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GA文库 > 龙王的工作! > 第十三卷

白雪姬和魔王的休息日

空银子在沉睡着。

有着《浪速的白雪姬》之称的少女,仿佛睡美人一般,躺在铺有白色床单的病床上。

【睡得真香呢】

听到银子轻微的呼吸声,将棋联盟会长·月光圣市九段松了一口气。

对失明的天才棋士而言,通过声音即可推知世界的一切。

这个男人在终盘的神速官子堪称光速,令人目眩神迷。某种意义上,是神赐予将棋世界的最大的讽刺,也是最大的奇迹。

【……非常抱歉,会长】

银子的师弟九头龙八一以与月光对话时一向如此的清晰声音回答道。

【那个,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的话,银子醒后我会让她联系您的……】

【不不龙王,不必了】

向坐在病床旁边的圆椅子上的八一投以温柔的笑脸,月光继续说道。

【现在什么都不用考虑,好好休息吧。毕竟这半年来一直在进行激烈的战斗呢】

奖励会三段联赛。

为期半年的地狱,银子一期胜出。

同时也是作为女性来说创造历史的伟业。

虽然不是初中生棋士,但十五岁的四段升段,仅以年龄来说甚至堪比八一——虽说还有几天就会迎来十六岁生日。

这是超越了将棋界的大新闻,整个日本都在期待着这位沉睡于病床之上的纤细少女的苏醒。

【醒来后将会迎来和以前相比完全不同的人生。起码一段时间之内是不可能悠闲度过了吧。会有大量的采访申请到来,还有电视演出及参加纪念仪式……虽然大部分可以拒绝,但成为职业棋士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的场合总是会到来的】

【我想她本人也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只是……】

【怎么了?龙王】

似乎难以开口的八一,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提出了这个话题。

【第一次对局是在什么时候,似乎非常在意这一点】

【新四段出道战的时间目前还无法确定。之后会安排对局的】

月光的回答十分慎重。

将棋界是只凭实力说话的世界。

反过来说也就意味着贩卖人气。

有人气就会有赞助商。有赞助商就多少场对局都有可能,相应地也会有对局费用和奖金。

而【史上首位女性职业棋士出道战】,即使不是正式比赛,也有莫大的价值。

比如若能与获得国民荣誉奖的名人举行纪念对局的话,不难想象会为将棋联盟带来何等巨大的利益。

作为担当联盟运营之人,月光处于不得不以将棋界的整体利益为优先考量的立场。

已经不可能像至今为止一样以【奖励会员仍是修行之身】为借口持续庇护银子了,此后毫无疑问会面临许多困难的抉择。

【……话虽如此,目前来看空小姐的出道战以正式比赛进行是最理想的。还没有纪念对局之类的非正式比赛的预定。是这样吧男鹿小姐?】

月光向从旁待命的男鹿佐佐里女流初段确认。

男鹿翻着将棋记事本回答道。

【是的会长。现状而言没有这种对局的预定】

【……非常感谢】

八一道谢了。

这两人这样说了的话,意味着一定是为此尽量做了努力……说到底将全部预定都记在脑子里的男鹿特意翻出将棋记事本确认,完全就是为了让八一和银子安心。

两人给予的关照,正是受伤的银子最佳的良药。

月光脸上浮现出微笑,又提起了其他事情。

【说起来龙王,之前拜托过想要听听四段升段成功的空小姐本人的评论,是否准备好了呢?】

【啊,是的。醒来的时候已经作为最优先事项写下了。那个……】

八一卖力地从口袋里翻找着银子写下的便笺。

失明的月光沉默着,男鹿眼镜深处浮现出强忍笑意的表情,看着八一的样子。

【……有了,就是这个】

【请容我拜读】

男鹿代替上司将其接过,一如往常地出声阅读。

【16岁的决意】 四段 空银子

回想起来,从四岁开始入师父·清泷钢介门下开始,已度过了十二年的岁月,这其中奖励会大约占了七年,我一半以上的将棋人生在这里度过。

开始时充满了挫折。第一次参加奖励会考试时落榜,以七岁之龄被打上了落伍者的烙印。那时眼前一片黑暗的感觉,在成为职业棋士的今天,仍难以忘记。

这样的我在三段联赛中一期胜出,不过是侥幸而已。

有很多感慨,但我不会回头。自己升为职业,使一些强敌(同伴)们从将棋界离开。我会下出不会让他们蒙羞的将棋。回顾只在引退之后就可以了。现在就只要继续向前迈进就好。向着从未见过的地平线的彼方。

RUNNING TO HORIZON……。

【…………怎么样?】

读完后,八一一副等待打分的学生的表情窥视着二人的反应。虽然不是自己写的,却更加在意评价的样子。

【说的也是呢……】

月光罕见地不断摸着下巴,这样回答道。

【……男鹿小姐,是怎么想的呢?】

【诶!?问、问我吗?我觉得…………那个……】

动摇地不断摆弄着眼镜,盯着便笺的男鹿小姐,过了一会儿后开始讲述感想。

【……有点,拘谨了不是吗。虽说是棋士,但也是现役女子高中生,更加活泼可爱的文章会容易让人亲近,更有清新之感。还有,最后的英文给人以唐突的印象,就我个人而言是爆笑……咳咳,深受感动】

【原来如此。非常尖锐的指摘。真不愧是男鹿小姐】

多少觉得有些违和的月光对秘书的意见赞不绝口。

【怎么样呢龙王。内容无须更改,文风稍稍……再练达些如何?】

【我觉得是可以的。银——】

中途更改措辞,八一点了点头。

【……师姐也,似乎有些趾高气扬了。肯定是觉得成为职业棋士后将棋也好文章也好都必须高格调。必须用【である】这样的口气才行】(比较庄重的措辞)

【大家都是这样的哦。我也是,名人也是】

再者,为了陷入沉睡从而无法参与讨论的银子的名誉,这里要事先说明一下——

她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参考了过去的升段者们。这其中当然也有月光和八一。

所以醒来后大概会这么说吧。

【文章生硬又不是我的错!】

嘛不过确实最后一行可能确实有些唐突了。

【那么,失礼了,龙王。请帮我们向空四段带好】

【已经要回去了吗?】

【是的。从下午开始是有关空小姐的记者发布会。这边的文章改好之后,请允许我们再次联络确认】

【那当然没问题——那个,非常抱歉,连茶也没准备……】

【不不没有关系。等安稳下来后也叫上清泷先生,大家一起悠闲地吃饭吧,在大坂】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