………!”

见遥紧咬,从沙站了,似乎已经定了决。

“呃……遥?”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